想想鬼王被攻击的瞬间,躲之不及,哪有破解之招?想都别想。若不是那个该死的黑猫,自己处心积虑筹划周详的计划便会实现。如今,有黑丫子蛇妖相助,他如虎添翼,再想除他难上加难。也罢,当前局势不利,正需实力冲源。

    她虽蛇身,也是经过百劫修炼已有人性生态,但没想到,她骨子里竟然依存着邪恶,这样的修为,或许是因为被罚,此而激发出了凶恶的一面。但看,刚接触到鬼王时的那样子,又是那样的语气,足以说明善缘就存。突然逆转思维,是不是不合乎常理暗藏阴谋?

    魔王对黑丫子的态度三百六十度大转弯感到心惊肉跳,葫芦里面倒是卖的什么药呀?让人难以琢磨。

    罢罢罢,丛是阴险狡诈也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无需顾虑太多,不过,留个心眼就是,总之,小心驶得万年船。阳奉阴为的说到:“此剑法神秘奥妙,又无身临其境,自然是不够明白其招,破解一说无从谈起。要说有招应付,得问问鬼王,毕竟,他是当事人,也是唯一见过剑招的人。”

    黑丫子看了魔王,一幅胸无大志的样子,怪不得说出这番道理。又觉是不是老姜巨猾?说到:“依你之意,解决此剑法只能靠鬼王了?”

    “因为我们只见那乌金剑在空中飞来飞去,并无有什么招式幻化,所以,我这么说并不是不想破解剑法,而是无能为力,不过,责任心是有,我们一起研究嘛。”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魔王想着和平低声下气的解释着。毕竟,她话中带话。

    魔王之言,倒是有一番道理,也是,不身临其境怎有发言权?黑丫子没在说什么,看了计谋重重的公孙雯说,依你看,怎么说?

    要自己说,当然是依着父王之意,不过,父王的意思是不必有破解此剑法的思维,继续躲避方是万全之策。因此,不必急于一时。当自己的想法与父王恰恰相反,而是支持黑丫子,趁胜卷在握决不能轻言放弃。若是依了父王,错失良机,便是万劫不复之险境。“斗而生存,我们应该齐心协力,一致对外。只要我们众志成城,就不怕没有我们不能克服的困难。黑丫子大神说得对,大敌当前,破的剑法是当务之急也是重中之重的任务,不容忽视。”

    魔王很生气,很想指责一二但没有开口,

    黑丫子对公孙雯的一番话很欣赏,有魄力,定是成大事者。说到:“魔王,听到了吧?三比一。”

    魔王点点头说到:“我这也是为了战略意义考虑嘛。有一点你放心,我这么说,并不代表我贪生怕死。”

    黑丫子微笑一下说到:“理解。”转头又说:“鬼王,该你了。”

    想了自己遭遇剑法的整个过程后,鬼王觉得此剑法对身体的穴位有着重大关系,细细回忆一番,终于有了眉目。

    讲了剑法的要诀,黑丫子完全明白了,怪不得此剑法能强身健体原因在这。

    以前想不通的问题,现在终于有了答案,那么,破解此剑法就不是难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