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正如玉帝所说,是不是去了六界御?若如此,可要担心了。(书^屋*小}说+网)虽说此处法器暗流,危险重重,为了战略意义考虑,相信他们会铤而走险,因为,仅凭他们当前的法力还是能通过的。想此说到,不行,得速速查找六界御在何处?

    白衣郎君想想玉帝之话说到:“六界御,乃六界外,是女娲专罚犯恶之人所设置的一道障碍通道。本事者,就算不丢性命,也会脱掉两层皮,垂危边缘,更不要说练就一套神功脱颖而出。丛是法力通天,胆大心细,稍有差吃也会灰飞烟灭,此而,他们不会轻易选择这条路的,此路对他们来说几乎属于死路。”

    白衣郎君的分析透彻,亮透了他们不会走上属于自己的断脚路。

    有了白衣郎君的话,让孙悟空的思维即刻转变。此路凶险,绝不会是他们绝处逢生之地,即是如此,莫不是殊死一博?对,有了那个蛇精联手谁都会绝地反击不会坐以待毙的。想到这个问题,便觉天宫空虚,丛是有天兵天将又能如何,那么,玉帝岂不危亦?叫道:“速去天宫。”

    速去天宫,足以说明他们再次袭击天宫。也是,殊死一博嘛。这样做,虽是利大于弊,但相对而论,危险性就高,一旦失败便很惨,下场是,死无葬身之地且魂飞魄散。难道,这样的结果他们不知?不会,应该熟知,那么,铤而走险一招,说明他们胜卷在握。

    是什么原因让他们信心备至的不顾危险再度上的天宫?白衣郎君苦思冥想想知道为什么,但没有时间让他细细琢磨。

    再次上的天宫,无疑,玉帝危亦。

    孙悟空急躁起来,若与白衣郎君一路步去定是来不及,要他抱紧自己,好来几个筋斗云。

    筋斗云?

    听说书的讲的很神奇,不想今日有幸身临其境。激动的忙抱紧孙悟空的后背,感受翻跟头的那把劲。

    耳朵边响着呼呼的风声似吹哨,只觉在空中逆风而进,并无翻跟头的感觉。白衣郎君奇怪,是不是大圣没有使用此功?看看眼前的环境,空中的小鸟像是在欢悦飞舞,忽远忽近,又消失又忽现。这样的情景,只能说明自己在翻越,由此,自己的身躯在翻动。不是孙悟空没有施展筋斗云,而是自己无法感受到自己在翻滚。

    不知几个筋斗云过去了,就是一会儿功夫,眨眼间的事情,面前由远而近的天宫画面出现在眼眶里。待孙悟空的站立,自己也是稳稳地脚落天宫之地。

    此处离凌霄殿不远,也有百尺远。

    孙悟空举目遥望,像是在观察敌情。

    凌霄殿周围寂静一片鸦雀无声,安静的出奇,看来有情况。

    孙悟空挠挠痒说道:“敌情不明,不易突去。你在此静候,待我打探清楚敌情,我会回来与你商议的。有意见吗?”

    白衣郎君站在此处无法观察到面前的情况,一无所获,要是有发言权,必须身临其境,但当前的情况并不容许他这样做,只好服从大圣的安排。嗯一声点点头,要大圣注意安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