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悟空化作一只蚊子来到凌霄殿,前阁空荡荡的无一人,就连声音也无,寂的可疑。

    外无天兵天将,内无人员走动,看来,异常现象。莫不是鬼王一伙已到控制了玉帝?

    此想属于着急,待打探内阁后便有分晓。

    外阁与内阁虽是一墙之隔,但极其隔音如密封。

    此墙外表看去,丝毫没有一丝缝隙,整体结构,如是不知情者定会被瞒过,对于猴子,即便是没有门,也会想尽办法千方百计的造就一扇门出现,何况对此处已是轻车熟路。

    穿过墙壁走进内阁,眼前的一幕让人瞠目结舌的惊讶无语表达。

    就在孙悟空白衣郎君上天宫那些时间段,鬼王一伙已到达了天宫。

    凌霄殿外,天兵天将把守严密,虽有几位闻听天宫变故的地仙赶到,闻听鬼王重返定是有备而来,仅凭现有的法术定不是鬼王的对手,故觉身单力薄,再是联手也难以对付鬼王现存的实力,虽有拼死相搏保护玉帝的志愿,毕竟,实力悬殊。玉帝思量后要他们即刻离开保存实力,待不时之需。

    玉帝要西王母带着女儿们离开,有多远走多远,以防被鬼王要挟,但西王母与女儿们不肯离开要死一起死。

    对外面天兵天将突然消失,鬼王疑虑起来,这样的现状是存在着极大隐患,但丛是陷阱也得不惜代价前进,因为,离成功只一步之遥。

    魔王担心这是玉帝布的局,小心中招,提醒说到:“他们随即失去,是不是给我们布了一个局,要我们往里钻?”

    黑丫子老谋深算的微笑一下说到:“不会,丛观形式,他们像是匆匆离开,说明,是惧怕。虽是心有不甘,但这是玉旨不得不从。不过,他们留下也只是陪衬而已。玉帝这老头倒是聪明,早早打发他们走了,不然,瓮中捉鳖,一定很好玩。”

    “这么说来,这些地仙并没有真本领,都是些胆小如鼠之辈,不然,即使是玉旨,事关玉帝安危,怎会轻易离开。”魔王得意的说。

    “不错,在现阶段,老一辈神仙已是老去,真身异化只剩元神,天宫之变,只能望唉心叹。现在的地仙,虽是本领得到了真传,但法力修为极浅,不及师傅的五分之一,离去,是明智的选择。”黑丫子分析的透彻,众人无不妙赞。

    原来,他把天上地下的神仙理了一遍,不然,哪有这番气魄闯的天宫。

    进了凌霄殿,玉帝一家神态安然,好似等待他们的到来。

    黑丫子最前,其后是鬼王魔王公孙雯。

    黑丫子见了玉帝得意地说到:“没想到吧,我会安然无恙的站在你的面前。”

    玉帝看了黑丫子一眼说道:“有什么想不到的,该来的终究要来。苦海无涯,回头是岸。我劝你一句,冥顽不灵,自作孽不可活呀。既然有幸重见天日,说明你的劫数已过,应该懂得珍惜才是,万不可寻生事端。”

    “闭嘴。”黑丫子早已不耐烦了“少来这套假慈悲。如是你善心,我怎会被压黑崂山几百年?你这个伪君子。罢了,跟你说这些干嘛,浪费口舌。好了,不说这些了,说正事。只要你交出玉玺免你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