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是观察也是嘻嘻哈哈的七公主,不时地做着鬼脸在戏弄鬼王,好似在嘲笑,就你这点本事还想打垮老娘,休想。

    鬼王越看越是上气,根本没有分析之头脑,一时,脑袋里面乱七八糟的,气愤之时,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掌打向了旁边的二公主。

    二公主扶着七公主,担心她的一举一动被鬼王攻击,而没想到,鬼王对她出手,故,对于鬼王的出手闻所未闻,更不要说看到他发招,此一招,便是属于突然袭击。

    情急之下,孙悟空眼疾手快,将二公主往后一拉轻易的躲避开了要命的一击。说到:“要不要脸,堂堂七尺男儿,尽搞些偷袭把戏,真不要脸。奥,我知道了,你根本不是男人。哈哈哈。”

    孙悟空的嘲笑,气的鬼王脑袋发胀,不杀七公主难消心头之恨。于是大打出手。

    要是将他们都杀了,玉帝老儿定会以死明志,不行,不能大开杀戮,否则前功尽弃。此刻,黑丫子似乎意识到,玉帝老儿的一家中的成员一个也不能伤更不要说是杀了她们。阻止鬼王要他稍安勿躁,不要上了七公主的当了。改变攻击态度脸带微笑的说到:“玉帝老儿,你也看到了他们的态度,若是再不交出玉玺,恐怕,我也无法控制住他们大开杀戮。”

    玉帝根本不睁眼瞧黑丫子,但对她的话很是在意,伤到哪一个孩子都是自己的心头肉哪能好过。如若交出玉玺,她们或许能平安,要是不交,她们的性命会立竿见影,一个个会倒在自己的面前,如何做,真的难以抉择。

    交出,六界大乱,不交,自己的儿女受难,真是一道难以选择的问题。

    细细思索后,觉得,交出玉玺未必就能安然无恙。

    再说,老七刚才的举动,完全不是她平常的一贯作风,那么,是何故造就她这般临危不惧的态度?而且非常调皮。虽是看不出一丝破绽,但,很多地方都能分辨出,她的一举一动与她完全不吻合,这些动作倒是像一个人,几乎活灵活相。手势,语气,再有那腿势与脚的动势等等,各方面完全符合一人,那就是齐天大圣孙悟空了。

    由此解释,玉帝不再担心女儿们的安危了。

    “要杀就杀,哪来那么多废话。”

    黑丫子已是忍无可忍的骂道:“冥王不灵就该死。鬼王魔王,杀了她们。”

    公孙雯觉得,杀了她们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要想达到目的,就必须不可狂躁,否则,小不忍则乱大谋。阻拦黑丫子的意见说到:“黑丫子大神且息怒,万不可上了玉帝的当。”

    “此话何意?”

    “玉帝这是以死明志,一死了之,到时,我们什么也得不到,难道,功败垂成?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了。试问,这样的结果是我们所要的吗?还请黑丫子大神三思。”

    是呀,此做便是一损具损毫无战略意义,可是,不给他点颜色瞧瞧,他是不会妥协交出玉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