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孙悟空搬起天宫条例时,果然犹豫了起来。当时,自己也是这样的心态,洁身自好,从不越轨天宫条例。可是,缘分来临,谁又能抗拒呢?孽缘也好,前世有约也好,总之,是一种缘分,不然,自己也不会轻易接受鬼王的。落得如此境地,无怨无悔。但可恨玉帝,将自己塔压黑崂山,还说什么让自己醒悟,简直是胡说八道。刚要开口大骂孙悟空,鬼王却是开口了。

    黑丫子的心智疑惑起来,定是有动摇意志的倾向,如此,对大局不利,若不及时阻止,恐有生变。鬼王看得出,黑丫子定是有了对自己刚开始的不理不睬的那种态度,想来,大事不妙。若是黑丫子有了情绪变化,来个临阵倒戈,如此,大势已去也。忙说:“丫子,别听他胡说八道,天宫条例就是为我们这些人设的,而他们的女儿呢,下界与凡人私会。可结果呢?七公主依然在天宫享福,而你呢,则是压制与黑崂山受尽折磨。这样不平等的对待足以说明天宫不公,如此,就没有必要维护天宫秩序。”

    是呀,都是一样的路径,为什么接受的处罚截然不同?想着这个问题,黑丫子大叫不公平,为什么?

    质问玉帝。

    七公主之事,孙悟空一清二楚。鬼王唆使黑丫子质问玉帝,看来,有两层意思。一是,说明七公主之事他们并不知实情;二是,转移话题,让黑丫子知道,天宫处事不公。如此,黑丫子定会为了讨回公道彻底决裂与天宫。刚刚有了一丝起色的黑丫子,再是加把劲定会迷途之返,因此,有必要给他们说说清楚了,免得黑丫子大错特错下去。

    “你们那里晓得,七公主下界与董永私会,是因为七公主欠董永恩惠。为了报恩,不得不以身相许。”

    “即如此,西王母为何百般阻挠?”黑丫子质问。

    “那是因为西王母不知实情,不然,那会有鹊桥相会的七七情人节?”

    “不错,大圣说的对。我这一生办的一件错事就是这一件,至今,还在懊悔。”西王母解释说到。

    黑丫子仿佛有些相信,但不论怎么说,已是踏上了征途,就不可能再收手。再说,他们大势已去,霸得天宫便在眼前,岂是由于往事而坏了大事。再看鬼王那着急样,分明是担心,既然是一条船上的就不能不顾及他们,即是错,就凭鬼王拼死相救自己的这份情也值。说到:“开躬没有回头箭,事已至此,你们就认栽吧,交出玉玺,饶你们留个全尸,不然,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

    黑丫子之语,鬼王魔王公孙雯的担心顿消感欣慰,还以为她为了孙悟空的一番话临时变卦,没想到,她还是认清了事实。

    公孙雯说到:“这些家伙冥王不灵,看样子,再是仁慈下去,不见得他们会交出玉玺,即如此,咋们就一个一个的挨个杀,直到拿到玉玺。”

    魔王支持公孙雯说到:“早该如此了。”

    黑丫子也点头,算是这对策通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