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丫子话落,又是连出几掌都无攻击到动作敏捷出神入化的孙悟空,由此,越发的怒气丛生暴跳如雷,几乎发疯。

    鬼王安抚黒丫子,切不可让他这雕虫小技耍,稍安勿躁,万不可心浮气暴,不然,定会上他当。

    不错,孙悟空的一系列动作,就是打乱他们的部署,如此,彰显自己不可胜,由此,让他们心生胆怯,不再有攻击他人的想法。

    孙悟空的幻术来去无踪,黑丫子着实难以抓住他,这让紧张的气氛速然缓解。由此,几乎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玉帝恍然开心,只不过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对于白衣郎君的突然消失,没有任何的解释,但隐隐约约感觉到,此次突然消无,定是吉兆,因为,躲避开了黑丫子的凶狠攻击。但心中还是忧虑,只能祈求白公子逢凶化吉。

    原以为孙悟空能沉得住气,稳住大局,护得大家周全,没想到,还是急躁脾气。看来,又有一番折腾了。

    孙悟空想来个速定法,但是,没有空余时间,因为此术对付黑丫子一伙极难。毕竟,都是法术极深之辈。

    黑丫子恼羞成怒,唤鬼王魔王联手除了泼猴。

    孙悟空机智灵活,手掌心速然冒出了一群孙悟空,足有十余。致使黑丫子一伙打倒一个接连不断。此招,连番上阵,显然,托置对方,直到精疲力竭。

    果然,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累的黑丫子一伙苦不堪言,有此,再无力支撑,住手了。

    黑丫子破口大骂:“泼猴,有本事你出来,这算什么?你这个缩头乌龟。”

    此话在平常,定是惹怒孙悟空,但在此时,特定的环境得有特有的心境。知道,小不忍则乱大谋。于是就让她逞一时的口舌之快,无碍,就不出来。“出不出现,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只要你们安稳老实,便不会再受到攻击的。”

    见此情况,看来他是耍赖皮。鬼王说到:“丫子,得想办法,拿到玉玺最为重要。”

    黑丫子当然晓得这理,但是,泼猴是猴精,偷袭是没用的只能寻找机会了。

    魔王说到:“不急,此刻定是这只猴子威力最大化,也就是拼命一博,待上一刻钟,相信,定能战胜与他。”

    也是,这一番折腾,足以让人累的不轻。若不是泼猴混在猴群里搞偷袭,怎会这般累?时不时,还让他嘲笑。黑丫子无奈的说到:“也好,稍加休息。”

    公孙雯则是极力反对,夜长梦多之事颇多,怕重蹈覆辙。

    黑丫子安慰公孙雯,有自己在,不会的。

    夫妇两带着白衣郎君的正魂躲过了黑丫子的攻击,就连身躯也不留,因为,恐被打碎头脑。

    一路走来,全是阴暗,想来,不是阳间之道。

    白衣郎君打量着眼前环境说到:“前辈,我们去哪?”

    男的说到:“去六界御。”

    “六界御?此地大凶,不可去也。”

    “瞧你这点出息,胸无大志。”老头不高兴的说:“正因为如此,我们才去,不然,怎么灭了那几只妖怪。”

    终于明白了,原来是带自己去六界御。可听玉帝言,只有阳身才有机会一博,而现在,自己已是脱离真身算是阴魂,怎能去的六界御?不上正路便被攻击,甚至灰飞烟灭了。

    老头说不急,到了上路时刻,自然让你还身正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