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魂法?

    难道,自己还有劫难?

    白衣郎君不解的疑惑起来。

    杨青山解释说到:“不是说,此法对你无益,相反,得此法后,便能移魂与他人,故此,便晓得对方的意图了。所以,利弊权衡,只有好处而无一害。”

    要是这样的解释,算是得了个宝贝,忙谢过杨青山夫妇两,让自己得了一套移魂大法。

    柳素素说到:“授你此法,情非得已,若不是事态紧急,哪有机会享受这一法术,这法术可是天宫禁传之术。传给你秘诀,也不完全是每个人都能悟出,而是,凭借天资聪慧,仙骨搭体,常人而不及,这是你的优点。因此,凭借意念得一此法,可喜可贺,不必谢我们。”

    靠意念,靠聪慧,总得有引线,这引线便是你们。自己脑袋里,出现了一些口诀,若不是这些神秘的口诀,自己怎能悟到其中的一番道理。所以,应该的也是必须的。

    柳素素不再言语,解释之词一时也没有。把要诀送进他脑袋,目的,希望白衣郎君速醒。能不能达到目的,还的靠他自己,没想到,还真不负自己的期望。说到:“该做的,我们必须做,所以,我们只能做到这份上,有些程序还的靠自己。说来说去,还是你厉害,脑袋瓜好使,也随了我们愿。”

    白衣郎君被夸的不知东南西北,但是有一点不得不认,自己的悟性的确极佳,不然,再是有口诀相助又有何用。谢过杨青山夫妇,走近身躯说到:“怎么样才能附身啊?还望两位神仙指点迷津。”

    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步骤稍加急缓,动作不到位便可出现差异,使移魂法不能移魂反而伤了元气。

    杨青山有些担心,但无忧虑,相信,只要胆大心细,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毕竟,附身这事还是头遭。说到:“复位真身,乃易事也是难事,你需万倍小心,不然,会毁了你那副皮囊的。如此,功败垂成。”

    白衣郎君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让杨青山放心就是,然后躺在了自己的躯体上。一会功夫后,任然是老样子,无法进的身躯。“前辈,这是怎么回事啊?”

    “莫急,我在寻找时机。”杨青山在嘴里又叽里咕噜着一阵子后又说:“记住我给你的一套口诀,待念上一遍完时入身确保万无一失。”

    什么口诀,明明没说什么啊,只见他嘴在动但无发出声音。不明白的刚要开口问个清楚,脑袋里面好像被灌入了一张纸进来,上面写满了字词,让自己瞧的清楚,记得滚瓜烂熟无一遗漏之词。念完全部口诀后,不再有紧张的意念,顺着进入身躯的感觉,瞬间,睁开了双眼。

    扫了周围,眼前一片熟悉的环境,不错,此地就是和大家来过的对方。肯定,这个山洞便是六界御了。

    “前辈,你们在哪啊,我怎么看不到你们了。”

    此刻,背在背上的剑抖的不停,示意,他们在此并无走开。

    白衣郎君倒是忘了,他们本是自己的灵剑本身。

    刚要上山,远处有谢婉茹,雷行,华宇的呼叫,随声望去,他们已到面前。

    谢婉茹欢喜的说到:“你们总算回来了,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哎,白大哥,孙悟空去哪了?”说着话四处展望。

    “大圣被妖怪缠身走不开。对了,你们没有遇到什么恶事吧?”白衣郎君关心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