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动,手脚似绑,无法行动,被不明生物牢牢控制了。**shu05.com更新快**

    主人受牵,灵剑懂得,,但也不知是何物,因为,此刻的空间,都是盲视,只能接近除之安为上策。

    一点一点的接近,发现主人的整个身躯都已被模糊的东西所粘,此物体靠听觉得知发着泡泡侵蚀主人,随着发酵毫无疑问的吞噬主人,若不及时清理,主人定是危亦。此东西属于软质,很是为难使不上劲,不过,顺着主人的身躯部位,应该能将它们隔离开。于是,贴着白衣郎君的肉皮开始了分离。此法幼稚,但别无他法,再是笨拙,唯一可行之策,好在,效果极佳,很快的,将模糊的物质与身体分开了。白衣郎君喜气洋洋的要起身,不想,任然受制,无法动弹。

    这是怎么回事?

    细思后,任然无结果没答案。

    虽然没有答案,但不能就这样屈服。俗话说的好,坚持就是胜利。于是鼓足了力气最后一博,或许,就这一博,便是希望。

    说到:“灵剑,这要看你们的了。”

    灵剑知道,主人万不可有事,否则,大事去也,再无翻身之机。

    于是依然的想方设法,隔断那些粘糊糊的东西。

    白衣郎君用尽了力气,就是无法脱身,似被人控制。那种动作似垂死挣扎,即便是用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是无济于事。

    不过,灵剑趁白衣郎君的挣扎,很快配合了主人,迅速的隔断了粘生物。

    那些粘生物似有灵魂,嗷叫了几声,淡然无存消失了。就在它们消失后,身下空荡荡的无一物,因此,顺理成章的掉落了下去。

    空间多惧变化,防了这道危险又有出其不意的凶险接连不断,这不,突如其来的招数,身下猛然间变的空无,似去了那层支撑自己的罩子,独木难支的随着无支撑的空间速然下降。

    眼前依然白茫茫一片,眼睛就是一个摆设,当下的情况什么都看不到,很想把它取下来扔了。

    此刻的心境糟透了。

    如今,局势对自己而言大为不妙,就是耳听八方的功能也淡然无存,可谓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的局面。

    好在自身轻盈随风而衬,并无生命之忧。

    另有灵剑背上背,更加放心了。

    飘了好久如过年,一度空白的空间没完没了没个头,而且,空气越来越污染,微小的颗粒似尘埃,致使空气变得如墙般袭来呼吸困难,又将身体托住了似的无法再下降了,如此,下降的态势结束,身体被定格在了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局面。不过,这样的结果对自己并不会造成危险,因为,自己可以随时随地的站立并且移走。

    这样的想法很快就破灭了,因为一动不能动,所为僵局。

    这如何是好?

    不由自主的着急起来。

    不能动,一度紧张,开始手舞足蹈起来,这种表现说明了是一种挣扎,即是如此,但无任何的结果。

    心里想着,大圣的本领让自己欣悦城服,要是自己有大圣本领的五分之一该多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