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郎君的态度诚恳,坚决,三人刮目相看,肯定了势力,不过,没有表现出来。

    亿青说到:“到此境界,你已灵魂出窍,算是亡亦。试问,何本事走下去?劝你一句,回头是岸,难道,不撞南墙不回头?”

    但凡别有他法,绝不会使用移魂大法。按亿青前辈话语已是亡魂,何脸面继续走下去?有心解释,又觉越描越黑。“前辈大神顾虑了。做什么事,都得有始有终,半途而废,不是白衣郎君我的性格。谢谢各位前辈的提醒,就算刀山火海,也得闯一闯。活为英雄死为鬼雄。”白衣郎君意志坚强,丝毫无犹豫。

    如此气魄,虽是赢得三位大神的高度评价,但依然没有表现出来好感的氛围,而在内心甚是欣慰。

    古灯祖佛说到:“施主即执意,我们便不阻拦,希望施主一路顺风。”

    古灯之语,话中有话,亿青,印煜听的明白,便是点点头。

    此刻,亿青便是面带微笑的说到:“还不快快谢过祖佛恩旨。”

    白衣郎君恍然大悟忙跪地谢恩,三拜后说到:“三位前辈的大恩,白衣郎君莫齿难忘,如能如愿,定当宿敞院,立排位,供大神。”

    印煜拦阻说到:“不必如此。你先起身。”

    待白衣郎君起身,印煜将手中木箭似递了过来说到:“此箭唤无影金箭,扔向目的地,能使空间一度煞白,将对方一身的功能除失,今日我将它传与你,希望你甚用。”

    白衣郎君又是跪地谢恩,伸手接住木箭,决不让印煜大神失望。此时的心情,可谓欢欣鼓舞,更是激动不已。

    亿青说到:“我的这把天地剑,生烈焰,拘冰雷,收缩自如,可使对手巨焚。若你不是有玉帝的气息,今日,在劫难逃。我把此剑赠你,希望你好自为之。”

    白衣郎君谢过亿青拿过剑,但愿不会用到。

    古灯祖佛说到:“贫僧无可面礼,但也不能空手,这样,我送你几个字可好?”

    白衣郎君自然喜的,连口称好。

    “密咯颁佗,微儆哈哼。”

    白衣郎君默默记心间。至于什么作用,此时不得而知。谢过祖佛后,又是三拜九叩,抬头说些感激之言,他们已消失的无影无踪。看看手中天地剑与无影金箭,无比自豪,真心的希望,日后,不要用到它们。正愁如何带,不想它们懂得主人意不见了影子,还以为它们就这样消失了,情急之下忙念叨,嗨,它们又恢复了原样。如此,才安心。原来,它们呼之则来。

    信心满满的走到身躯旁,念口咒,顺理成章的没有出现异样附了身。睁眼后,眼前不能动的情景模式消失,那些微粒颗粒形成的厚厚的似墙壁的东西也是消无,空气顿时清澈。

    立起身,自己依然停留在一个不大的空间,看似此处如山洞,又如悬崖。总之,在空间悬留,没有着地点。无奈,只好随着山洞形成的路一直走下去。

    好不容易出了山洞,不想,一座大山将路堵死了。此山不高,但战线特长,一眼不见头,还蒸发着一股气味。味道特香,似加了香精,漫布眼前的整个空间。

    这是啥情况啊?

    就眼前这样的环境,换作另一人,绝对不会想走,因为,此山长满了花花草草,还有小桥流水的梦境,特定的地理优势,特定的地理环境,有如人间仙境,谁肯离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