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环境,白衣郎君一度的感慨万千,庆幸自己目睹了上古大神的尊容,骄傲不已。

    悠悠自得其乐,好似忘却重要之事。莫不是灵剑在眼前晃悠意在提醒,想来,定会将大事丢之脑后。

    忙拍后脑勺,感觉,这样的想法又如幻觉,差些坏了大事也。

    瞅了瞅此山并无出路,寻思一时,得到的答案,只有硬闯,方可有希望,然而,走近山体后让人一惊,自己毫无挡阻的走进了山体。

    不知是山体,还是已越山体,总之,眼前的环境让人不敢相信,又是耳目一新。

    也罢,就算是在山体内吧。

    山体内明月高悬,它的周边星星点点,眼前的景象美不胜收,让人留恋忘返。如此夜景,真适合溜夜市。可惜,身兼重任,又责任重大,无暇顾及,不然,定会好好地欣赏一番此处独特的景画。

    沿着小路还没走几步,见一个老头坐在桥头上,一手拿着拐杖,一手手指立直,指着丢得好远的鞋子哭诉,鞋子啊鞋子,你怎么舍得离我而去呢?可惜老身行动不便不能将你拿回来。说着话,哭泣的更是严重,显得极度可怜。

    白衣郎君忙三步并作两步赶过去捡起鞋子返回,见礼老者说到:“大爷,鞋我帮你拿回来了,来,我帮你穿上。”说着话,不顾及老者愿不愿意,便是单膝跪地,扶出了一只没鞋的脚,帮助把鞋穿好了,此脚属右脚。

    老者没有反驳之意,而是得意绒绒,一幅满腔喜悦的神情,说明极度高兴。

    穿好鞋,起身说到:“大爷,您还需要我帮助的地方,您尽管开口就是。”

    老者笑口敞开撸着胡须点着头说到:“年轻人,谢谢你,老身再无所帮之处。”

    由于时间紧迫,白衣郎君不敢耽误,于是告别了老者扬长而去了。

    一路走一路想,开始见到的环境为什么都是变幻莫测?

    就如刚才那老者,突然而置,似乎不合情理。

    白衣郎君想不明白,匪夷所思。罢罢罢,不去想,正事要紧。

    没走几步,一个老婆子坐在路边使劲的哭泣,嘴里还念叨着,老头子无情无义,老了老了,还把自己丢下不知去向了。

    真想问个清楚明白,好帮忙寻找,也好安慰老妇,可身兼重任耽误不起,便觉老婆婆并无大事,或许坐一会,她的郎君定会返回寻她,毕竟,一夜夫妻百日恩。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理由,时间不够用。本想视而不理,一走了之,谁知,妇人见之过路人不理睬自己,便是无理取闹起来。骂道:“好个狠心人,铁石心肠,老妇都这般凄惨了,连声安慰都没有,你什么心啊?”

    白衣郎君感觉,她之哭泣,实为被弃正伤心欲绝,遇到自己理所应当的成了倾诉对象,而自己,却是置之不理。在这个当口不理老婆婆真是有些于心不忍,可形势被逼又觉怨不得自己。不过,让自己遇到了就不应该闻所未闻,装作无视,看来,是自己的错。忙向老婆婆道歉又解释,说了自己的事情后,老婆婆通情达理,不予追究自己的过失之责,也不再哭泣。此而,老婆婆也讲述了自己的委屈。原来,老两口吵架,老头负气一走了之了。

    此事听起来让人哭笑不得,为了安抚老婆婆还的耐着性子悉心安顾。“婆婆,你别急,相信,你夫君只是散散心而已,他会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