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想完胜玉帝一伙,就得打破初衷,可是,这样做,岂不功败垂成,一败涂地。但如果不这样做,这场僵局如何解?

    鬼王思绪一时不耐烦的说到:“丫子,看出来了,再这样僵持,他们也不会服软,更不会拿到玉玺,与其耗着,不如杀了他们一了百了,否则,再无机会。”

    黑丫子也在思考这类问题,也是犹豫,要不要采取非常手段?可是,采取极端模式就会一无所有,难道,真的一了百了吗?这样的结局,是自己根本不愿意见到的,有些不高兴的说到:“你的意思是说,我的方式错误了?”

    鬼王解释说到:“丫子别误会,我是说,他们冥王不灵,执迷不悟,不如一刀宰了他们了事。”

    黑丫子不解问:“难道,你忘了我们来此的目的了?”

    “我没有忘,而是,这样下去,对我们并无益处,我担心,重蹈覆辙。”鬼王提醒说。

    黑丫子本想发火,又觉不妥,毕竟,此话在自己见到光明的第一时刻就已经灌入耳朵了。不错,再是优柔寡断,重蹈覆辙并非不可。可是,这场游戏就这样收场,是不是可惜了?天时地利人和都处优势,怎么能担心他们翻身?不行,不能就这样无功而返。要挟性的自欺欺人的说到:“玉帝,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交出玉玺,留你一家性命,如若不然,你们会死的很难堪。”

    玉帝看了黑丫子一眼没有说什么,只是那眼神有劲,似在劝服与她,要她放下屠刀回头是岸。

    黑丫子注视到了玉帝的眼神,似乎感觉到了其意,但是,已经走上了这条道路,就不会后悔,开躬没有回头箭。

    “你别在怀着假惺惺的慈悲了?如若不是你执意依令天规,怎能会有如今的局面?算了,不跟你说这些没用的,交与不交?”语气变的生冷。

    玉帝没有好气的说到:“你觉得呢?我就不明白了,难道,有了玉玺就能号令六界?别做梦了,醒醒吧。还是那句话,回头是岸。”

    再次提到回头是岸,黑丫子有了反应,但绝无退缩之意,只是那面部表情有了迟钝之意,这使公孙雯注意到了。为了让黑丫子不在精神上受到影响,公孙雯移开了话题说到:“玉帝老儿,别在蛊惑人心了,速速交出玉玺饶你不死。”

    之前,玉帝并无细看公孙雯,要不是她说此话,玉帝哪有功夫理她。这一瞧不要紧,而是发现,此身双魂驱身,讲话人并非元神,原来,元神已被附压,那么,是什么人被压?

    这个问题现在暂无答案。

    再看,侵占身躯者一目了然,便是魔族公主一枝花。

    对她的所作所为,玉帝有些盲然,匪夷所思,她为什么会这样做?难道,上天对她不公平?

    “一枝花,你什么时候变的狠毒了?”

    公孙雯冷哼一声说到:“此话问的好,那好,我就给你说说。你还记得五百年前吗?”

    玉帝思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