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丫子了解一番情况后,得知此阵万不可拖延时间,否则,对自己极为不利,此刻,已经感觉到了法力渐渐的弱起来。要是不联手对抗,法力定会被,这一奇特的法力消去,一败涂地。那么,就得伸手摸索,将各位连到一起。

    黑丫子的一举一动尽在白衣郎君的眼中瞅的一清二楚,好似尽在掌中掌控,无一纰漏。

    他们这是联手啊,不行,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否则,凭借自己的一人之力怎能奈何他们?

    急中生智,唤出了天地剑。顿时,火焰高烧,温度估计在几百度。可是,就此高温也没能制服黑丫子一伙的行动轻松地联手了,原来,他们不惧烽火与冰霜。

    想了想原因,终于有了答案。

    黑丫子本会拒风火撤冰霜的法术。

    造成这样的结果,怪自己法力薄浅,技不如人。

    不急,还有一招没有用呢,便是古灯祖佛的佛咒。这句佛咒,不知是何法力,不过相信,定能将他们制服,一网打尽。

    在这样的环境里,魔王畏首畏尾,自己有事也罢但不能与女儿双双葬死,想法将她脱险才是,这是目前唯一的目的。

    如何做,才能将一枝花安然无恙的脱险?这是重中之重的首要任务。好在此阵属五型八卦自己所识。看了看生门,不难发现,如此,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一枝花在哪?

    在拉住对方的手时不难感觉到是一只芊芊细手,分析,就是一枝花,于是在手心里写起字来。

    趁现在姓白的还未办法对付我们,你的身后就是生门,只要后退一步,便能越过去。

    不行,现在需要联手对抗,万不能分散力量,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将是全军覆没。再着,我与黑丫子拉手定是不能脱手,如此,定会被发现。

    不急,我与你交替位置,如此,人不知鬼不觉。

    那行吧。父王,你要保重。

    别担心,人少反而易脱身。

    由于第一次念咒,感觉不太熟悉,于是耽搁一点时间,就在白衣郎君一心一意念咒时刻,对他们几乎失察。公孙雯便借此时真的不知不觉的进了生门。

    只要进了生门,便是晴天。

    公孙雯义无反顾的从凌霄殿速速逃走了。

    待黑丫子发现法力减弱时,感觉到少了一人,由此,想起了魔王与自己拉手的目的了,原来,让一枝花从生门逃走了,真是迂腐举动。大敌当前,应齐心协力,他倒好,想法减弱力量,草包一个。若是今日有幸生存,定会将这个草包灰飞烟灭,发誓。

    虽是如此誓言,自己心知生存的几率几乎为零,原本四人之力还有点希望,不想,被破坏了。。。。

    就在此刻,尘埃颗粒大幅度降临,如墙,如针,让人难以呼吸又无法动弹。一刻钟后,鬼王魔王黑丫子,一动不能动,恰似死亡。

    白衣郎君收了法术,顿时,凌霄殿亮堂起来,恢复了原样。

    鬼王魔王黑丫子已被定了身似的纹丝不动。

    众人欢心鼓舞,玉帝更是感慨万千。

    白衣郎君见礼玉帝说到:“玉帝,受惊了。”

    玉帝面带微笑,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