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帝说到:“要说受惊,是有一点的,毕竟,你突然消失,让人痛心疾首极为担忧。但没想到,你是去了六界御,而且还能安然无恙的回来,可喜可贺啊。”

    白衣郎君微笑说到:“这都托玉帝福,不然,定是灰飞烟灭。对了,他们怎么处理?”话落,看向了黑丫子一伙,这才发现魔族公主不在其中。不相信的仔仔细细又瞅了几遍后,确定无误后说到,“可惜,魔族公主溜了。”

    本想着借此机会,要玉帝施法,将魔族公主赶出雯儿体,没想到,又让她溜了。

    玉帝安慰白衣郎君说到:“你放心,过不了一些时日,一枝花会被祛除公孙雯的身体的。一切事情都得有始有终嘛。”

    白衣郎君点点头,懂得其意。

    黒丫子一伙被擒拿,振奋人心,绿凤自然是高兴,想起身,由于鬼王封锁了自己的一切力量,心有余而力不足,就连说句话也是艰难。“郎君,,,,,哥哥,扶,,,扶我一把。”

    白衣郎君忙俯身搀扶绿凤,可是,她的整个人软绵绵的如棉花,根本无力站立。

    白衣郎君的举动,让西王母担忧,提醒性的说到:“白公子千万莫动,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你这样做,适得其反,不但不能如愿,还有可能终身残废。要她站起,除非除去鬼王施的法术即刻。”

    白衣郎君也知这个道理,自知法力不济鬼王,自然解不了所设法术。不自信的转身看向西王母说道:“即如此,还请西王母伸出贵手相救。”

    西王母脸带微笑说到:“不必,你之力量足矣。”

    白衣郎君有些怀疑,真的吗?

    你试试便知。

    白衣郎君使出了浑身的法术,目的就是一举成功。但是,不知如何下手,难为情的问西王母。

    西王母很想笑,但忍住了,毕竟,他是一界凡人。施以法术抑制他人,对于他,是门新开的课程。不以为然的说到:“一般,施法者,第一招,便是从天灵盖入手,然后,经过脑神经要穴控制其整个人。破解之招自然简单了,我不解释,相信,依白公子的聪明才智已领悟到了吧?。”

    若说这样的施法过程,自然简单,那么,破解之招恍然明白了。点点头说到:“多谢西王母提醒,我知道怎么做了。”

    西王母奥了一声,本应该相信白公子,可是,性命攸关,不得不谨慎。“说来听听。”

    “即为天灵穴入道,就得通过脚底足少**解之。”

    “为何?”

    “鬼王法术多阴,不能以阳克阴,反之,以阴治阴,方为有效。”白衣郎君说的头头是道,众人不得不拍手称赞。

    其实,解数之道,大致就是如此,西王母再无补充说明,要白衣郎君放手一试。

    用足了力气,将气推入绿凤的双脚底,通过足少**逼出鬼王所施法术。

    足少**,汇通全身的整个毛细神经,因此,只要有鬼王施的法术的痕迹,就会被自己的气道冲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