粒儚不提醒倒是忘了,对,有了他们还怕没命?说,你们别动,否则,杀了他们。说话之际,动作迅速,已抓起了面前的亜厼,右手高举在亜厼的头顶,只要众人有动作,即可灭了他。

    由此举动,红白鬼使的法术完全封除了,他们完全暴露与大家面前,丑恶的嘴脸瞬间大显与大庭广众面前。

    法术的消除,所有人显而易见。好在,他们都是安全的。

    阎王爷就在粒儚嚣扈的旁边,但是他神情呆歇,丝毫没有精气神,打不起来精神,这是什么缘故?

    白衣郎君观察了周围,将每个人的状态一一了解。又见亜厼昏昏沉沉的被嚣扈控制,想来极度危险。说到:“大圣,得想法救人。”

    孙悟空不以为然的说到:“这好办,不动就了事。”

    此话听起来,无疑开玩笑,白衣郎君着急起来。“大圣,别逗了。”

    “我没开玩笑啊,只是不知这两家伙法力如何。”大圣一本正经,话意深刻的说,但有些不自信。

    聪明的白衣郎君三思后瞬间明白了,大圣要施定身法,担心,红白鬼使法力如何,不然,降不住他们,还会造成人质极度危险。

    这样的处理方式,足以证明,大圣心细,是自己多想了。而自己,一时半会,不知所措。

    绿凤说到:“不能就这样耗着。”

    牛头马面也是其意,可是没有一点办法。想借认识的份说几句,要他们妥协,不要顽固不化,又觉这样做不妥便作罢。

    这架势,稍有动作,将会得不偿失,还是稳重要紧。孙悟空觉得,武的不行就来文的。说到:“我说你们两个,此刻已是大局一定,再是执迷不悟,真是助纣为虐了。看在你们没伤其无辜的份上,给你们一个机会,放下屠刀回头是岸。”孙悟空用心良苦的又似苦口婆心的劝导,意在让他们放松警惕好救人。

    嚣扈岂有不知天宫失利。自见到来人,已经告诉了自己天宫事变,不过没关系,本就是一场赌局,总会有人会输,输了就得承担责任。自己是鬼王的好兄弟,成败都会一起承担,岂有偷生之理。愿留一条命,为的就是能见到鬼王以图东山再起。这样的愿望虽是渺茫,但怎么的也得见上鬼王一面,否则,就这样死了心有不甘。“成王败寇,都是英雄所为。好了,别说些没用的了,让我们走,不然,定会让他搓骨扬灰尸骨无存。”

    看来,他们已知大局一定,只想离开,也好苟且偷生,但是,怎么可能,决不能让他们逍遥法外。不过,若是硬来,亜厼性命之忧。如若由他,岂不放虎归山?白衣郎君苦思冥想,没有好办法。

    孙悟空也在思量,如何行动,就算行动,他那一掌比自己怎么的都a要快,觉得万不能冒这个险。无意间看到阎王爷像傻子一般一动不动,是不是也被控制了?于是打了个口哨,试试阎王爷有没有反应。

    结果,令孙悟空没有失望,阎王爷动了他那久久未动的眼珠子了,开始找寻口哨声的来源。

    看他神情呆歇,并无知道大家的到来,听到来哨声,看到了来人,这才恍然醒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