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雯看出白衣郎君的意思说到:“谁这么不计后果的行动?”

    长枪是从大门旁边的窗户射出去的,自然,人就在窗户旁边。他是一个高个发胖的青年人,他看不惯笑面虎如此的嚣张,因此拿起手中兵器扔了过去,目的是要他闭嘴,即使不能将他致死,也能起到震慑作用,所以义无反顾的行动了,没想到他的这一招却要了同门师兄弟的命,觉得懊悔了。听到公孙雯的问话他答应了说一时冲动,他错了。

    事到这一步,已经不能有丝毫的侥幸心理。不伤一兵一卒结束战斗看来是凭空设想,根本不可能。于是走到门口说到:“各位,别来无恙,没想到我会来吧。”

    见到白衣郎君的出现,他们的确很意外,而且还有些胆怯的表现。但这种现象很快就得到了控制,害怕被白衣郎君看出破绽。

    即使是细微的动作,白衣郎君丝毫都不放过,这样的举措分明说出他们完全害怕自己。

    尹馨刀客说到:“小子,哪儿都有你,上次让你逃脱,今日定不会放过你。”

    白衣郎君呵呵几声后说到:“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之事岂有一走了之的道理。今日前来就是专程为你们而来,你们这班畜生也太血腥了。”又对绿凤说到“以前的那些做法,原来都是给人看的,看来,做到这一点真的是煞费苦心了,不过,你做到了,表里如一。要不是今日,当面将你那丑恶的嘴脸撕破,还不知道你在我们心里那份美好的印象还要封存多久。是多么好的一面啊,真是人心隔肚皮。”

    绿凤听后白衣郎君的话笑了,笑的是那么的灿烂。笑声停,声音变的阴冷说到:“不错,我就是要让你们记住我的好的一面,目的就是为了今日的成就,看吧,我厉害吧。哈哈哈”

    白衣郎君对绿凤的举动无法相信,真是判若两人。

    说到:“既然这样,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白衣郎君的那番话,原本让绿凤即刻回头,再不要一错再错了,然,他的话语根本不起一点辅导作用,只好狠下心与其一绝高低。白衣郎君与绿凤对决过,只是平局而已都没有占得上风,只是觉得奇怪,与绿凤比试,乌金剑就不会发出那道威猛的气道,两剑相拼也只是平平持稳而不是敌视对方。今日与其再战,也是如此吗?要是如此,那么,绿凤就会死死缠着我,这样一来,四大高手足以能将崆峒派铲平,可是现在,别无选择只有一拼了。

    绿凤说此番话的意思,真正目的在于靠她们的势气压制对方。在没有遇到白衣郎君的时候,他们天不怕地不怕唯我独尊因此横行霸道,可是白衣郎君的出现无疑遇到了克星,而且还是很棘手的对手。就算四大高手与我联手打拼也未必是他的对手,因此来一招先声夺人,可是这一招对他根本不起作用,相反,适得其反。见白衣郎君出手了,她是急的不知所措如何应对,但是为了大局她不得不拔剑出鞘,不然,她们今日来的去不的。

    乌金剑原本没有剑鞘的,可是她的乌金剑却在剑鞘里面装着,这使白衣郎君有所怀疑,但这一点不能说明什么,于是高举乌金剑临空而去。

    而绿凤知道乌金剑的厉害因此她退缩了,临时让四大高手上阵。四大高手早已准备就绪,听到命令即使害怕也的一如既往的迎战白衣郎君。

    果然,丛是他们的刀法,枪法,暗镖再是夺人先机不可一世,在现在却是无用武之地。因为,乌金剑的威力无比强大,更是无坚不摧。

    笑面虎见白衣郎君挥剑空中而来,于是扇动铁扇,瞬间,一连串的暗镖攻击而来,而他的举动白衣郎君一目了然,见到暗镖迅速的挥剑将暗镖收于剑背上然后顺势甩了回去,就像一个一字那样排列有序攻向笑面虎,笑面虎心叫不好,忙趴下,那些飞来的暗镖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躲过了。笑面虎虽是躲过暗镖,但他身后的那班人就不会幸免于难,只听的几声叫人已经倒地身亡了,因为,暗镖有毒。

    尹馨刀客挥动大刀,跃至空中,见他防备笑面虎的暗镖,认为无暇顾及到自己,于是趁人不备好取胜,但是白衣郎君没用到几秒钟就打发了笑面虎,还杀害了他们好些人,转身再打发尹馨刀客时间显得绰绰有余。

    因为,在扔出暗镖之时正好见尹馨刀客举起大刀从侧面劈来,顺势挥剑挡去了尹馨刀客的大刀。就这样一挡,尹馨刀客差些丢了大刀,好在握的紧,不然,就会当场丢人现眼。虽然勉强落地,可是那胳膊,手都感觉十分发麻此而没有一丝力气,要不是长枪鲁一手扶住定会重重摔在地上。

    鲁一手说到我来,即刻,那把银色的长枪在他手里耍的呼呼作响,那招数堪称一流,持着必胜的歪曲心理攻击白衣郎君而去。但他忽略了一点,那就是对方已经注意到他了,自此,他的招式,他的进攻路线完完全全暴露给了白衣郎君。此,做好了应对招式,还不等白衣郎君发招,黑虎使者如猛虎般跃至空中与长枪鲁一手形成了两面夹击之势。好在黑虎使者没有任何兵器而是练有一副强有力的黑虎拳。即使是拳头,但拳头之气还是相当厉害的,足能一拳灭了一只虎。

    前有鲁一手后有黑虎使者怎么办?毫无犹豫的来一个空中飞跃,此时,成了居高临下之势,接着,一剑劈向了黑虎使者,由于他在空中活动就不会显得那么灵活,因此,在他发出拳气的那只胳膊就被击中了,霎时,胳膊在无意识的情况下掉到了地上,顿时,鲜血四溅,疼的黑虎使者直叫唤。

    鲁一手见白衣郎君攻击黑虎使者想拦阻,但心有余而力不足,只好叫到小心。显然,他的呼叫已经迟了,因为,白衣郎君那招特快,几乎就在瞬间。

    鲁一手看此情况彻底害怕了,想收手但已来不及,乌金剑的那道紫气已经追至自己而来,于是抡起长枪刺了过去。但是,他的内力分明比不过乌金剑,因此,在枪与剑接触之时,枪好似被一道无形的巨力碰了一般轻轻的弹了起来,人也是随着枪不见了踪影。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