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子云子,白衣郎君怎能不知,如实相告还是待他们心情沉稳后再告知,白衣郎君陷入两难,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黎别合见白衣郎君沉思定是晓的一点消息说到:“白大哥,看你表情定是知道师傅他老人家的下落,那就说说吧。”

    看了崆峒派的门徒们一圈说到:“不错,我是知道你们的师傅在哪,但他现在身受重伤还在养伤,所以不便见你们,待伤势好转定会回来,目前,就是希望你们团结一致抵抗一切外来势力,当下,这就是你们的任务,也是对他最好的回报了。”

    黎别合谢过白衣郎君说到:“我们定不会辜负师傅的教导。但不知,师傅是如何受伤的,师傅在何处?”

    “在一个极其美丽的地方,你就放心吧。不是我不告诉你地址,而是此地盛远,我还是那句话,保护好崆峒派就是对你们师傅最大的帮助。”白衣郎君真真切切的说着往前走了几步。”至于怎么受伤的,说来话长了。以后你们会知道的。“

    黎别合点点头表示晓得“还有一事,就是这伙人为何非得灭了我们崆峒派,这个问题白公子还没有说呢,这会,应该可以告诉我们了吧。”

    “既然这样那我就说说吧。此事说起真的是复杂,这次行动不只是你们崆峒派,还有青城派,大华门,好在你们是,他们下手晚的一派,要不然,也和青城派大华门一样的遭灭门,所以,你们是幸运的。”

    黎别合明白了,看来这是一场有意图的阴谋,幸好白衣郎君他们赶来及时,要不然,今日必是惨淡下场。想到被灭门的后果,黎别合经不住的冷汗直冒。

    这个时候鹿慧才觉得嗓子已经是在冒烟般难受,说到:“堂堂武林一大门派,连口水都不让人喝,太夸张了吧。”

    听到鹿慧的说话,黎别合这才方醒过来立刻令人上茶,然后又让人做了一顿午餐,因为此时,已是午时三刻了。

    忙忙碌碌就这样一天的光阴过去了。白衣郎君一伙没有离去,而是安安心心的住在了崆峒派,因为他们连夜赶路实在是困得不行了,各个倒在床上就睡着了,直到崆峒派的弟子敲门后他们才醒了过来。这一夜,他们睡的特别的香,就连个梦都没有做过。

    小翠叫醒了鹿慧要她洗漱,雨露叫醒了公孙雯则要她梳妆。公孙雯醒来就念叨白衣郎君一夜可好,鹿慧说少担心了,他会照顾好自己的。大家梳妆打扮后随着崆峒派门徒来到了用餐房,见白衣郎君早在那里等着她们一起吃饭。饭后,他们告别了黎别合离开了崆峒派向华前辈靠近。

    在路上,公孙雯觉得将实情应该告诉崆峒派的门徒们,可是白衣郎君却没有这么做,因此,她觉得不妥说到:“白大哥,我有一事不明。”白衣郎君奥一声说什么事。“我认为应该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于黎别合,不然,他会认为我们隐瞒他,不真实,觉得我们欺骗他,这样,很容易被人误解。”公孙雯想事周到细微,其实白衣郎君何尝不想说实情,要是如实相告,黎别合岂能安心的守卫崆峒派,我这样做,是为了长远的打算,何况子云子再一个多月就康复。他们要认为是谎言那就是谎言吧,这也是出于某种角度考虑,算是善意的谎言,相信,他们会理解的。“

    绿凤一伙丢盔弃钾狼狈的跑回了红宵复命。

    独孤剑见此情况说到:“看来让你们办的事情搞砸了是吧。”

    绿凤说到:“是手下办事不利,请宫主责罚。”

    独孤剑要她说说具体情况,绿凤一五一十说后说到:“白衣郎君的乌金剑的确厉害我们无法应对。”

    独孤剑沉默了一会功夫说到又是这个白衣郎君,早知今日一次又一次破坏我的好事,当日就不该出手相救,真是一个麻烦。他现在还在崆峒派?

    绿凤思索一时说按时间的推算,他应该离开了才是。

    他会去哪呢?他的下一步该是何处?独孤剑细细考虑着。这个家伙能想到自己精心部署的计策,看来是小看了。既然我的计划被他给破了,他也应该晓的我的计划就此结束了,那么,接下来他的步奏又是何往?想来想去应该离不开滁州这块地,理由是,六门约的人没回各门各派,想必就在我们周围养伤。对,一定就是。想此,命人严密监视通往滁州的各个路口,如有发现立即来报。他的打算是,就在滁州除去白衣郎君这个碍手碍脚的拦路虎。

    逍遥一郎离开中山寨后,在返回武夷山途中遇到了一队急行的和尚。见是和尚看来少林寺离此不远了。逍遥一郎见礼说到:“各位师傅,你们如此急行是为何事?”一僧回礼说到:“我们在寻切空,他是我少林寺俗家弟子,请问施主可否见过?”逍遥一郎说没有见过所说之人,那群和尚有礼的告辞了。

    逍遥一郎急着赶往武夷山对于此事就不去理会了。到达武夷山必经滁州,因为是捷径,几日后就到了滁州境内。他的出现显而易见被独孤剑的人发现了于是回报了此消息。

    听说是一个人而来,独孤剑相当高兴,没想到这个家伙这么狂妄,好,就让我杀杀你的威风,领略我的幻影大法的厉害吧。

    逍遥一郎此刻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手拿皮水袋尽情的享受着那泉水解渴的美滋味。喝了几口水,用手轻轻擦下额头上的汗珠,这个时节正是八月份的艳阳天,因此显得炎热。就在自己想法怎么解热,几声熟悉的声音出现了。

    “好小子,雅致不错嘛。”

    听声音定是独孤剑,逍遥一郎有些紧张了起来,但是不能就此认栽,死也死个英雄气概。说到:“要出就出来,别偷偷摸摸的,有违君子之道。”

    “呵呵呵,看来胆识过人,佩服,不过,今日再是胆色过人,再是厉害,你的祭日也不会变到明日。看招。”

    原本就行无踪,去无影,这会再来个捉迷藏,看来危险重重危机四伏。

    逍遥一郎小心的耳听四方眼瞅八方,对付独孤剑这个恶魔。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