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毒圣前辈的到来,公孙雯就想到了白衣郎君,也不知他现在在什么地方。这样想念一个人的日子是多么的遥遥无期,似度日如年。

    白衣郎君寻找毒圣一寻就是十余日,不知不觉来到了中山寨的境界,于是就走了过来。由于白衣郎君在中山寨的印象深刻,所以,守卫有礼的放行了。

    岳海见到白衣郎君十分佩服的说到:“白公子上次一别,真是让人想念,不知你义父可有消息?”

    提起义父,在路途中偶尔听到过飞客大侠的名字,但是无缘相见,由于其别的事情很棘手,因此,寻找义父的事情就放了下来。茫茫人海就如大海捞针,找寻义父的事情只能希望有一日能相见。

    说到:“义父,一直在寻找,但苦于无缘相见,我也是无奈。现在,无极老人,清苦大师,还有子云子,他们的伤势较为严重,我想除了毒圣,就没有别人能医治得了他们的病,此决定找寻毒圣。为了找到毒圣前辈,我跑遍了整个毒圣前辈能去的地方,最后,根据线索不知不觉就到了这里。看你们的样子,毒圣前辈是没有来过了。”

    岳海微笑说到:“白公子果然厉害,观察事物非比寻常。不错,中山寨,毒圣就是没有来过。”

    奉峰接言说到:“前些日子,逍遥一郎曾来过,同行的还有三个喇嘛,他们说是找寻黄金蟒而来到此,可惜,黄金蟒被义泉那个家伙给喝了蛇血。三撩告诉我们说,只要是喝了蛇血的人,练什么武功都会在短时间内就可速成,我们是担心,义泉这个家伙会卷土重来。”

    白衣郎君有些不明白说到:“那日,我们找寻了整个山洞都没有找到义泉的下落呀,怎么说义泉喝了黄金蟒的血这是怎么回事?”

    奉峰说到:“不错,我们是找了每一个山洞,但是有一个山洞的深部被我们忽略了,恰巧,义泉就在那道缝隙过去的一点平台之处,然,黄金蟒也在此处。真是无巧不成书啊,太巧了。”

    白衣郎君越听越是迷糊说到:“山洞里面,起先不是有大头象鹫存在吗?怎么黄金蟒就能进去了,这也太说不清楚了,我是觉得不可能。”

    岳海见白衣郎君难以置信,但,事实就是这样,说到:“我能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但是事实就是事实。其实,我们也不相信这是真的,可是,我们不能不信逍遥一郎吧。”

    白衣郎君彻底没有不信服的理由了。义泉这个家伙喝了蛇血,练就绿魔大法岂不是在顷刻之间。一个独孤剑就让武林动荡不安,再出来个义泉,这武林之道不乱才怪。

    岳海见白衣郎君思绪万千说到:“白公子,切不可思索太多,要知道,凡是讲究个顺其自然,虽是现在他们不可一世,但是想铲除武林六大门派我想是痴人做梦,永远都是完不成的事情。”

    “是呀,白公子就不要多虑了。”提到六门约,奉峰想起逍遥一郎说天山一派也面临着危险,现在,白衣郎君到来了,天山一派的事情应该有了分晓。说到:“白公子,天山一派你已去过,可好吧?”

    白衣郎君摇摇头说到:“我们去晚了,贼人已经得手了。”

    “是什么人如此心狠手辣?”

    “是逍遥宫绿凤总管所为。”

    “真是个女魔头。”奉峰说着气恨的拍了一下桌子,桌子差些倒了。桌子上面的茶水溢出了好些,桌子面上淌着水。

    ”在自己到华前辈那里,他应该早到才是,可是我们到了一天时间了,就是不见他的影子,当时就在琢磨,是不是途中遇到什么事了,原来他是在你们这里呆了些日子。要不是无极老人一伙的伤势严重,急需医治,刻不容缓的情况下,我就会多等些日子,因此,我就急着出来了,也不知他到了没有。“

    奉峰说到:“白公子你就不要担心了,以逍遥一郎的身手定会安全的回去的。”

    “但愿我是杞人忧天吧。”

    岳海长出一口气,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的那种表情说到:“看这一连串的事情分析,看来武林将面临着一场浩劫,如不及时得到控制,那么,武林即可危机重重。如今,六门约的大师们死的死伤的伤,可以说六门约的势力名存实亡。在这样的情况里,当下,我们应该召集江湖正义人士来捍卫武林原本的道义,不然,武林必大乱。”

    奉峰夸赞岳海,思考问题越来越细心了,可以说头头是道,嗯,有进步。不过,要想做到将江湖中的正义人士聚集到一起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说到:“以什么名,什么理由呢?这个问题可是最为重要的,一点马虎不得。”

    白衣郎君说到:“当今武林,除了少林寺还有几个正义门派能主持此事,其余门派我看没戏。”

    奉峰说到:“我派可行?”

    白衣郎君说当然可以了,不过,我怕没有震慑威锋。

    岳海起身走着说到:“是啊,自师傅他老人家消失后,中山寨几乎群龙无首,更不要说震慑武林的威风了。现在需要我们做的就是怎样提高中山寨的影响力,这样,我们才可以继续立于江湖不败之地。”

    说起老寨主花向海,白衣郎君遗憾没有见上一面,说到:“至于花寨主失踪之事,我想听听详细的经过,奉总管,岳寨主,还请满足我这个请求。”

    奉峰岳海相互看了一眼,岳海让奉峰细说,因为,具体情况奉峰知道的多些。奉峰说到:“那是个阴雨天,师傅一个人独自外出了,要我们几个搭理好全寨,自此,音信全无。”

    “花寨主走时没有交代什么?”

    白衣郎君急切想知道。

    “没有。”

    身为江湖威风凛凛的花向海,在武林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八大高手之一,怎么就悄无声息的隐秘失踪了,这是白衣郎君永远都想不通的问题。如今武林恶人当道,要是找到八大高手岂不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只是可惜关于他们的线索少之又少几乎为零。就算从现在找起问题的迎线也是无头的苍蝇乱串。这该如何是好?白衣郎君对一无所知的线索可以说急破了脑袋。

    岳海说到:“白公子,我们现在还不能想这件事情,因为我们也没有好的一点证据与线索。其实,我们这几个月一直在搜寻有关师傅的相关消息,可惜一无所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