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得到一点线索,白衣郎君似乎绝望了,可是他的那种劲头是无人可比的,明知山有虎偏上虎山行。

    说到:“要是知道花寨主去了哪里,此事就有的解了。”

    岳海想了好久也没一点有用的线索只能摇头叹气。

    奉峰又把师傅离开的那一幕从新想了一遍,就在师傅交代完事情转身一瞬间说了一句话,由于雨点此刻下起,又有雷声的作响,因此那一句话无法听清楚,只是依稀记得两个字,此字是整句话的最后两个字,花楼。

    “要说地点我倒想起一个地名,就是,花楼。”

    花楼?

    白衣郎君几乎没有听过这样一个地方,存在的建筑物唤名花楼的。这下可把他难住了。听过烟雨楼,随风楼,翠香阁,就是没有听过一个唤作花楼的地方。这是哪里?要说此名应该是挺时髦的新词,既然时髦那就离不开京城长安。

    想此说到:“这么显眼的名字,说明离不开长安。”

    岳海思索一会说到:“希望如此。只要这个花楼能寻到,师傅的下落就会明朗了一半。既如此,想必白公子定是上长安了?”

    “不错,找寻毒圣,顺着一点线索来到了此地。长安离此一千多里,去长安也算是顺路。”

    “那我岳某人祝你一路顺风,早日听到你的好消息。”

    告辞了岳海奉峰直上长安城。

    长安依然繁华,行走了好些日子总算是顺利到达了。来到一家小酒店门口,早有店小二出门迎接说到:“客观,里面请,几位?”小二这么问,因为白衣郎君的后面跟着好几个人,男男女女有说有笑。白衣郎君说到:“就我一人。”

    “好嘞,里面请。”

    酒店里面人数不多,也有二十多人,看他们的装扮都是武林人士,各个桌面上摆满了刀枪兵器。这么多江湖人士齐聚长安,看来,京城一定有事。

    小二擦擦桌面说到:“客观,吃点什么?”

    白衣郎君不喜欢铺张浪费此要了一般的家常菜。小二很快的就报与店老板,店老板对客人点的这样的平常饭菜非常不满,于是过来呵斥一顿让其走人。见到白衣郎君后,原本那吃人的表情立刻三百六十度急转弯,笑脸相迎。

    这样的表现,白衣郎君大为不解,是什么原因让他如此这般喜怒无常?难不成他认识我?对,就是这理由,不然,他这样的表情我不能解析。不错,白衣郎君猜对了。照衣服看去应该是这家店老板。

    店老板嬉皮笑脸说到:“那阵风把爷吹到这来了,稀客稀客呀,义宝,赶快上茶,龙井。”

    小二发疯似的跑,害怕倒茶迟了爷不高兴了。

    白衣郎君对老板的表现很是懵懂说到:“老板,我们见过面吗?”

    老板依然笑嘻嘻的恭恭敬敬,就像大唐皇帝驾临一般。说到:“爷真是贵人多忘事啊。爷还记不记得那****与太子爷共散步之事?“见白衣郎君还是在想说:”就是一月前,你们从这走过的,正好让我看到了。”

    要说与那人散步确有此事,要说那人就是太子爷,自己倒是没有想到这一层。

    说到:“老板你误会了,我们只是萍水相逢,真的。”

    老板哪里相信,于是套近乎说到:“爷就不要推开与太子爷的那层关系了,放心,我不会告诉他人的。”

    白衣郎君再是澄清,店老板就是不相信。一会功夫,小二端着好些菜一一摆好后又倒好了酒。菜有五道,有油炸土豆丝,焖蒸王八,火喷鱿鱼,酸菜鲤鱼,还有一道素菜油泼辣子。

    店老板端起酒杯说到:“爷,咱们干一个。”

    白衣郎君无奈,只好端起酒杯说到:“恭敬不如从命,来,干一个。”

    “大哥,今天我们遇到的那个人好生奇怪,好像一百年没有洗澡了,黑乎乎的。”

    在一旁的桌子旁坐着有六个人,他们已经吃饱喝足了,声音就是从一个小伙子嘴里传出的。

    “你管那些干嘛,这个年头那样的人多的是。”

    “可是他一个劲的念叨着他是隐山居士,你们想想,他能是平常人吗?我可听师傅说起过此人。”

    听到隐山居士几个字,白衣郎君即刻走了过去问到:“请问,你们在什么地方看到此人的?”

    那六个人打量白衣郎君一番后,一个人说到:“就在这条街的东街头。”

    白衣郎君谢过那几人迅速的离开了。因为,这些日子苦苦寻找的隐山居士终于发现了踪迹。可是,他怎么会成那个模样呢?是不是这些人搞错了,不管是否,找到人再说。要是属实,看情况,隐山居士已经疯了。

    店老板见白衣郎君要离开,连声招呼都没打,看来此事对他相当重要。

    来到街的东头没有发现隐山居士的踪迹,东寻西找,终于,在一道墙的角落之处的地上看到了一个银铃铛,捡起来看去,发现与在逍遥宫独孤剑的棺材里面放的银铃铛一模一样,这是怎么回事?起先,我们认为隐山居士已经遇害,如今,再现银铃铛,那就说明隐山居士还没有遇害,而且安然无恙的活着,至于情况好与不好,只有找到人才有确切的答案。

    顺着街道一定不会有所发现,只能在巷子里面一个地一个地的仔细寻找。走到一个比较狭窄的巷子里,发现有血迹的痕迹,用手轻轻摸了一下在地上的血迹,然后在鼻子跟前一闻,根据血腥的气味判断血是新鲜的。随即,跟着血迹走了好长路,足有千米,因为是左拐右拐的路,要是按直线算,也就四五百米。

    渐渐的,有吵闹的声音传来。听声音有四五个人,各个语气凶恶的叫喊着:“我让你跑,一个不留神他还真想溜。起来,快走,不然,再打断你的一条腿。”

    这是怎么回事,隐山居士再是武功不及,也不可能让这么几个家伙呼来呵去的,难不成是自己弄错了对象?但是,这个银铃铛又是怎么回事,想到银铃铛,白衣郎君觉得,在此之人定是隐山居士,只是,已经让人折磨的不成样子了。想此,决断的走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