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山居士所说何尝不在理,或许是他不了解当时的情况吧,要是晓得情况他就不会如此了。(书^屋*小}说+网)说到:“当时在那种错综复杂的情况下,也只能如此的结局了。独孤飞雁突然的内力大增,绿凤所持乌金剑威力无比,更是无坚不摧,再加上他们八大高手狡猾成性,还有逍遥宫众多门徒的围攻,既是六门约一起出动也是无可奈何他们,总之,那日我们输在了他们人多势众上。所以,靠武力在目前,六门约是无法完成夺回乌金剑的目的的,只有找到有力的证据后,那时,我们就可以拿着证据相邀武林正义之师去讨伐逍遥宫。说句实话,当时,我们是用气势压制了他们,不然,他们要是咬死不退步,我想,那日的结局会很糟的。”

    这样的解释,隐山居士完全明白了,也是,在人家家里闹事,不说是找死,也说是胆太大了,真是不挑个时辰。不由的自己挺佩服他们的,有胆有识敢闯。说到:“说了半天,我算是彻底晓得了,说来说去,没有谁能证实那把乌金剑就是你们所见的那样子。就如独孤飞雁所说,这不是乌金剑,是她们所造之剑,这是一个多么直接而很有利的解说,嗯,佩服她,脑瓜倒很灵活。厉害。”

    白衣郎君听隐山居士这么说,似乎觉得他向着独孤飞雁说话,细想后,觉得也是,虽然不赞同这样的说法,但事实如此。想此,拿下自己的乌金剑给了隐山居士说到:“前辈,这就是乌金剑。”

    隐山居士嗯一声接过剑看了一看,觉得就是一把普普通通的剑,唯独不一样的就是此剑特别的黑,但有一股凌厉的预示,因此觉得此剑潜藏着一种说不出的正能量。说到:”好剑,真是一把绝世好剑,如若猜得不错,此剑遇山定能破碎,遇金定克金,如得此剑者定能颠倒乾坤。好剑,好剑啊。只可惜,此剑身附灵性,我只有摸的份了。对了,乌金剑不是已在你这了,还要夺什么乌金剑,难不成,乌金剑有两把?“

    白衣郎君点点头说到:“是的,起先,有一老头在山上砍柴,目睹了张生与野豹的格斗,最后,双方都命休了,临终前,我大哥交代老头将乌金剑送往武夷山,家里还有一把,一起带去。谁知,老头到大哥家时,已遭破坏,此,老头带了一把剑到了武夷山,这不,就是我这把乌金剑。”

    隐山居士听得迷糊说到:“张生怎么就成了你的大哥了,另外,你们怎么得知乌金剑在逍遥宫?”

    “不瞒前辈,我一直在寻找我的义父,路经张家村时,正巧他们那里盗匪出没,所以,把我误认为是强盗的探子。在张家村,张生是这个村子的守护神,此,他来到我的面前要我离开,我当然是不肯了,于是就动上手了。三十几招后,我们双方都没有占得上风。其实,我就没有打算和张生动手,一直在找机会说明我的原因,最终,张生相信了我的诉说,还让我到他家做客,因此,我们聊得投缘就结拜了异姓兄弟。在听说牛头山土匪猖獗,我不由的有个想法,就是去会会这个野豹。没想到,我的这一去,竟然使得大哥全家遭此横祸。每当想起此事,我都会有相当的悔意。仔细想想此事的前因后果,是我忽略了一个问题,就是土匪一直在密切的注视着我们的动静。原本打算请的无极老人前来帮忙,谁知,这是野豹早就想要的结果,由于我的离开给了野豹偷袭的机会。至于得知乌金剑在逍遥宫之事,说来简单。在我上武夷山之时,大哥早就给无己老人去了信并说明了此事,于是无己老人让青风过来帮忙,青风的到来显然已迟,那时可以说张生家已经家毁人亡了,只有在院落里面四处展望,看到铸铁铺好奇走了过去,无意中发现了藏在铸铁案子下面的一把乌金剑。当时,有两个喇嘛正好赶到,于是抢走了乌金剑,但是,在他们路经冷玉崖之时,遭到了逍遥宫八大高手的围追堵截,最终,命丧冷玉崖。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在杀害喇嘛的现场,就有你的追命锥遗留在此。“

    隐山居士彻底的明白了,这是独孤剑精心策划的阴谋,虽然,在事情的处理上,显得粗糙,明眼人一看就会心存疑虑的,但要是在一般人眼里,我真的是他们的替罪羔羊了。想此说到:”好个卑鄙无耻的家伙,有朝一日,总会让你们一次性偿还。幸的你们机智聪明,不然,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疑虑基本说是解开了,此事与隐山居士毫无瓜葛,接下来,就是了解隐山居士伤情的时候了。

    ”前辈,独孤剑废了你的武功,是用何手段?分筋错骨手,还是其他手段。“

    隐山居士叹口气说到:”这个独孤剑极其可恨,他直接断了我的两大经脉,要不然,我也不会如此。“

    这样的手法,白衣郎君无法医治,唯一能解决此类伤情的人就是毒圣了,可是毒圣杳无音信。这下,难住了他,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隐山居士明白白衣郎君的心思说到:”别急,事情总会得到解决的。“

    此事无法解决,只能告一段落,接下来,就是明日去探花楼一访,看看,和华盛武馆接头之人都是什么人。是江湖中人还是京城豪盛。

    咣咣咣,三声敲门声打断了白衣郎君的思绪。”爷,洗漱完毕了吗?该用饭菜了。“

    听是店小二,白衣郎君让他将饭菜摆好,自己帮隐山居士穿戴好就来到了餐桌旁。看着隐山居士用餐的样子,白衣郎君乐了。

    第二天,白衣郎君一人来到了探花楼。探花楼很大有三百平方多,而且有三层,层层经营各不相同。一层为酒阁,二层为交易,三层就是红灯区了。不过,一二三层,层层都离不开小姐的奉陪。

    白衣郎君不知道坐哪里最为适宜,只能东西瞅瞅,看有没有异常情况出现。结果,除了人来人往之外,还有小姐们的热情欢呼,什么都没有了。

    此刻,一个全身粉緑色衣服打扮的女子,向白衣郎君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