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王爷的离开,目的就是看看他们都留不留自己。要是留,那就说明他们并不想武斗选材,这样已来,自己登上英雄盟主的机率就高了。大家果然不让他离开,于是顺势而为的又坐到了椅子上说到:“既然大家这么抬爱,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朱一彪说到:“荣王爷,你可不能走啊,要是您走了,留下这么个摊子让我们怎么收拾。所以,我们这些人都离不开你的照顾呀。”

    荣王爷谦虚的说到“过奖过奖了。我一个不会武功的人,在此,就能搅了你们的正事。不过,你们不嫌我,那我就再待会吧。”

    柳一刀算是看透了荣王爷的目的,就是荣登英雄盟主之位。现在,支持自己的人只有自己的手下别无他人了,看来自己的目的无法达到了,就算是大势已去,如果再是坚持,恐惹众怒,还是迎合他们。说到:”荣王爷,刚才之言请不要记挂心间,我也是无心之过,只是为了防御六门约的人,才出言不逊,还望你老见谅。“

    听刘一刀改变了态度,荣王爷笑脸说到:”今日邀你们来此,就是为了相商,所以,你们有什么意见尽管提出便是,本王一定采纳。“

    这番话,足以让人呈服,因此,刘一刀再也没有说什么。朱一彪说到:”既然大家无异议,那我们是不是举行登拜仪式。“众人交头接耳议论一时,都说赞同。就在他们开始行礼时,一声慢,让大家止住了行动。随着声音的喊出,从外面走进了几个人,众人仔细一瞧都不认识说你们是谁。来人没有理会大家,而是径直的走到荣王爷身边说到你给他们解释一下。荣王爷其实早就认识来人,于是嬉皮笑脸的对来人十分恭敬,然后对大家说到:”他们是逍遥宫的使者,也是我们大家的朋友,请大家不必惊异。红芊使者,你来讲几句。“

    红芊一伙有六人各个红衣装扮。

    红芊说到:“各位江湖朋友你们好,想必逍遥宫你们也是有所耳闻的,我就不再多啰嗦了,为了让大家心服口服,我觉得还是以武识英雄比较妥当。荣王爷,你意下如何?”

    红芊之说,可以说是传达圣旨,荣王爷哪敢说不,即使是自己不想要的结果。此,不敢怠慢,说到:“一切听从使者安排就是。”

    他虽贵为王爷,但他已经被逍遥宫的人治的服服贴贴,稍不留心,就会惨遭杀身,所以言听计从。

    这样的建议柳一刀万分得意,心想,只要比武,试问,谁是我的对手,那时,这英雄盟主之位岂不垂手可得,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如愿以偿的表情来。

    说干就干,大家都是擦拳磨掌好个架势真是盛气凌人。

    柳一刀说到:“万事俱备可惜只欠东风了,试问,我们在哪里比试。”

    红芊说到:“这个问题不是大家所担心的,不瞒各位,我们已经建起了擂台,等着大家呢。”

    于是近千人一哄而散,真是没想到,这座探花楼能容纳这么多人。

    白衣郎君原本在此等待接头之人,这下好了,什么线索都没有了,左右看看,一个值得怀疑的对象都没有,只好随着大家来到了比武擂台面前。

    擂台很高足有十几米,看那木制台阶也是一马平川一式下滑,根本没有阶梯可言而且很窄。

    台上两边挂了条幅,左边,广交天下英豪成一派,右边,结识武林高手遍天下。横批,英雄盟主。

    好气派,白衣郎君不由得给些小赞。

    擂台之上的人红衣打扮有数人,各个手持利剑都很威严。红芊说到:“我先宣读一下比武规则。凡比武者伤残自负,无意致死者自负。掉下擂台为输者。比武开始。”

    简单的比武规则,实着残忍。不过在擂台比武难免被伤害,这就看平日里练的功底如何了。

    白衣郎君想上擂台,又担心被人认出,决定还是隐蔽起了,否则,坏了大事可就得不偿失了。因此,那份正义感只好压制在了心头。

    千人围在擂台之下都是争先恐后的上擂台,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武功天下第一,可是谁知强大的武林世界竟然是卧虎藏龙之地,强中自有强中手,因此一个个都是上的擂台显的那么的无用,真是花拳秀腿,所以,一个不小心就被对方打中掉下了擂台。原本就是体力不支,再加上,从那么高的擂台上摔下,死的死伤的伤,一时哀嚎声震天。

    经过了胜者为王的筛选,最终擂台上留下来三个人,就是柳一刀,朱一彪还有廖辉腾。

    红芊宣布说到:“经过激烈的比试,第一轮结束,紧接着,我们实施第二轮的比试。比武规则不变,能者上。根据条例,抽签而定,我宣布,比武开始,首先,有虎拳帮廖辉腾对阵粤西长枪门朱一彪,胜者将迎战江西大刀门柳一刀。”

    朱一彪的长枪如影随形,速度极快切变化多端,令廖辉腾防不胜防。

    虎拳再是厉害,也是鞭长莫及,根本不能接近朱一彪,他吃亏就在于他手中没有兵器可使,此,四十多招后就不抵朱一彪,然,一个不小心,被长枪对准腹部而来,为了躲避,只能转身,但枪头还是挑住了腰带让其甩下了擂台大败。

    朱一彪接下来的对手就是柳一刀,可是现在,自己的体力明显不支,怎么能再应付柳一刀,接着战,必输无疑。

    说到:“荣王爷,我要求暂缓比武。”

    荣王爷问其什么原因后当然理解其中的含义,但没有开口说话,而是将视线转移到了红芊身上。红芊看了荣王爷一眼,示意休整半个时辰。有了指示,荣王爷就敢下命令了点头允许休整半个时辰。

    白衣郎君离擂台足有百米,这样,就能如实的了解擂台之上的一切情况了。对于柳一刀,白衣郎君晓得他的情况。至于朱一彪和廖辉腾刚才的比试,白衣郎君看出,他们的招式虽然快捷但太过简单,因此分析,朱一彪并非是柳一刀的对手。虽然朱一彪在兵器上略占优势,但他的枪法太过粗略,虽然速度无可挑剔,但还是存在着一定的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