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毒圣,隐山居士问到:”毒圣是谁?“

    隐山居士的问话,白衣郎君才结束了自己的自语奥一声回答说:”是个医术超群,能愈百病,而且能解百毒的神医,我们都称之扁鹊在世。“

    ”这么厉害?我怎么从未听闻过。“

    ”是这几个月才发现此人的,她以行走江湖无偿赠药,而且治愈了上百例疑难杂症,堪称扁鹊在世。你要是在大街小巷问之此人,我可以负责人的告诉你,人人皆知。“白衣郎君越说越兴奋,几乎忘记了自己在寻找毒圣。

    隐山居士见白衣郎君的态度如此的愉悦,说明此人名不虚传,因此也为他高兴。

    提起毒圣,依稀想到了花向海。花向海的失踪,虽然奉峰所说是个什么花楼,但是而今,在自己面前出现个探花楼,你说巧不巧,越想越觉得,花楼前面的那个字,是不是应该就是探字,要是这样推理,觉得此事就与探花楼有关联,想此说到:”前辈,我又想到了一个棘手的问题。“

    隐山居士奥一声说道:”是什么事情?“

    ”关于中山寨原寨主花向海的,他的失踪我觉得好像与探花楼有关。“

    ”我不太明白,请你说清楚一些。“

    于是白衣郎君将经过详细的说了一遍,说到:”这几天,我怎么就把这事给忘了。“

    ”要是你觉得,这个探花楼就是奉峰所说的花楼,那么,你想怎么查?但现在,红芊的人都在探花楼,可以说是虎狼之地,你如何能进的。“

    对于这个问题,白衣郎君想到了在探花楼里面结识的诗诗姑娘,有了她的帮忙,或许事情就会进展的挺顺利。说到:“我也没有把握,但此事迫在眉睫,急需要解开。既然来到了探花楼,就得调查一番,既是危险重重我都的一试,否则,我心不甘。再说,空手而归,我可不愿意。前辈,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隐山居士觉得白衣郎君的分析有些道理,不说对与不对,事情就是这样解决的,或许真有所发现。因此大力支持白衣郎君,希望他此次之行大有收获。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是黑乎乎的,完全没有亮起,白衣郎君已经到了探花楼。探花楼连夜开门,里面的吵闹声全然不在,说明在里面住的那般江湖帮派之人已经撤离了,今日,已经是第四天了,再住着每天就得一两银子的消耗,所以,估计里面可能是空了。

    当然,此楼以红灯挂钩,自然少不了客人的入住,不过,这些人也只是少数而已。

    怎么样才能找到那个诗诗,白衣郎君想了好多理由都不成熟,只好在探花楼面前打转转。

    此时,一班打扫卫生的人开始在楼内叽叽喳喳的。你说把这个带上,他说不要的,房间里面有。

    天很快就大亮了,看来卫生也打扫干净了,该是进去的时辰了。想此,白衣郎君径直走了进去。

    早有老鸨妈迎上前来,手里甩着红色的纱绸吆喝一声说到:“客官,这么早。找熟人还是初次啊?要是初次,我给你介绍几个,包你满意。”

    白衣郎君对老鸨妈的热情态度很不适应,为了大局只能应付说到:“我来找诗诗。”

    老鸨妈转身叫到:“诗诗,有客人找你。”

    诗诗不知是何人找自己,想了好久就是没有记忆,只好走出了房间。她的房间在三楼中央,出门走几步靠着木制红色的围栏,就能见到一楼进来的人了。她打了一个瞌睡样子看着老鸨妈说到:“是什么人?人呢。”

    老鸨妈指着白衣郎君说到:“就是他。”

    诗诗定睛一瞧原来是白衣郎君高兴的快步跑了下来就要拥抱,白衣郎君忙举手示意请慢,不要激动。

    诗诗慢下脚步满面春风的说到:“白公子还记得我。”

    自上次白衣郎君不辞而别后,心里就对白衣郎君有了好感,希望能再次的相见。果然,今日相见了。初次相见就被白衣郎君那潇洒英俊的外表和言行举止所迷惑,上次匆忙没有向白公子表白,觉的遗憾,今日一见必须说明白。虽然自己是风尘女子,但对感情却是一本正经绝不食言。

    白衣郎君对诗诗的热情表示感谢,但对她这份过度热情显得尴尬,想来她是理解错了自己来此的意思了,要是知道了结果,自己不敢想象她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表情。

    想此说到:“诗诗,我们不妨借一步说话。”

    诗诗当然理解其中的意义,于是带白衣郎君上了三楼自己的房间。

    房间不大也有二十多平方,除了床以外,还有房间中央摆着的桌子。房间打扫的干干净净,没有一丝瓜子纸宵留于地上,反而地板擦的贼亮贼亮的,足以能把白衣郎君的外貌留于此地。

    诗诗请白衣郎君入座,然后倒好了茶水递给了白衣郎君说到:“白大哥,怎么想起我来了,真是稀客呀。”

    白衣郎君接过茶碗谢过诗诗说到:“今日找你必是有事,还请诗诗姑娘解答一二,我万分感谢。”

    其实在诗诗下楼后见到白衣郎君的那份态度,便知他定是有事而来,而不是为了自己前来,不管怎么说,两者关系都与自己有关,于是热情的相迎。

    “白大哥有什么问题就请说吧,诗诗定会把知道的一一告知。”

    “既如此,我就开门见山了。诗诗姑娘,你还记不记得,在二月份或是三月份,有一个身材魁梧的人来过这?他叫花向海,五十多岁,四方脸。”

    诗诗对此人叫什么倒是不知,要是说相貌倒是有点印象,因为,那日,就是自己陪着他的。

    想此说到:“要按相貌来说,应该是此人。在二月底的一天,他来到此处,要个人陪他喝酒,事后给了我五十两白银呢,出手真阔气。”

    “他有没有说什么重要的事,比如比武一类的。”

    诗诗细细回忆一遍后说到:“有的。记得当时他已经酒大了,听他说要与人比武,但是我没有听清楚是什么人,真的不好意思啊。”

    要是这样的情况分析,一定是与独孤剑相约比武,没想到中了早已设好的圈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