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分析情况

    有了这样的信息,足以证明,花向海也被独孤剑擒获了。但是,白衣郎君似乎不太确定,因为,花向海毕竟是武林八大高手之一。不过,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再是厉害角色也躲不过暗害。想此说到:“多谢诗诗姑娘,你提供的信息太重要了。对了,他说要去哪里。”

    诗诗想了好一阵就是没有想起这个问题的一丝线索,于是只能摇摇头爱莫能助了。

    看来,诗诗姑娘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了,对于比武之事,奉峰也是这么说的,如今,探花楼已经找到,可是,线索还是少之又少,唯一的希望算是彻底破灭了,因此,感到心中灰蒙蒙的。

    见白衣郎君的表情,说明此事对于他相当重要,可是自己就知道这么多了。

    当下就是最能表现的时候了,所以决不能让白大哥在心里记不住我,要让他在心里永远记着我。因此,诗诗仔仔细细回味着那日的经过,脑海里面闪出一句话,这句话是花向海喝醉时,就在他失去知觉时说的。想此说到:“我想起了一句话,不知对白公子可否重要?”

    只要是关于花向海的一丝消息,白衣郎君都不愿意丢失。迫不及待的说请讲。

    “记得那日,花向海喝酒不是多,只是喝了不到小半瓶。因为,平时我陪客人饮酒时,一瓶要倒十杯。我清楚的记得,他只喝了两杯,就开始发晕了,嘴里一直念叨着淮西四子。待他入睡后我就离开了,第二天天刚亮去看他,结果,人早已不见了。我记得就是这些,不知这些情况对白公子来说,重不重要。”

    诗诗的细说的确很重要,最为重要的,就是提到了淮西四子。有了这一点,白衣郎君觉得,花向海的失踪不是那么的单纯了,说明此事追究起来很是复杂化。

    说到:“诗诗姑娘,你的这条信息相当重要,对我而言真是雪中送炭,谢谢你诗诗姑娘。”

    “只要为白大哥做点事,我就乐意。来,咱们干一杯。”

    白衣郎君随着诗诗饮了一碗茶,放下茶碗说到:“诗诗姑娘,真的谢谢你,要不是你,我还不知道这么狠的消息,谢谢。”

    白衣郎君一声接一声的感谢,让诗诗觉的不好意思,觉的他太生分了。要是这样,自己与他这段缘份可能到此就结束了。

    是呀,自己身在此处,怎能不让人嫌。其实自己只不过是卖艺不卖身之人,即使身在此地也是干净之身,想此,她要把话说清楚以免白大哥误会。

    对诗诗的表现,白衣郎君怎能不知,想着还是将事情说清楚,以免她误会,说到。

    刚开口,诗诗也是开口了,白衣郎君只好让诗诗姑娘先说。

    “女生优先。诗诗姑娘请。”

    诗诗开门见山说到:“我在探花楼只是一个艺女而不是妓女。在我十岁时,父母双亡,是我叔父将我送至于此,当时是为了糊口让我更好的活下去,当时叔父也是被逼无奈。很快,几年的光阴就这样过去了,虽然讨厌这里的生活,但是,我一个弱女子又能怎的,只有在这里苦苦熬着,别无他法。或许,这就是我的命吧,我认了。“停顿一下语气变的有力”好了,我的事情就是这些,白公子,你说说吧。”

    白衣郎君听后诗诗的身世表示同情,可是自己又能怎么样,只能安慰一番要她想开些,相信,日后会更好。说到:”诗诗,我对你的情况表示同情,所以我鼓励你不要灰心,要好好地活下去。相信有一日,你会遇到真心对你好的那个人。“

    诗诗似乎明白了白衣郎君的话了,只好微微的点点头说到:”希望如此吧。说实话,我在此处,又有谁能真心待我。“说着稍微停顿一下,显得心中难受,平静一下又说”不过,一个人也是可以过日子的。不是吗?“

    白衣郎君一时不知该怎么说,诗诗姑娘才会不那么忧愁,但是自己在心里试了好几种语气都不合适,只有哑口无言,不知如何面对这位痴情与自己的好姑娘。说自己已经有了心上人,还是直接拒绝与她。不论说哪一种,都显得那么的对诗诗而言,都是相当残忍的一面。久久注视着诗诗的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白衣郎君意识到还是果断点好,要不然欠下情债可是最麻烦的事情。

    想此说到:”诗诗姑娘,不瞒你说,我已经有了心上人。“

    其实诗诗早在细细的观察着白衣郎君,从某种角度来分析,他的确,心中是放着一个人,可是自己不愿意去相信,现在由他亲自说出,诗诗有些失望,但是,更加喜欢面前这位帅哥了。因为,他很坦诚。说到:”那我,就祝福白大哥了。“

    白衣郎君谢过诗诗说到:”今日聊得真高兴,希望有下次,我们好好地聊,好了,诗诗姑娘,我这就告辞。“

    诗诗自然是一万个不愿意白衣郎君离开,但是,哪有不散的宴席。

    白衣郎君回到客栈,将情况说了一遍,隐山居士分析说到:”就情况而言,看来花向海失踪一事绝非独孤剑所为,因为,这消息中提到了最为关键的参与人物,淮西四子。“

    白衣郎君也在细思量,淮西四子在这件事中扮演着一个什么样的角色?他无法得知,只有找到这几个人,就会真相大白于天下。

    隐山居士对淮西四子多少也有些了解,只是得知这几个家伙不是善茬,总之为人处世太过差劲。至于武功方面,隐山居士一无所知。说到:”白公子,你对这个淮西四子可有了解?“

    不提这几个家伙,还不那么生气,只要提起,就会深恶痛绝。因此,不由的想起他们对公孙雯群追不舍的那事,要是让自己遇到,定不会轻易饶过他们。白衣郎君说到:”这几个无恶不作的畜生,我是太了解了,他们什么事都会做得出来。前不久,他们想在我的饭菜里下毒,可惜,阴差阳错的将他们其中一个给毒死了。至于武功也算是上流的。“

    有了白衣郎君的解说,隐山居士隐约觉得,花向海的失踪,定是与这些家伙有着莫大的关联。说到:”既然他们是你的手下败将,以后找寻他们就不是难事了。对了,我细看了那封信件,内容说,六门约的人已经遭遇不测了,这是怎么回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