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金灿灿的光线,随着箱子盖子的打开放射了出来,直映着自己的目光。只见快要满了箱子的金银财宝,白衣郎君傻了眼,不过,大开了眼界。自懂事到现在,还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财,一时眼花缭乱。

    那日,鹿会空拉着的箱子就是这几个,难道除了这些,就没有其别的了吗?不会这么简单吧。但是,眼前就是这些东西,再也没有什么的,因此不能再说明什么。白衣郎君想着,是不是,自从见到这些箱子后,自己产生了不该有的思绪和怀疑?

    此时,门外的守卫都回来了,伊伊哇哇的说什么的都有。在白衣郎君进来时,门没有关齐,就是一扇门前,一扇门后,层次不齐,这点坏消息让守卫发现了,觉得可疑,想了好一会,还是报告总管吧。

    由于他们没有一个人能有资格进入此房,一经发现格杀勿论,不管你的理由是什么。

    一会功夫,总管急匆匆走了过来细细查看着情况,发现门缝下面的地上掉了一根细丝,总管轻推门扇捡起细丝看后,脸色瞬间变了,变了那么的神经兮兮很冷酷,接着用力推开了门,让人把火把给与自己让他们退后。仔细寻找仓库里面每一处,查看后,没有发现屋内有异常于是放松了警惕。

    白衣郎君静听着外面的情况,于是躲了起来,幸亏没有翻动其别的东西,否则定会漏出蛛丝马迹。刚才的进入实在是太大意了,不然,怎会这样。

    总管是一个长脸八字胡的家伙,面相有五十左右,他来到宝箱跟前,查看了一番没有发现什么这才放心的走了出去。在外面他说到,加紧巡逻,不可粗心大意,出了事,咱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对了,刚才是什么情况?一卒说到不知是那来的石灰瓦掉在地上了。

    你们那边呢?

    也没什么,或许,是谁在恶作剧。

    总管开始有所怀疑,但是,自己也查看了仓库,确实没有少一物。至于门的前后不齐和门内夹着的细丝掉落的问题,总管可解释为,昨夜刮起过大风,可能是风引起的。想此说到,今夜你们再辛苦一日,待明日交了这些货,你们就轻松了。话落走了。

    白衣郎君不知,明日要交的货,是什么货?难道是这些黄金和珠宝?不会,胃口再大,也不可能吞下这么多金银财宝的,那么,是什么?决定仔细的找找。这个时候,才开始乱翻东西了。仓库就是大,好在是什么样的货就在一起堆着,一看便知。找了十几个货堆,没有发现什么值得自己怀疑的东西。除了各类兵器还是各种兵器。围绕着兵器所分析,怎么也找不出理由,那么,明日交货,到底交的是什么货?要想得到答案,就得明日尾随他们查个水落石出。但目前,自己得离开,不能留于此地。

    故技重施定是不行,那么,怎么走。一是等待时机,二是杀出去,要是杀出去,计划就会失败,剩下的计划那只有等,等到他们瞌睡时,或许就能安然无恙的离开了。不过要这个机会来时,可是相当漫长的,因为,要到子时过了。但目前,必须的这么做,否则就会功亏一篑。

    想来时间还早,白衣郎君感觉困了于是睡着了。待他醒来月色已无,来到门口,透过门缝看到,守卫各个摇摇晃晃像是在睡得很香的祥子。白衣郎君轻轻的拉开门,蹑手蹑脚出了门,然后把门关上准备离去,此时,一个靠在门边上的家伙倒了过来,白衣郎君立刻扶住了他,轻轻的将此人立稳。幸好此人瞌睡死,不然,定会让人家发现。小心翼翼的就这样离开了荣王爷府,来到了酒店。

    这个时候的隐山居士睡得呼呼大觉,白衣郎君刚要叫醒他,与他分享得来的消息,并告知自己的计划,谁知隐山居士睡得是实在是太香了,因此没有打搅,带着好消息只好肚子开心的睡了。

    咣,,,敲门声吵醒了他们,说是顺水的,原来是店小二。白衣郎君在迷迷糊糊中让他进来,放下水后离去了。

    隐山居士起床后,洗漱完毕后见白衣郎君半睡半醒说到:“昨日回的好晚呀,看来得到的消息一定不少。”

    白衣郎君起床后坐在床上,将昨晚看到的一切道了出来。说到:“我觉得,他们存在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我要去查个一清二楚。”

    “听你之言,他们的所做很是让人怀疑,好的,我支持你。”

    隐山居士虽没有亲临现场,但有了白衣郎君的叙述,事情基本明了,所以大力支持。不管结果咋样,心中那份好奇就会得到安抚。

    第二日,白衣郎君早早装备了打扮,目的就是不让红芊的人发现自己。

    来到荣王爷府一个隐蔽之地隐藏了起来,想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摸个清清楚楚。过了一段时间,里面的人相继抬着箱子放上了马车,看他们抬着箱子行走吃力的架势,可分析,箱子里面的东西定是不少,满满的。随着马车来到京城外十几里的地方停下了,接着一人打起了口哨。口哨响了三声后停止了,像是在等待对方的信号。果然,有哨声响了三下后,人出现了,足有十人,看他们打扮像是官兵。

    此处正处于山下,面前显得乱糟糟的,杂草丛生,草的个头挺高,足有四尺。马车就停与此处,等待来人的检验。走在最前面的那人指头一指,那些人急匆匆的跑到马车里面去验货。一会功夫,那些人下了马车,算是验货完毕。一个人走到领头跟前说到:“马将军,一切完好。”马将军挥手示意让他下去然后来到总管面前说到:“货我收下了,代我问候荣王爷好。”总管抱手见礼说到一定一定。领头示意叫人,将物品运走。那人打起口哨,随即,一队官兵前来,三七二十一的将箱子搬走了,顺着山下小路不见了踪影。

    领头问没有碍事的吧,总管说一切完美。他们相互告辞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远处的一切事物,白衣郎君算是清楚明白了。但,另他想不通的是,武林帮派与官兵勾结这是什么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