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派与官兵的结合,形式是十分恶劣的,不是有企图绝不会有此举动,那么,是什么目的?看来,还的深入一步看个究竟。

    顺着走过的痕迹一路相随,大约走了二里山路后听到了欢呼的声音。走近一瞧,他们都在一处平台地上站立着。面前是一个山洞,也许是他们的就宿之地,看他们举动,好像在期待拿什么东西。果然,那群官兵从马车里面抬了一样铁制品出来,各个躬着腰,想来很沉。

    这样的东西是什么,白衣郎君一无所知,为了得到答案,只好静静的期待结果。

    几人抬着铁制的圆东西摆到了地上,有两米长,铁桶粗二十多厘米,接着又抬来一个七八十公分高的架子垫到了圆东西下面,形成一个射望的家伙。

    白衣郎君依然不解,心里好着急,于是故计重施将一个放哨的小兵控制后扒了衣服混进了军队。到了装备跟前,见那些人就是前去接收物资的那伙人,说到:“这东西很好啊,就是不知道怎么使用。”

    安装的一兵说到不难,只要从后面点燃这根导火索就好。你用过?对呀,前些日子就运来了一架,我们试过,挺好。他是什么东西,这是干什么用的?说起这东西,挺神奇的。白衣郎君奥一声说怎么个神奇,不妨说来听听。

    那人突然对白衣郎君的问题敏感起来,抬起头来看了好一会说,你是那部分的,我怎么没有见过你,好面生。白衣郎君笑笑说,我昨天才来的,今天第一天出勤,你当然不熟悉了。

    话虽然说出口,就连自己都骗不过去,怎能应付得了人家,不由的手中紧捏一把汗。要是露相,只能逃之夭夭。幸好这人生性不是多疑,因此,那人点点头默认了。

    这东西是一种兵器,它名火炮,用来打战用的。

    白衣郎君明白了这东西的用途,但是有些疑问,如果是军用东西,应该有朝廷统一装备,可是他们的途径似乎很不正当,偷偷摸摸的。这是什么原因?难不成这是非卖品?要是如此的话,那么,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一系列的疑问,使得白衣郎君丈二和尚摸不到头。

    “新来的,在想什么呢?神神秘秘的。”

    “没想什么,只是觉得这样的东西用在战场上那可就是如虎添翼,战无不胜了,但是,当下社会欣欣向荣,繁荣昌盛,人民生活安居乐意,我实在是想不通你们配置这东西的理由,因此,我觉得用这样的东西是不是太过了。”

    “不过不过,”那人摇摇手又说:“如今的军队都有这玩意,少了这东西,就不是军队了,单靠刀枪是不行的。”

    也是,军队靠的就是这些厉害玩意,要是一个军队缺乏新型武器的装备,那就是落伍了,迟早会被淘汰。说到:“这个家伙,你们一共几台?”

    那人痛快的答到”只有两台。据我所知,这样的武器,只有我们军队有,其他军队,没有。”稍停,声音低下“我听说,这个家伙来自波斯制造,很远的。“

    ”那,是什么人提供的?“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给你们送货的那些人你总该知道吧?“

    ”知道知道,这是他们无偿提供给我们的,还传授一项技术来的,不然,我怎么会操作它呢。“

    问来问去,只是说了简单的关系,再什么有用的信息也没有了,问他就等于白磨嘴皮子。看了这人,他的服饰跟其别的人有些不一样,看来是个头,幸亏是他,才能告诉自己这么多,要是他人,可想而知,定是一无所获。想此,要想知道更多,就得抓住这里的最高指挥官,否则徒劳。又一想,再问,或许也是这样的情况,只不过说词不同而意思相近。于是决定先撤,觉得此事并非是当务之急解决的,待有时间一定来此转转。

    来到酒店,隐山居士问情况如何,白衣郎君将事情的详细经过说了一遍。

    隐山居士细细思量一番说到:“单从一方面分析,他们这样的关系,看来就是一个是商,一个是货主,别无它意。但从军队私自配置装备,这样的情况可就严重了,可是,现在是开元之治,社会并不是时局动荡时期,他们私自购买武器,难道是扩充自己的势力?”

    这样的问题他两无法说的清,既然说不清,那就不去说了。白衣郎君看了隐山居士一眼,无奈的提起茶壶给隐山居士倒满了茶水说到:“此事先搁置一下,待找到毒圣前辈后,我们再抽空好好地撸上一把,或许那时,事情就会好解决的多了,该露头的主也该出来了。”

    隐山居士同意的说到:“好的,只不过毒圣的踪迹不明,一时难以找寻到下落。白公子,下一步打算上哪?”

    白衣郎君也是茫然,再难也得寻到毒圣,不然,江湖的天真的要塌了。说到:“毒圣名声在外,江湖人士皆知,我相信,会有消息的。”

    这天,是个好天气,大太阳照在头顶,又有微的轻抚,心情显得格外开朗。公孙雯和鹿慧蹲在一块石头上有说有笑,谈笑风生。鹿慧再是怎么逗公孙雯,公孙雯都不会开心的,一直闷闷不乐。白衣郎君离去快十天了,每日不见他就是度日如年。其实,鹿慧的心情也不好受,她也在牵挂着一个人,那就是逍遥一郎,只是自己喜欢的,总喜欢把事情掩盖起来,不善于表露在面部,而公孙雯就不一样了,有了忧愁,有了喜悦,她都不会隐藏,所以,总是把事情挂在表情上。

    最后,鹿慧说到:“雯姐,要不我们去寻白大哥你看可好?”

    听到这个问题,公孙雯自然是一万个愿意,可是,白衣郎君临走时让自己在此处安安稳稳的等他回来,要是自己走了,他再回来,岂不是又得多等些时日。想此说到:“主意不错,我怕我们前脚走,白大哥后脚就到来了。”鹿慧不相信说到:“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公孙雯叹口气说到“世间之事就是这么奇妙。”

    小翠在这里也住烦了,有了早意回家的念头,所以向着鹿慧说到:“公孙小姐不必担心,我们走我们的,走时留一封信就好,这样,什么事情都解决了,岂不两全其美。”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