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翠的建议,的确让公孙雯动心了,不错,的确是个好主意。

    鹿慧见公孙雯还在思绪,说到:“雯姐,听我的准没错。我们明日就启程,顺着来的路返回,这样,白公子要是来了,我们就会在路上遇到他,你说好不好?反正,我觉得这样做,两不耽误。”

    公孙雯还是犹豫不决,但是,真如鹿慧所言,在半路上遇到了岂不更好,与其在此呆着思念,不如一路寻找,或许就能遇到。想此说到:“好吧,我们明日启程。”

    ”你们明日启程去何处呀?”华玲玉说着话已经到了她们的跟前了。

    大家有礼的见过华玲玉后,鹿慧说到:“前辈,我们打算明日离开,正在商议呢。”

    华玲玉点点头说到:“我听你们已经决议了,也好,年轻人在外面多走走是好事,我知道了。”

    公孙雯说到:“前辈,要是我们走了,白大哥来了,麻烦你转告他,我已经回长圣教了。”

    华玲玉嗯一声说到:“一定。你们一路小心些,如今江湖暗藏杀机,可谓凶险,你们又是女儿家,更需要警惕了。”

    鹿慧嬉皮笑脸说到:“没事的,我们一定平平安安到家的,多谢前辈关心。”

    第二天告别了华玲玉,向宏达镖局出发了。一路经过滁州安然无恙,几天的功夫就到了潞州,这里的路程离宏达镖局不远了,再走一天的路程就到了目的地。

    小翠说到:“小姐,我好累,找家客栈歇息一下吧。”鹿慧说到:“就你事情多。”

    在酒店里面,人算是均匀,所以,每个人都有座位。要了一些素食,美美的品尝着其中的味道。

    切空从少林寺一路狂奔,躲开了追赶的和尚。到了潞州,饿得实在是够呛就进了一家酒店。

    雨露看着切空疯疯癫癫的走了进来,然后坐到了一张一个人吃饭的桌子旁,那人见势害怕的换了另一张桌子。

    店小二早意见到切空的行为,一直注视着,一个和尚跑酒店作甚?有些不明白。看到切空坐下了便过来打招呼,客官,吃点什么?切空肚子饿,不耐烦的说到,一碗白皮面,一斤牛肉,再加一斤羊肉,再来一瓶美酒就好,速度快点,饿的受不了了。好嘞,店小二像风一样跑了,但对切空这些所点食物倍感疑惑,但是,酒店的规矩就是满足客人的一切需求,所以,疑惑归疑惑,让客人满足就好,管他和尚还是尼姑。

    很快的,白皮面不到一刻钟就好了,切空迫不及待的端起碗三口两咽的就把一碗白皮面呼啦了。这个时候,羊肉牛肉统统上齐,就连美酒也是倒好了,看着一应俱全的桌面,切空大吃大喝起来,嘴里还念叨,嗯,够劲。

    雨露指着切空说到:“小姐,你看那和尚,真是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小翠冷笑一声说到:“那到未必,我看就是一个被少林寺赶出来的无德和尚。”

    公孙雯细细查看了一番,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说到:“看他那样,定是饿的几天没有进食了,另着,我们看不惯又能如何?毕竟人家是人家,我们是我们。”鹿慧支持公孙雯的说法说到:“精辟。”

    这个时候,进来一个六十左右的老头,看他样貌定是土财主一类的人物,走路精干,手提鸟笼。早有店小二跑上前去相迎,请到了早意留下来的座位旁坐了下来,点了菜要了早就准备好的药膳津津乐道如意的品尝着。

    老板走了过来抱拳有礼说到,恭喜恭喜,杨员外喜添小妾。杨员外说到,同喜同喜。对了,你什么时候添房啊,你的身体可比我结实多了。呵呵,我不再添了,妻妾成群的不好,整天处理不完家务事,烦人。呵呵,你要向我学习,我今年已经五十八了,一天到晚还是玩不够,这不,将刘老头家的桂娘搞了过来,那小模样真是稀奇,呵呵,真好,十四的丫头就是水灵。杨员外就是神通广大,想要谁家的就能心想事成,佩服佩服。哎,话不能这么说,我可没有逼迫他们,是刘老头主动将女儿送过来的,说是租子交不上了,就以桂娘抵债了。起先,我不怎么同意,等见了桂娘我忍不住就答应了。算起来,我还吃亏呢。

    店老板不明白,得了这么大一便宜还喊冤,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奥一声说到,此话怎讲?两年的地租没了,还要给他们粮食,你说亏不亏。哈哈哈,看来是亏了。

    听到此事,切空不由得心生怒气,拳头不由自主的紧握了起来。刚要起身准备好好收拾了这老家伙,瞬间看到酒店里面的人胜是多,觉的此时动手有些唐突,还是跟着他瞅准机会给他点颜色瞧瞧。

    酒足饭饱之时,脑袋里面瞬间闪出与娘子的哪一幕美好的画景。

    在惠州,他和娘子妤儿快快乐乐的生活着,那种滋味真可谓幸福美满。可惜好景不长,匆匆岁月就这么简单而又残忍的过去了。

    自己每日照常的,清晨起床第一件事就是上山打柴,柴用来烤烧饼,另外,还有自己种的菜一起卖。每天都能将所有的东西全部卖完,因此,小两口的日子过得和和美美红红火火。

    他们家离城市有些远,切空推着木制车高高兴兴的走向集市。

    清晨,鸟儿叽叽喳喳,飞悬的鹦鹉在学切空推着木制车高兴的喊声。路旁野草丛生,野花争艳。蝴蝶一队一队自由的飞过,小蜜蜂嗡嗡而来霸占它们所属的地界,时而飞起时而久趴不动。

    切空和妤儿欣赏着美好的风景笑口常开。不经意,集市到了。

    摆好了摊位,生意自然是兴隆。菜,烧饼,馍馍,很快就被一抢而空。

    这样的局面,只能说明自己的烧饼味道特好,馍馍味道十足,客人无可挑剔,再加两年的招牌,新老顾客人缘不绝。有了这样的势头,切空和妤儿商议,年底开家烧饼店,这样,就可以遮风挡雨了,再不淋雨,再不受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