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语非常伤心,她不知道自己去往何处,要是再遇到这样的事该怎么办?但是,自己又不能在惠州呆下去,只好咬咬牙决定离开这个鬼地方。想此说到:“多谢大哥相救,今日救命之恩无法得以报答,要是来日有机会,小女子定会涌泉相报。”说着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看着离去的习语,淮吴和妤儿心中好是难受,不过,这样是她最好的选择了。此事就这样结束了,但是,因此给自己埋下了祸根。

    鲁家戏拼命地跑回去找到了自己的老子,一把鼻涕一把泪,那个样特狼狈。说,是被人打了,要老子替他做主。鲁员外见到儿子这般模样又气又恨,气的是养了这个没用的东西,老在外面给自己惹祸,恨得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太岁爷头上动土,活的真是不耐烦了。骂道,没有用的东西,怎么不让人给打死,丢人现眼回来干嘛。

    说归说,骂归骂,谁叫自己就这么一个活宝。于是想着怎么样才能报的此仇此恨。要是复仇就得做的一干二净,省的日后麻烦。要想做到预期的效果,就得有个稳妥的计划。既然他武功厉害,那我们就先抓了他的妻子,以此要挟,这样,就会让他们悄无声息的全军覆没了,真是人不知鬼不觉的良策。

    这个时候,那群人也回来了,各个愁眉苦脸要老爷为他们做主。鲁员外气骂一群饭桶,没用的东西。

    嘴上骂着,心里想着如何才能实施计划,想了一会功夫说,你们给我盯着,淮吴不在时大概是什么时辰,摸清楚速来报。

    经过三天的侦查,了解了淮吴的习惯后,他们行动了。

    这天,天阴阴的,要说下雨看来还的一段时间,于是淮吴照旧上山打柴。在他走后,妤儿开始做饼,嘴里还哼着小曲。

    淮吴离开的瞬间,鲁府仆人就溜了进去,在妤儿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奴仆冲了上来将妤儿抓了个正着。鲁家戏笑着说,让你们多管闲事,这就是下场。给我带走。

    淮吴打柴时,心里总觉的慌慌的,打满一捆柴就回来了。见房屋内一片狼籍知道出事了,扔了肩上的柴木冲进了屋内,大叫了几声妤儿的名字却无回音。看了现场心中咯噔一下,完了,妤儿出事了,出了什么事?自己无从得知,于是冲出去找寻妤儿,就在出门时,一张字条在门背后贴着,取下一看,得知妤儿被鲁家戏带到了城东二里坡。二里坡的地势自己了解,是个悬崖峭壁的场所。

    信的内容如下:要想见到你家娘子,就来城东二里坡。

    没有多想就到了二里坡,见到足有四十多人手提大棍嚣张的看着淮吴,脸上还露着欢喜的笑容,看他们表情,应该是有什么好事让他们如此的兴奋。

    果然,在人围圈里,妤儿光着身子痛哭着,鲁家戏则刚刚穿好了衣服,手摇纸扇显得快活。

    淮吴见此情况,深知妤儿已遭****,气的咬牙切齿,不管三七二十一,挥拳打了过去。

    原本以为,有了他老婆在手就不怕他不屈服,打算着借此机会就可以铲除了自己的这个祸害,结果,搞了人家娘子,弄巧成拙麻烦大了。见淮吴赤手空拳还能攻无不克,这一举动吓坏了鲁家戏,于是将错就错,将妤儿拉了起来做挡箭牌,好躲过此劫。妤儿特别的愤怒,待鲁家戏放松了警觉,向后倒去,想将鲁家戏推倒,自己知道,身后就是一个三四十米深的崖头,掉下去绝不可活。有了这样的打算,因此,一下和鲁家戏倒在了地上。他俩的倒地已经在崖头的边缘,而且头部和半个身体都隔空了,只要稍稍的一动,就会毫无悬念的掉下去。妤儿见此情况使劲的蹬着后脚,希望能快快的将鲁家戏推下去,不然,待淮吴过来,这个畜生就会有机会活命。妤儿的所作所为就是无脸在见淮吴了,于是拼命地将鲁家戏至于死地,以洗耻辱。终于,她的目的实现了,两人双双掉入了崖底气绝身亡了。

    淮吴拼命地打败家奴,还是不能挽救妤儿的命。妤儿的死亡,让淮吴气急败坏一口气解决了所有人一个都不留活口。然后绕道来到崖底将自己的衣服脱下,穿在了妤儿身上,痛哭了一顿最终葬了妤儿,原本此事就会到此结束,可是,随后赶来的官兵将淮吴统统包围了。

    官兵就是鲁员外引来的。

    他的计划,原本就可以将淮吴一家轻松缴灭,可是听回来的管家说大事不妙了。

    见到管家,鲁员外就有一种不好的感觉,理因他会和少爷一起回来的,而且他的行路这么急匆匆,看来事有变化。

    说,你这是咋了,如此匆忙。

    管家将事情说了一遍后鲁员外大骂不懂事的兔崽子,然后径直走向了县太爷府邸。

    县太爷正在逗鸟,见是鲁员外客气的说,什么事,这么慌张。鲁员外擦把汗说到,我那不孝子,被人打了,求县太爷给我做主。

    县太爷不管是非曲直,命捕头带兵围捕淮吴。

    鲁员外带兵赶到现场,没有见到自己的儿子,着急了,是不是已经出事了?在死人堆里把拉了一阵子结果没有一点消息,最后,在崖头上发现了鲁家戏的一只鞋子,顺着崖头看下去,但不见儿子的踪影,于是绕道跑向崖底一探究竟,半路,遇上了淮吴正在一座新坟前痛哭流涕。见是淮吴,命令官兵们将其围了起来。

    对捕头说到:“这就是我给你们讲的匪徒淮吴,抢走了我家丫鬟的人就是他。如今,又杀害了我的家丁,捕头,快抓住他。”

    捕头不论是非将淮吴包围了起来,捕头说到,你就是淮吴?

    淮吴谁都不理,一心一意念着妤儿,像傻了一般。

    见不啃声,捕头怒道:“把他给我带走。”

    过来两个官兵抓人,他们抓着淮吴的胳膊无法拉动,官兵说我们拉不动。捕头只好亲自动手,结果都是一样的。淮吴对捕头的所做发怒说到,不想死的快滚。

    捕头借着人多势众底气十足,吆喝一声说到,见过牛逼的,没见过你这么牛逼的,敢和官府作对。说着,拔刀而上。淮吴实在是忍无可忍,躲过照着隔壁砍来的一刀,顺势一拳就照着捕头的脸面打了过去,顿时,捕头觉得晕头转向的迷失了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