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吴的拳头劲道大,一拳打的捕头昏天黑地。愤怒的说到还不快滚。吓得官兵再不敢上前。

    鲁员外见此情况叫到你们还不杀了他,为死去的人报仇,跑个啥,孬种。

    官兵不理会,只是躲的远远的。

    淮吴见到鲁员外起身骂道:“该抓起来的人是你。你个畜生。”

    这一声,让在场的每一位都为止一愣,他这是什么意思?

    捕头说到,能把事情说清楚吗?我们迷茫。

    淮吴为了让事情的真相大白与天下,说出了事情的经过。此时的官兵各个谴责鲁员外不道德,这样做事实在是缺德,然后不理会鲁员外走了。鲁员外此时完全孤立无援,想溜之大吉再寻机会报仇雪恨,但,淮吴能让他如意n吗,因此挡住了他的去路说到:“你儿在那里等着你呢,你不去,他孤单。”说着,掐住了鲁员外的脖子,怒吼:“还妤儿的命来。”

    鲁员外再是怎么求饶,淮吴都不听,一直喊着还妤儿命来。就这样,脖子被捏碎了,鲁员外也断气了。杀了鲁家老少算是大仇已报,展望苍天,两眼泪花,着实不知路在何方?一时觉得天塌了。望着妤儿之墓说到:“妤儿等着我,我来了。”说着举起手一掌就要打下来,此时,一声住手,让淮吴有了知觉,向声音的来源看去。

    此时,一队人经过,他们的服饰与自己的打扮各不相同,而且头发样式也是不一样,头上只有三处有头发,位置好似三三天下。

    对于刚才的事情,他们看的一清二楚,因此对淮吴有了好感说到:“年轻人,不要冲动,人死不能复生,何况大仇已报,何必想不开呢?你就节哀顺便吧。对了,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的队伍?”淮吴不加思索说到:“你们是干什么的?”“我们从东瀛来,要到少林寺去学武的。”

    现在的自己,已经是一个杀人魔王了,官府定不会饶了自己,如今,他们要去少林寺,也好,随他们进了少林寺,这样,官府就不会追究了。但是,他们是东瀛人,这如何是好?也罢,管他是什么人,到了少林寺就好。想此说到:“承蒙你们看得起,我愿意加入你们的队伍。”

    好久没有这样的印象了,今日不知为什么就想起以往的事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杨员外?不错,就是这个东西提起了地租之事,有了刺激才想起了往事,这个老家伙真是可恶至极,该死,想着,狠狠的将右臂砸到了桌面上,差点把桌面戳个窟窿。

    雨露一直盯着切空,他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雨露的双目。雨露说到:“小姐,我怎么觉得那个和尚今天怪怪的,好像要出事。”公孙雯看了一会说到:“人都会多愁善感,所以,一时的喜怒哀乐不足异常,好了,我们还是品品这道潞州名菜鹭耳根的美味吧。”

    鹭耳根名菜不是白鹭肉所做,而是借助白鹭的行为所创一种形式,实为面食。

    雨露对切空的异常就是感兴趣,一个劲的注视着。过了半个时辰,切空跟着杨员外走了出去,雨露说到:“小姐,我们要不要跟着那和尚,看他行动诡异,我怕前面那个老伯出事。”

    这个时候,大家都是肚儿饱饱,擦擦嘴,擦擦手准备离开。至于雨露的问题大家不是很感兴趣,所以没有人回答。鹿慧说到:“今夜我们就住此吧,走了几天的路了,也该好好睡上一夜了。”公孙雯说到:“也好。”走了几步,忽然间想起雨露问的问题说到:“雨露,你刚才说什么来的,我不是很明白。”雨露说:“那个和尚很奇怪,行动古怪,我怕他对那老伯不利,觉得我们应该跟着去看看。”公孙雯想了一下,觉得是多此一举,说到:“我们有必要吗?”雨露肯定的说:“非常有必要,不然,那个老伯就很危险。”

    听到别人有危险,公孙雯倒是很关心,于是决定跟随和尚看个究竟。临走时,让小翠收拾好房间。

    杨员外家就在城西,门面十分体面,门口还有两个家丁来回走动。此时正是午时三刻,几乎接近黑夜。轿子是一顶白花色的,但是他没有坐上去,而是一路行走,这样,抬轿的轿夫就显得非常的轻松。守卫见自家老爷来了忙见礼相迎,还问安。

    切空瞅了一段时间,心里已经做好了打算,就是将这些欺压百姓的畜生统统杀光,为穷苦老百姓出口气。再过一个时辰,等天完全黑了,就是他们的末日。

    这个时候,雨露一伙跟着自己口中描述切空的相貌终于找到了切空,见他一个人呆呆愣着,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有心过去问问情况,但是人生地不熟的怎么开口,于是决定观察一番再说。

    一闪而过,时间就像一根箭飞过,天很快黑了。只见切空慢慢的走向门口,守卫让他离开,切空不理,只见双拳出击,一拳一个心脏,那道劲道强劲,心脏完爆了,所以,两个守卫慢慢的倒下了,口吐鲜血身亡。切空将他们拉进门然后门关了。

    见此情况,公孙雯一伙大为惊讶,心想,他这是要干嘛。鹿慧说到,我们可不能坐视不管,应该前去制止才是,这可是乱杀无辜。公孙雯则说到,也许是有原因吧,我们不能见人家打了人,就认为是乱杀无辜,这样是不是武断了。雨露说到,我从酒店一直注意这个人,他的喜怒哀乐,可以说明这个人神经有些不正常,我觉得我们应该前去制止才是,否则,后患无穷,这家老少都会遭殃的。

    公孙雯觉得这个和尚一定有着难言之隐,他这没做,必是复仇,不然,不会如此鲁莽。等到此时,他是趁着黑夜好行凶?要是说不是复仇,那情况就复杂化了。不是复仇,那会是什么原因?

    公孙雯细细思量着。此时,想起白天店老板和杨员外的对话,想想谈话的内容明白了,原来如此。说到:”我想到原因了。“

    鹿慧急问:”什么原因?“

    公孙雯将事情分析了一遍后大家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鹿慧说,那么,难道这个和尚做得对?公孙雯说,不,不对,完全错误。论此,他们冲了进去,幸好门没锁。眼前的一幕让他们瞠目结舌,要是没有见过尸体如山的场景,就会顿时发抖。人落人,个个都是一招毙命,都是在来不及防备之时要了命。左边一角的丫鬟围在一起哭哭啼啼,不敢看眼前血腥的实景。

    顺着小路,一路都是死尸,横七竖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