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路上尸横遍野,但是听不到一声他们临死之前的叫声。这是怎么回事?又往前走了几步,尸体少了,依然都是男尸,看来,他只杀男人。他为什么这样做?难道,他仇视男人?公孙雯一伙有些不解。小路已经到了尽头,面前就是一间相对比其它房间大的多的房间。

    鹿慧说到:“雯姐,我们进去看看,或许那家伙就在这里面。”公孙雯点头应是,还不等她们起步,一个十四五岁小姑娘害怕的跑了出来。见她满身是血,可以肯定,里面死了人,而且,她就在身旁。于是她们拦住了她的去路问到:“里面死了几个人?”那姑娘害怕至极全身哆嗦说:”人不是我杀的,不关我事。“雨露抓住姑娘的双手,安慰说到:“我知道,我们都知道人不是你杀的,冷静点,给我们祥细说说是怎么回事。”

    姑娘看了大家一眼,见都是女流之辈也就放宽了心。说到:“今日,我在房里准备睡觉,老爷高兴地提着鸟笼来到我身边,拿出了一个翡翠珠子给我,我虽然见了老爷有恨意,但,我也是没有办法呀,只有强颜欢笑。我问珠子哪来的,老爷说是东街店老板送的贺礼,我刚接过珠子还没拿稳,一个和尚气冲冲的走了进来,二话不说的一拳打在了老爷眼睛上,我害怕的将眼睛闭了起来,待声音消失后,我睁开眼睛一瞧,老爷已经在地上躺着,嘴里不时的吐着鲜血,我动了几下都没有反应看来是死了。他死了,我应该高兴才是,可是我没法高兴,反而一阵一阵的心酸难过,因为,从此以后,我就以青灯为伴了。所以我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没劲的坐在了地上,不知所措,等回过神来,那和尚早已离去,这才跑了出来。幸好遇到你们,要不,我会被吓死的。”

    鹿慧开玩笑的说到:“这下好了,你可以跳出火海了。”雨露也说:“是呀,你要感谢那和尚才对奥”

    公孙雯想着,为什么事情会到这一步,难道,这个和尚是为了寻仇?不会,按事情的分析绝不会是为了寻仇,那么,是什么理由?难不成,就是为了交不起地租而胁迫取了人家的姑娘?对,一定是这样的理由。要是如此,我们还是快快离开吧。但是这姑娘怎么办,想了一想,他暂时不能离开,要是离开了,一切都说不清楚了。留此是她唯一可行的法子了。说到:“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桂娘,我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桂娘哭泣着。

    鹿慧说到:“桂娘留在这,等待她的结果,肯定是惨不忍睹的下场,那个杨员外的原配和几房夫人能饶了她吗,所以我说,她还是趁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这是你唯一的选择。”

    雨露也支持这样做,但公孙雯有另一种想法,这样一走了之,就会让人怀疑杨员外的死因是不是与她有关,觉得她不能离开,最起码是现在。说到:“桂娘,你此时还不能离开,你应该呆在这里,等事情说清楚了你再离开,这样最为合适。”

    是留还是离开,桂娘毫无主见,脑袋里面乱哄哄的,她真想见到她爹爹,给她出谋划策。

    雨露问:“小姐,我们现在怎么办,是不是也在此处呆着?”公孙雯看着在地上很委屈的桂娘说到:“我们应该快速的离开,不能呆在这里,否则,我们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鹿慧说到:“雯姐,你的意思是不管她了?”公孙雯说到:“不是不管,而是我们不能管,听我的,我们先离开,要是有什么不利于桂娘的消息,我们会来帮助她的。”

    听完公孙雯的话,鹿慧也不再坚持了,希望桂娘平平安安。

    来到小酒店,从头到尾分析后,那和尚大动干戈,就是因为那个杨员外逼迫桂娘嫁给了自己,毕竟这是伤天害理之事。但是,这样的事情在炎炎中华大地不在少数,可以说平常事情,那么,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才使和尚如此的愤怒,难道,和尚有此经历?在听到杨员外和店老板的对话后,因此激起了他的往事。要是这样分析,看来,和尚也是一个苦命人。

    公孙雯躺在床上独自一人深深细思量,怎么想,都是这样的理由。雨露见公孙雯没有入睡走了过来说到:“小姐,不要想那么多了,待明日,我去打探一番,看什么情况,我们再做打算好不好?”

    公孙雯嗯了一声,慢慢的睡了。但是,她无法安睡,此刻,白衣郎君的影子又在他的脑海里,久久,久久,,,心想,要是白大哥在,这件事是多么的容易解开,根本无需这么多思。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第二天,雨露早早打探消息回来了,说是,杨员外的大小妻妾和子女都给杀了,一个活口都没留,官府也是怀疑桂娘,但是,有丫鬟们的证词,桂娘现在安然无恙,理所应当的成了杨府的少奶奶,大权在握了。小姐,这样的结局好不好,我们就不去管她了。

    公孙雯也为桂娘高兴,希望她日后能把杨家治理好。

    鹿慧说到:“好了,我们就不要替人家着想了,我们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雨露说到:“鹿小姐,什么要事啊,这么着急。”鹿慧说到:“再走几个时辰啊,我家就到了,你说是不是要事。”“奥,的确是好事。”

    宏大镖局果然气派,公孙雯赞叹着。

    鹿慧来到门口,早有守卫打招呼。此时,翡翠跑了出来说到:“小姐,你可回来了,想死我了。”转头对公孙雯打量了一番,发现也是一位大家闺秀于是问好。鹿慧说到:“我爹在不?”翡翠回答不在,少爷在。然后,随着鹿慧来到了后花园,进了鹿慧的闺房。

    房间不大,里外套间,鹿慧的床就在里面摆着。里外都有桌子,只不过大小有异,外面的桌子大些。桌子上面摆了几张茶碗,此时,翡翠已经将泡好的上等春尖端了上来,摆在鹿慧和公孙雯面前说到:“两位大小姐请慢用。”

    鹿慧自然是晓得此茶,说到:“雯姐,这是我们这里最好的上等茶了,你尝尝,可不可口。”

    公孙雯端起茶碗慢慢的喝了一小口,感觉味道就是别致,新颖。比起自家用的茶叶强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