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尝了春尖茶味,的确与众不同,公孙雯连连赞叹。

    此时,从外面走进一人,看上去二十过头,装扮贵气,摇着一把黑色折扇走了进来,嘴里还喊着妹妹,你可算回来了,听说,你还带来一位姑娘,她人呢?

    说着话,见到公孙雯的美容后让他目不转睛,久久不能移开,嘴里自语,太美了,简直就是倾国倾城仙女下凡,绝代佳人啊。

    公孙雯见男子这样的注视自己,羞愧的低了头再没有望男子一眼。本来是要打个招呼显得有礼貌,可是,他这样的眼神让人生畏。

    鹿慧见哥这样深情的看着雯姐,说到:“哥,你怎有空来我屋,也不让加福通报一声。”

    听到鹿慧的语,鹿慧他哥才意识到公孙雯羞的不敢抬头了,是自己唐突了。说到:“不用通报。瞧我,都忘了介绍自己。你好,我是鹿慧他哥,叫鹿成,请问姑娘怎么称呼?”

    公孙雯仍然低着头,见礼的回话到:“我叫公孙雯,你好,鹿公子,有礼了。”

    鹿成忙挥手说到:“客气了,既然是妹妹认识之人,也算是我妹妹了,不必多礼。”

    日子总是在不经意间瞬间划过,不觉,三天过去了。

    鹿成自见了公孙雯,日思夜想,越想越美,怎么样才能把这个小美人弄到手,陪着自己过完这一生。

    这日,天气放晴,空气良好,他让加福去请鹿慧。

    鹿慧正和公孙雯下着围棋,难解难分,见到加福的到来,鹿慧猜,定是鹿成有事找自己商议,不用想,是什么事情,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的,谁都清楚。但是,雯姐心中早已有人,此事是不可能的。不过,去也好,把事情说清楚,免得哥胡思乱想。

    随着加福到了鹿成的房间,鹿成来回踱步,看来很是着急,见到鹿慧的到来那种着急的样子缓和了下来说到:“我的好妹妹,你总算是来了。”见鹿成样子,鹿慧心中当然清楚是什么事,但是自己不能拆穿,要他说出,这样,好解释。开门见山的说到:“哥,找我来,什么事。”见妹妹爽快,就不再隐瞒了说到:“实不相瞒,我喜欢上了,你带来的那位姑娘了。哥的意思,叫你来,是让你给她传个话,,,,,”鹿慧打断鹿成的话头说到:“此事不可能的,名花已有主,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实话告诉你,雯姐心里早已有人,你不会有机会的。”见到妹妹这样的肯定,鹿成不死心,说到:“只要她一天不成亲,我就有机会,明天,我亲自去问。”鹿慧笑道:“好呀,我倒要看看你去的结果有什么不一样的。你这样做,分明就是信不过我。哼,走了。”

    鹿慧快步来到后花园,见到公孙雯笑个不停,笑声止说到:“不好了不好了。”公孙雯不解原因说到:“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鹿慧一个劲的笑,笑的是那么的灿烂,那么的天真,就是没有说出真相。

    他的笑看起来是一种坏笑,惹得公孙雯也是笑了,急问:“你这个样子,真让我毛骨悚然。什么事,快说,别急人。”

    鹿慧止住笑声说到:“好好好,我说我说。姐姐,我和你相处这段时间,你对我的印象怎么样?”

    突然之间,她问这话是什么原因,感到有些莫名其妙,难道,有什么事要发生?想此说到:“妹妹,我们相处一直都很好,为何突然间要问这个问题,是不是为了什么事儿。”

    鹿慧见到公孙雯有了疑虑,忙解释说到:“姐姐疑心了,我说了,你可不准生气。”

    公孙雯点点头说到:“好吧,你说吧”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是关于我哥和你的事情。”

    “什么?你哥和我的事?我,,我们能有什么事关乎?”公孙雯着急了。

    鹿慧抬手往下压,示意公孙雯不要着急紧张,“听我说,我暗示了这么长时间了,难道你还不明白?”

    公孙雯想了想鹿慧的话,既然是关于我和她哥的事情,那么,,,,公孙雯终于明白了,立刻严声说到:“妹妹,你这不是在开玩笑吗?我的情况你可是最清楚的。”

    鹿慧解释说到:“姐姐,不要这样嘛,我所说的,只是代表我哥说的意思,我做妹妹的,只是传个话而已,我想,这不为过吧。”

    公孙雯叹了一口气说到:“好吧,我原谅你这一次。说吧,他还说了什么。”

    “其实,我把你的情况都说了,但是他不接受,总之,我说不过他,还说,他明天,亲自要和你说这件事。”

    公孙雯想着,要不要和他见一面,想了一时,觉得还是有必要一会,亲口告诉他自己的情况,这样,事情就会风平浪静了,不然,他会记恨自己的,说到:“你哥说没说,明天在哪里见我?”

    “好像就在后花园吧。”

    “嗯,好的,明天我亲口跟他说,明白了我的情况,我相信,他就不会在胡思乱想了,这样,你哥就不会有误会了。”

    次日,温和的阳光,透过窗户纸射进了公孙雯她们休息的房间,屋内的摆设有了阳光的照射显得更加清晰可见。公孙雯和鹿慧早早起床,梳妆打扮后,公孙雯准备一人来到后花园,见到鹿成,告诉自己的情况,希望鹿成收回这条心。还没有起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让她们心慌意乱。翡翠打开房门见是鹿成,有礼貌问早安。

    鹿成摇摆着折扇,向四周环视一遍后说到:”妹妹的房间就是干净利落,桌是桌,椅是椅,摆放的井然有序,真不愧是我的妹妹。“

    鹿慧和公孙雯都在梳妆台前坐着,好在已经梳洗完毕。尽管如此,鹿慧还是批评哥,他的行为不好,毕竟自己的房间有客人。起身离开梳妆台,说到:”哥,今日好早奥,我们不是说好了在后花园见嘛,怎么,你忘了?“

    鹿成说到:”没忘没忘,只是我在那等的时间太长了,左等右等,就是不见公孙雯姑娘的出现,所以,我迫不及待的就来了。有什么不周,还请你们多多包涵。“

    鹿慧叫人倒了茶,然后端起一碗茶让给了鹿成,自己端起一碗茶喝了一口觉得很是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