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慧喝了一口茶说到:“真好喝,舒服呀,清早一杯茶,一天精神旺,嗯,不错,果然很神奇,神奇的春尖茶。”

    鹿成赶忙拍手叫好说到:“好词,好词,只可惜,太短了。”说着掉头对公孙雯说到:“这会外面阳光明媚,公孙姑娘可否愿意与我赏花?”

    公孙雯正有此意,觉得把事情早已说清楚比较好,省的惹起不必要的麻烦。说到:“好啊,我正有此意,请吧,鹿成公子。”

    花园之地,的确是个好地方。花香四溢,百花争艳。尤其是几朵玫瑰,红的,粉的,还有紫的,着实让人喜欢。鹿成见红色的玫瑰特别漂亮就顺手摘了一朵说到:“玫瑰玫瑰你真美。”说着将花送给公孙雯,公孙雯推辞说到:“鹿公子还是留着送给你的未来娘子吧,我就不需要了。”鹿成见公孙雯不要,觉得自己太没有面子了,于是强赛硬给说什么也得收了玫瑰花,否则就看不起他。公孙雯无奈只好接过花说到:“谢谢你。”然后对着玫瑰花说到:“玫瑰,你真好,整天的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真羡慕你。”鹿成哎一声说到:“公孙姑娘应该这样说,玫瑰多美丽,整天光彩夺目,傲立一方,就如公孙姑娘一样美丽大方。”公孙雯忙说:“鹿公子过奖了,我哪有那么好。”“在我心里,公孙姑娘就像这朵玫瑰,透着一股香味,楚楚动人。”

    鹿成之意,可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公孙雯哪不晓得其意,说:“鹿公子,我想,我应该把话给你说明白。”“嗯,请讲。”“我心中已有人,所以,容不得第二个人,对于你的抬爱,公孙雯铭记在心,对于你之意我只能说声抱歉了。你若不弃,我们就以朋友相称如何?”

    鹿成无奈,只好同意。此刻,他们面前是一个八角凉亭,四根柱子撑着,周围的围杆有二尺高,在他们面前,显着一扇门。进了凉亭,里面设有一张石桌,呈八角面,旁边有八个小石凳。

    鹿成请公孙雯坐到了右边,自己做到了左边。鹿成说到:“今日是个难得的好日子,晴空万里,阳光明媚,不然,这些花儿也不会如此争奇斗艳。真是一个鸟唱人和的好气象,你说呢,公孙姑娘。”

    公孙雯没有说什么,只是看了鹿成一眼。那眼神不是欢喜,而是一副略带反感之意。

    这时,几声清脆的黄莹鸟叫声格外引人瞩目,公孙雯看着黄莹鸟说到:”好美丽的鸟,黄色羽毛,红色长嘴,小爪灰黑,太美丽了,可惜,他不属于这里。“

    看着飞走的黄莹鸟,沉静在思念之中,一时间,白衣郎君在前方微笑着向她招手,忽然,白衣郎君长着一对翅膀向她飞来,顿觉,好幸福。

    见到独自暗笑的公孙雯,鹿成以为公孙雯喜欢他,要不,她怎会这般表情。于是展开折扇,轻轻的摇了几下,那种爱屋及乌的样子霎时显出,因此很自信。虽然公孙雯的话处处表露出拒绝自己,但是,人会善变,尤其是姑娘家,只要坚持就会有不一样的收获。因此,就把公孙雯说的之前的话忘得一干二净了。嘻笑到:”公孙姑娘,难得开心,不瞒你说,第一次见到公孙姑娘我就喜欢上你了。“

    公孙雯独自沉静在迷幻之中,对于鹿成之言分毫视而不见。

    鹿成见公孙雯没有任何反应,这才有了不一样的理解,她是不是在想其它的事情?于是用折扇轻推了一下公孙雯的胳膊肘说到:”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有了身体的移动,再是沉迷万丈深渊也会即刻醒来,听到问话说到:”没有,我只是想起以往的事了,不好意思啊。“

    鹿成觉得应该把自己的心意再描述一遍,这样,就有可能打动公孙姑娘的心。说到:”公孙姑娘,今日约你来此赏花,实着是为了一件事,就是我真的喜欢你,自见你第一眼时,我就被你那倾国倾城,花容月貌的美姿征服了,所以,我请你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公孙雯对鹿成的再次表白感到讨厌,为什么他怎么就这么的不可理喻,我都强调了几百遍了,他怎么就不明白呢,真是一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家伙,服了他了。说到:”鹿成公子,我有必要再强调一次,我郑重的宣布,我已经是有婚约的人了,请你不要沉迷不误还请另选美花。“

    鹿成哪肯轻易放手,来了一招死缠烂打”既是有了婚约我也不在乎,因为,我喜欢你这人。“

    公孙雯越听越烦人说到:”我心中只有我的郎君哥哥,没有人会替代他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鹿成不再说话,只是看着公孙雯硬朗的样子。

    看到鹿成表情,觉的自己是不是有些过了,此安慰鹿成说到:”堂堂宏大镖局的少镖头,还怕寻不到一个比我好上百倍的姑娘,我相信,她会比我温柔的。“|

    鹿成终于不高兴了,起身合了折扇冷冷的说到:”今日算是失态了,言语要是有伤害到公孙姑娘还请多多包涵。“然后转身说到:”就此告辞。不过,我会找到那个郎君哥的,我要和他比试一番,看谁厉害。“

    看着走远的鹿成,公孙雯终于长叹了一口气自语到,终于轻松了。

    此刻,雨露赶了过来,她手里正好端着茶盘走了过来,放下茶壶,摆好茶碗说到:”小姐,怎么就你一人,鹿公子呢?“说着话,将茶水倒满茶碗。

    公孙雯端起茶碗喝了一口说到:”该走的还是要走。“”小姐。看这情况,你都给他说明白了?“”那是当然了,要不,老是让他缠着,我可受不了。他还说,要找白大哥比试呢。“

    听到此话,雨露乐了,说到:”小姐,没看出来,这个鹿公子还真喜欢你喓。“

    ”喜欢归喜欢,这是他的事,不关我事。“

    这个时候,鹿慧也来了,老远就是乐的表情。进了八角凉亭说到:”雯姐,你是怎么对我哥说的,刚才,我遇到他都不理我,那个样,准是让你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