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成不服气,还要与温怀玉一叫高低,但是,姑娘们此刻都醒了,于是转变了脸色面对姑娘们。姑娘们一个个觉的小脑袋瓜好疼,都在那嗷嗷叫唤。

    鹿慧委屈的说到,这是咋回事嘛。

    公孙雯醒来,见自己的衣服被人扒开过,一时羞愧的哭了。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知道,自己被人窥视了。看看自己的下身,还好,原样照旧。

    她们看着眼前的鹿成和温怀玉全然不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鹿慧问:“哥,他是谁?你们在干什么?”

    鹿成灵机一动,来个恶人先告状,这样,解开公孙雯衣服的事情就会顺理成章的嫁祸到他的头上,自己也会落个英雄救美的好名头。说到:“妹妹,你可不知啊,要不是我醒来早,公孙小姐就被这个家伙奸污了。”

    看此情况,温怀玉清楚了,她们果然是一伙的,但是自己想不明白,或许永远都不会想明白这是为什么。要想将此事解释清楚,就得慢慢去调查,此时是无法说的清的,因为,她们都是一伙的。但不能不辩白,不能任由他胡说八道。说到:“此事另有隐情,还请几位姑娘细细斟酌。”

    “呸,大胆淫贼,还这样挑拨离间我们兄妹感情,来人呐,给我杀了这个淫贼。”

    瞬间,十几个镖局汉字挥刀而来。温怀玉见此情况只有离开。于是顺着崖边有一弯脖子树,抓着它的树枝跃到了一处落脚点,此处,离上面足有十步之遥,那些挥刀汉子无法学之,只有看的功夫没有追的劲头。鹿成骂道一群废物。

    鹿慧来到公孙雯面前看到公孙雯的情况说到:“雯姐,没事吧?”

    公孙雯点头应是后就再也不说话了。

    鹿慧来到鹿成面前说到:“看你出的这个馊主意,我们回去了。”

    鹿成的完美计划就这样泡汤了,但他心有不甘,就算得不到她的心,得到她的第一次就心满意足了,想着再次找寻机会下手,一定要得手。对于温怀玉,回去就让人寻找,只要让我找到,绝不会让他活着,一定要活扒了他的皮,生吃了他的肉,以雪前耻。

    公孙雯一路走一路在想温怀玉所说的话,难道,这一切都是鹿成所设计的?但是,鹿成不可能对自己这样的,就凭鹿慧这层关系,他也不应该这样的。他们谁说的是真的呀,公孙雯没法得知了。

    上了轿子,鹿慧和公孙雯做到了一起,因为,雯姐的心情特糟,坐到一起好好安慰一番。见公孙雯闷闷不乐说到:“雯姐,想开点,没有人想这样的。”公孙雯看了鹿慧一眼强颜欢笑的说到:“没事的,都已经过去了。”“这我就放心了。雯姐真好。”

    夜晚,烛光昏暗,但是它那独有的光线让大家觉得它很是明亮。公孙雯和鹿慧都趴在桌子旁边,双手托腮,烛光就把她们映着脸色蜡黄。谁的心里都在想白天的事情,但都没有想的清楚这是为什么。随着烛光流失,她们希望能把一切不愉快的统统抹掉。

    鹿慧嘟嘟说到:“姐姐,今日是怎么搞得,外出一趟多不容易啊,风景没有欣赏到,反而迷迷糊糊睡了一觉回来了,真没意思。”

    公孙雯细想着白天之事,为什么自己就睡过去了,而且大家也是无缘无故的也睡过去了,难道这是巧合还是精心安排的?再想想那人的话语,也不是没有道理,要是按他之意分析,自己岂不是在狼窝里。想到这,她害怕了。所以想即刻离开。

    说到:“妹妹,我决定了,明日我就离开。”

    听到话语,鹿慧呆呆的看着公孙雯,说到:“我没有听错吧。雯姐,你是不是对今天发生的事情很是在意?”

    公孙雯的心里其实是很恐惧的,要是再不离开,自己准会吃亏,为了不让鹿慧为难,只有来一套善意的谎言了。说到:“也不是了,是我太想我爹爹了,出门这么久了,是该回去了。这跟今天的事一点没有关系,真的,你不要胡思乱想。”

    鹿慧其实也在想,今天之事是不是哥所为,要是他所为,自己一定和他断绝兄妹关系,但是自己又不愿意去相信这是真的,所以迟迟不敢去问,因为她怕,她怕这是事实。现在,雯姐主意已定,看来是非走不可,但是,在她走之前,一定将事情搞个清楚明白,不然,雯姐会带着遗憾离开的。想此说到:“我明日去问问他,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雯姐,你要相信我,我一定将事情搞个水落石出。”

    公孙雯知道,鹿慧去问,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没有证据,什么也不会知晓的。“算了,这件事就这样过去吧,我不想再追究了。因为,我累了。”

    “不行的,姐姐,我们要论个明白。“稍停,好像想起了什么,”对了,我记得我睡的时候不是和你在一起嘛,醒来,怎么你在另一个地方,你是不是走过去的。”

    公孙雯也在想这个问题,但是,真的一点都不记的自己是怎么过去的,摇摇头说到:“我也是一无所知呀,迷。”

    两人深深的沉思着,希望能把事情撸顺,可是,无法撸顺。

    此刻,外面的蛐蛐声越来越大,还夹杂着青蛙的叫声,呱,,,呱。看来夜已深。

    雨露和翡翠各端一盆热水来到她们面前,雨露说到:“两位小姐,现在该是熄灯休息时刻了,洗洗睡觉吧。”既是不想睡,她们这样想着也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还是躺在床上思绪吧。

    公孙雯和鹿慧同睡一张床,鹿慧躺在床上一会就睡着了,而,公孙雯则是久久不能入睡,翻来覆去的,将白天的事情从头到尾过一遍。

    提出外游看风景,是鹿成提议的,,上了山,喝了第一杯茶水后,就觉得脑袋晕乎乎的,接着什么都不知了,醒来,大家都说头疼,看来都和自己的症状无异。再想想那人的言语,看来,鹿成的确有嫌疑。但按鹿成之说,要不是自己醒来早,我就被凌侮了。

    想着他俩的话,公孙雯不能下结论,心问,他们谁在讲真话。公孙雯还不能定夺,因为,没有一丝证据说明,谁在胡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