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整件事情分析,觉得鹿成的嫌疑偏过,因为,自从喝了他给的茶水就开始头晕目眩,另着,他还特意给了雨露和翡翠茶水,平日里,都是翡翠给大家倒茶的份哪有主子给丫鬟倒茶的理由,想想他的举止着实让人怀疑。要是鹿成在茶水里做了手脚,我们定是喝了迷魂散一类的东西,才觉得恍恍惚惚。如果这样解释,那就说的通了。想此,公孙雯恨透鹿成了,衣冠禽兽的东西。提亲不成,借欣赏风景,在郊外把我给毁了,畜生。想此,忍不住热泪盈眶。幸好,有人经过,不然,怎有脸面再见郎君哥哥,决定明日即刻离开,一刻钟也不再多留。

    东方升起一轮圆大的红日,八月的阳光依然照的人刺热。清晨,阳光再是厉害,也显得不是那么毒辣。

    公孙雯起的很早,梳妆完毕,用过早餐,公孙雯没有一句话,而且显得脸色很难看。鹿慧说到:“雯姐,昨夜没有睡好吗?这么憔悴。”公孙雯摇头说到:“睡得很好,妹妹多虑了。”

    “雯姐,看你气色,好像有心事,而且很重,不妨说出,说不定我能帮你解忧。要是觉得很闷,要不,咱们再去郊外遛弯去。”

    听到郊外,公孙雯就像中了魔一样特敏感说到:“不不不,郊外说什么也不再去。”

    鹿慧觉得公孙雯神情异常,莫不是昨天的事情把她吓坏了,说到:“姐姐如此敏感,莫不是还是为了昨日之事?”

    公孙雯此时觉得,自己的态度也许让鹿慧猜到了一半,为了不让鹿慧为难,忙解释:“昨日之事我已放下,而是我真的想家了。“稍停”妹妹,要不你和我一起到我家玩怎么样?”

    鹿慧开玩笑说道:“好呀。”

    “好什么好。”声出,鹿成已经到了房间,反对鹿慧的言语,说到:’你刚到家不好好在家呆着,一个女儿家成天在外跑成何体统,我不同意。“

    鹿慧生气说到:”要你管。“

    公孙雯见鹿成到此,不由的一阵厌烦,说到:”你们不要吵了,我一个人走好了。鹿慧,谢谢这几日的照顾,我很感谢。“话落,和雨露拿着简单的包袱走了。鹿慧想再多说几句话,却被鹿成拦住了,不准去。鹿慧无奈只有看着头也不回的公孙雯生气的走了。见此,鹿慧生气说到:“你这是干嘛,太过了。”

    鹿成这样做,完全是为了自己的阴谋,要是公孙雯长期和鹿慧在一起,自己的第二次计划要待到什么时候才能启动,闻听公孙雯要离开,岂不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

    公孙雯原本打算着要和鹿慧将郊外之事说个清楚,还不等张口,讨厌鬼来了,想起郊外之事,就想动手打鹿成,为了不让鹿慧难看,公孙雯装作若无其事,接机他两斗嘴,来个顺水推舟,就此告别。要是有了误会,日后还会见面的,今日这样做,也许是最明智的选择,别无他选。

    离开宏大镖局,一路向西,问了行人去川西最近路怎么走,大家都说有一道,叫山盘谷,捷径,不过陡峭。要是过了此路,到川西可就省了五六天的路程了。听到此消息,公孙雯选择了此路。

    公孙雯的一举一动全在鹿成的监控之下,所以,她的行踪鹿成是了无之掌。

    就在公孙雯行路快下山盘谷时,路中央站着一个人,此人黑纱遮脸,手提大刀,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立在路途中。见势,公孙雯分析,这就是典型的山贼强盗,不如打发些银两走路便是,示意雨露给银两。雨露说到:“蒙面人,这是咱家小姐赏与你的银两,希望你能让我们走路就好。给,接着。”

    蒙面人对雨露的话语不予理睬,只是接住了银两,说到:“还给你。”接着,银两砸了过来,正好砸在雨露的肩井穴上,顿时,雨露不能再动弹半点算是被点了穴。雨露喊道:“小姐,你要小心。”公孙雯见此着急了说到:“大胆山贼,给予银两还不罢休,看剑。”说着拔剑攻去。

    两人十几招已过,但不分你我,形式成遥遥相对。

    蒙面人终于说话了:“没想到,人长得漂亮,剑法也是漂亮。嗯,不错。”

    这种声音,听的熟悉,虽然声音有了蒙纱间隔,但是,声音的质量却是一点不变。再想听一遍,蒙面人却不给她机会,只见他挥刀而来。

    公孙雯的剑法也算精妙,蒙面人的刀法也是绝杀,但,刀法再是厉害还是不敌剑法,总是差那么一点火候,或许是速度的原因吧。至此,差些被公孙雯击到擒拿。

    再这样下去,定不是公孙雯的对手,应该采取有利于自己的招式对付才行。于是跃到雨露身旁,左手锁死雨露的脖子说到:“再要反抗我就捏碎她的脖子,让她即刻死亡。”

    见到雨露被擒,而且面临着随时死亡的危险,公孙雯只得停于反抗。

    蒙面人见公孙雯住手了,在一边偷着大笑,果然,这招真灵。雨露喊到:“小姐不要管我,你快走。”蒙面人咔咔两下点了雨露的哑穴让她形同一个木头立在那里。

    声音厉声说到“丢了剑,过来,我有话说。”

    公孙雯知道,丢了剑,就等于服软,可是不这样做,雨露就会命休,为了雨露的安全,必须这么做。于是向蒙面人走了过来。蒙面人待公孙雯走近时,趁她不注意,迅速的左手一伸,正好点在了公孙雯的肩井穴上,这样,公孙雯就被控制了。

    笑道:“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让我控制了,太好了。”说着,蒙面人将雨露抱到一个小山丘后面放置好,然后将公孙雯抱起放在一块平整的地方后说到:“小美人,想死我了。”说着,慢慢取下蒙纱说到:“没想到吧,公孙小姐,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俗话说得好,孙悟空再是厉害,他也逃不出如来佛祖的手掌心。昨日,要不是那个该死的,昨日,你就是我的人了。”说着气愤的撕扯公孙雯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