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空出招不拿人,就跟戏狗狗一样引逗他,搞得鹿成精疲力尽的追着切空打,但是徒劳无功还把自己累的要命。

    见鹿成已是没有精力与自己逗玩,切空说到:“我们还是歇歇再继续吧。”说着,跃到了另一个山丘后面,准备躲起来,让鹿成找不到再给他来个突然袭击,那时,多好玩。到了山丘后面,见到另一个姑娘也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觉的奇了怪了,这是怎么回事。

    雨露见到来了人心中胜喜,因为,她认的此人,想想他的所作所为真令人毛骨悚然。因此觉的蒙面人是不是就是他?但是看他样子,觉的他不知情的表情,还显得奇怪,由此断定,他一定不是蒙面人。不是蒙面人,穷凶极恶的一面也使自己胆怯,不过,他不会无缘无故伤害人的。想此,大胆的眼睛使劲儿的转,以示求救,希望引起他的注意并且给自己解了所点穴道。

    切空仔细观察着面前这个,不知缘由躺在这里一动不动的姑娘,见她眼睛直转,说明必有猫腻。看了好一会功夫,终于明白了,原来,她是被人点了穴道,所以不能动弹,可是,哪道穴被点了,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只有试点。想此,说到:“姑娘儿,我要试着给你解穴,有不敬之处还请见谅。”话落,瞅中了一处点了下去。

    鹿成见疯和尚跃到了另一个小山丘后面,不由得紧张起来,那个山丘后面就藏着雨露,要是被他发现了,而且解了穴,那时,自己的美梦就会彻底没戏,得到公孙雯的计划永远都是空想了。于是紧追不舍但还是迟了一步,让切空发现了雨露,而且穴道已被解开,要是再稍迟一点,雨露就会站起来去找公孙雯,那时,一切的一切都会结束。好在,雨露只是刚坐立,也就是说,疯和尚给雨露解穴时,不是很顺手而是摸索着解开了穴道,因此,自己就有机会阻止雨露站立。要是和尚顺手,自己就不会有机会了。见此情况,忙捡起一个小石子,嗖,扔了过去打中了雨露的****的胸口穴,顿时,雨露又不能活动了,坐着就像个木偶。由于切空没有解开哑穴,雨露是无法言语的。

    见姑娘又被点了穴,切空明白了,原来,那边躺着的姑娘就是被他点了穴,怪不得她不动,任意搓揉,想此骂道:“畜生,我杀了你。”

    说着施展轻功一拳打了过去。鹿成眼疾手快,躲过疯和尚的一拳,此拳照着眼睛而来,要是打中,顿时就会看不清楚,任由他处置。躲过拳头,觉得,这样与疯和尚打下去必输无疑,应该智取为上,于是来到了路中央,说到:“哪来的疯和尚,疯疯癫癫的,人家夫妻亲热关你何事,非要横插一杠子,真多事。”说这话,就是想引开他的注意力,好趁机点了他的穴。

    “夫妻?”他们是夫妻?切空有些犹豫,难不成我理解错了?不会呀,那个姑娘明明是在哭,哪有夫妻亲热老婆哭的道理,这解释不通啊。再想想刚才那位姑娘,明明是他点了人家的穴。要是他们是夫妻,这丫头就是那个丫头个丫鬟,那么,丫鬟定是跟着自己的主子来的,点了丫鬟的穴,难道只是为了玩的尽兴而已吗?不会,不会这么简单的,他们不是夫妻。想此,切空一切都明白了,原来如此。

    就在切空思绪之时,鹿成已经偷偷地在接近切空,趁他不注意之时,点了他的穴,这样,万事就大吉了。鹿成瞅准机会,那手指快的就像光,嗖,一下,点在了切空的腰间,间膀穴上。

    鹿成以为大功告成,谁知,在他下手之时,虽然脑袋里面想着事,但眼睛绝不马虎。因此,鹿成的突然袭击,在切空眼里就如小儿科,早已晓得他的招式,他快,自己的防守更快,于是一个立插,正好挡住了鹿成的双指来袭,顺便,一摆手,啪,就把鹿成的手给抓住了,死死不放。

    如果被点穴成功,无论是神仙,再是神通广大,也会失去一切威风,就地被擒。切空在少林寺见过点穴这门课,由于少林寺的规矩,所以,自己没有机会学习点穴功,今日亲身经历后,原来,此功如此奇妙。

    点穴用的是左手,所以左手被抓了,这样,他就老实了,任凭自己处置,没想到,趁切空得意忘形之际,鹿成来了个急转身,将切空的手一拧,切空松手了。逃开的鹿成说到:“你傻的真可爱。”说这话,心里一直打着颤,因为太悬了,差些就被捉拿,好在他粗心大意,不然,今日人丢大发了。点穴这招看来是不能用了,硬来也不是办法,那么,接下来该如何是好。溜之大吉?还是强力打倒这个疯和尚?两者必选一。放弃,象征着一切成零,自己的计划从此搁置。要是拼一拼,或许还有机会反败为胜的局面。因为,此和尚疯疯癫癫,多忽悠忽悠,他就会放松警惕。想此,嗯了一声,觉得自己的筹划应该是可行的。

    他觉得自己的计划万无一失,但是,切空不会计较你脱开了自己的控制,不再想着怎么样抓捕,而是脑袋里面想着,这个点穴功这么厉害,万一被他不小心点中,那时,该怎么办?于是不加思索的跃上了小山头,看见雨露任然坐着,忽,想起来了,她不是刚才被我解了穴的那个姑娘嘛,怎么还坐在那不动?想了想,奥,原来,我没有给人家解了穴,于是轻落雨露身旁咔咔两下解了穴,说到:“这会你该起来了吧。”

    雨露感到,身体立刻不再麻木,也能动了,因此站了起来,想说话但说不出口,只是用手指指画画,示意,自己被点了哑穴。

    切空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个究竟,但是,他不说话这一点让切空明白了,咔咔两下后,雨露终于说话了。谢谢,,,,,

    还不等雨露说出完整的话,鹿成迅速的过来了,见雨露已经起身,觉得大事不妙。因为,有了雨露,无形中,就多了一个帮手,公孙雯就会安然无恙的虎口脱险。想此,他要阻止雨露,让她永远的沉静下去,这样,就有可能不会坏了自己的好事,于是要来个杀人灭口,以绝后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