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成想到有了雨露的存在,自己的计划就意味着失败,于是毫不犹豫的摆动折扇,一颗暗钉像枣囫一般模样射向雨露。在鹿成出现在雨露面前时,雨露首先第一反应就是高兴,刚要开口说到,鹿公子你可来了。就见鹿成挥动扇子,一颗暗钉射击而来。这举动,吓坏了雨露,那份对鹿公子崇高的敬意瞬间倒塌,换来的,只能是一个丑恶的嘴脸。因此分析,那个蒙面人就是鹿成。

    在鹿成伏击雨露时,切空见势,出手防御已是来不及,只好捡了个石子扔了过去,当,一声响,暗镖被打下。见自己的暗镖被破,鹿成气怒的飞扑切空而来,切空已是明白了真像,再也不会心无旁骛的心态,而是想着一招结果了这家伙。

    雨露心系公孙雯,见势趁机跑了出去找寻公孙雯。眼前的道路就像在山头尖上开了一条路,所以,路两边都是小山丘,雨露分析,小姐一定在山丘背面。由于神经长时间的受堵,觉的自身毫无力气,想爬过小山丘很难很难,觉的相当吃力。但是在心里那股护主意念让她一次次失败又一次次爬了起来继续,终于,让她成功了。爬过山丘,看到公孙雯躺在地上,再看她那凌乱的阵容,雨露哭了,哭着喊着跑着:“小姐,对不起,我来晚了,都是我没用,让你受苦了。”

    跑到公孙雯身旁,雨露大叫公孙雯,但没有任何反应,看到公孙雯的眼睛在动,雨露心有安慰,幸好,小姐没事,但是她被点了穴身不由己,于是叫到救命啊,,,,,

    鹿成和切空的打斗,始终没能分出胜负,但是,鹿成已经是秋后的蚂蚱了,蹦不起来,快要瘫了,但为了生死存亡他不得不拼,因此,切空很难一招毙命。

    听到雨露喊救命,切空以为刚才那丫头出事了,说到:“我不和你玩了,我要救人去了。”话落,跃出了小山丘,向着声音的来源冲去。

    有了切空的离开,鹿成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喘着气,妈呀,好危险,就差一点啊,哎呦喂。幸亏没有杀了那丫头,不然,自己就惨了。想此,快速的骑着马逃之夭夭了。

    切空来到雨露处说到:“嗨嗨嗨,还叫个啥,我不是来了嘛。”

    雨露见是杀人不眨眼的和尚,心中总是畏惧的,不过,有了刚才的举措,雨露这种抵触心理抹去了。哀求说到:“恩人,求求你救救我家小姐吧。”

    切空不耐烦的说到:“不为救人我来干嘛。你别担心,你家小姐只是跟你一样点了穴别无它碍。”说着在公孙雯的肩井穴部位卡卡两下,又解了哑穴说到:“好了,没事了。”

    公孙雯被解穴后,猛然起身又整理了一下衣服,擦了泪水说到:“谢谢师傅相就。”说着话,眼睛里面的泪水就像小溪直流。

    切空见此情况也是难过,不过事已至此还是想开点。说到:“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有啥想不开的,开心些,一笑而过嘛。”

    公孙雯想了一时,也是,有什么了不起的,擦了泪水坚强的说到:“大师傅说的对。敢问大师怎么称呼?”

    切空想想,是呀,我怎么称呼?我叫啥名?想了半天没有一丝信息只好无奈的傻摸脑袋说到:“我也不知道。”

    公孙雯和雨露都奇怪,哪有不知自己姓名的人,疑惑的相互对视了眼神。

    一个人,什么都可以忘记,就是不可以忘记姓氏名谁,这是最基本的事了,如果这些都能忘记,说明此人精神出了问题或是脑袋出了问题。见他语言不搭,且语无伦次,原本很严重的事情也会在瞬间就会忘记,除非有了特别记忆深刻之事刺激他,才会让他牢牢记住一件事,就如刻骨铭心,不达目的绝不罢休。就如血洗杨府,想来,那日在酒店杨员外与店老板对话的事情,让他记起了终身难忘的事情,因此,情绪波动起了杀念。这样分析,他一定是脑袋出事了。

    罢了,姓氏名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安全了。

    说到:“大师,你要去何方?”

    对于公孙雯的问题,切空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嘻笑说我不知道。

    雨露想笑但被公孙雯示意别笑。其实按切空的外貌,他定是要回少林寺的,只是不知为何,他好像是失忆了,又带痴傻。

    雨露问:“小姐,现在怎么办?”

    公孙雯说到:“先回长圣教再做打算。”

    “他怎么办?”

    “一起走呗,总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疼,他可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把他放这不管,形同恩将仇报,忘恩负义。记着,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雨露明白了,“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懂了。”

    “大师,你要是不弃我们,我有个建议,你随我们一同前往怎么样?”

    切空脑袋空空,那管前方是明是暗,有了两位姑娘相陪走路觉的挺开心的,当然愿意了。

    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公孙雯多么希望即刻见到她的郎君哥哥,向他倾诉痛苦,可是,郎君哥哥何时相见。要是郎君哥哥回到滁州,相信,得知自己的消息后他会快马加鞭赶来长圣教的,当下,就是赶回长圣教等待郎君哥哥的到来。

    隐山居士的内伤严重,在酒楼里面一住就是七八日。白衣郎君外出几日,就是没有得到赌圣的消息只好无功而返。见到隐山居士说到:“前辈,你的伤势这几日恢复的怎么样?”

    隐山居士满意的动动手脚说到:“挺好的,瞧。”

    说着话,心里明白了,白衣郎君想出远门“要是你外出,我可以陪你的,我们一起同行。准备去哪?”

    “打探了一番,没有赌圣的消息,如今,只有去少林寺了,否则,你的功力无法恢复。”

    白衣郎君之言,看来不再去找寻赌圣了,难道,他灰心丧气了,还是完全没有了信心。要是放弃找寻赌圣,那就意味着无己老人,清苦大师,子云子的伤势得不到控制了,这样已来,武林岂不是又要失去一些高手。不能,不能放弃寻找,哪怕天涯海角。虽然人海茫茫,找人就如大海捞针,但,这不是理由,有些事他是贵在坚持。

    说到:“你是放弃了吗?”

    “没有,我是在想,华前辈已经找到了赌圣前辈。”白衣郎君肯定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