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大大们不要弃昧,好的故事再有十几章定让你有一个不一样的高潮,由于开头故事众多,现在一一抚平,接着,高潮迭起,希望大大们支持收藏。谢谢。

    此时,门外走来一人,她就是美娘,打扮的像个妖精一样妖娆。嘴唇红的像喝了血一般,冲着公孙雯不怀好意的说到:“我该是谁来了,原来是雯儿呀,外面玩的好好地不继续,怎么又回来了。是什么风又把我们这位大小姐给吹回来了,真是稀客啊。”

    见是美娘,公孙雯已是气怒说到:“你来干什么,我们不欢迎你。”

    见公孙雯怒气高涨,美娘觉得无地自容,走路像蛇一样走出了门,说到:“我也是路过,谁稀罕看你。走了,找教主去。”

    “走好,别摔着。”

    “多谢提醒,你放心,我不会摔倒的。”

    公孙雯对这个美娘恨之入骨,要不是因为她,娘亲就不会与爹爹闹别扭,看到她,不由的就想到过世的娘亲,因此,恨不得一巴掌打死这个狐狸精,为娘亲报仇。

    美娘此举,是为了给义泉打探消息,而不是为了要见公孙常胜而路过。见此情况,美娘急匆匆的向义泉告诉了公孙雯回来的消息。听到这个消息,义泉高兴地不知怎么形容,“真是个好消息,是谁的,终究会是谁的。哈哈哈”见到义泉这副像吃了蜜酱的表情美娘不乐意说到:“你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休想。”

    见美娘生气,觉得现在还不是与她翻脸的时候,否则,夺取长圣教的计划就会前功尽弃。拉起美娘的双手哄说到:“美娘,你多想了,有你这么美艳的美人陪着我,我还哪有什么心思想别的女人。不过,你别忘了我们的约定就好。对了,你想办法,把那丫头给我搞到手弄到我这,我自有办法让她乖乖的听我的话,让她为我们卖命。”

    美娘听着义泉之话,似乎他要霸占公孙雯,这样,自己岂不是一个多余的,生气说到:“你是不是对她还没有死心?”

    义泉知道美娘心中的小九九说到:“你不要多想,我只是为了我们的将来能称霸武林,我所做的,这些部署必须要走,你想想,要是我把公孙雯给控制了,公孙常胜能不听我的吗?”

    “这还差不多。”美娘得意的笑道。

    美娘想了想,终于有了办法,就是用迷魂散。将计划说了一遍,义泉大力支持。

    美娘厚着脸皮又来到了公孙雯的房间里,此时,雨露已经出门端早茶去了,只剩下公孙雯一人独在,这样,美娘的计划实施起来就容易的多了。见到美娘的再次前来,公孙雯不耐烦说到:“你有完没完,跑我房间到底干啥?”美娘冷冷的说到:“我们娘两好长时间没有说说话了,我觉得我们应该好好地谈谈了,把话说开路好走嘛。”

    ”我们没有什么好谈的。你走。“

    ”别这样,我毕竟是你的小妈。“说着坐在了凳子上,拿起茶壶倒了两碗茶水说到:”既然你对我意见多多,那我就不再说什么了,来吧,我们喝了这碗茶,算是和你交心了。“说着,自己端起了一碗茶喝了下去。

    公孙雯见了美娘就如见了瘟神,巴不得她赶快走。见到美娘给自己让茶,看她样子,就让她想起在郊外喝了那杯茶之后,就不省人事了,因此有了恐惧感,觉得这茶不能喝。说到:”谢谢你的好意,我早晨起来没有喝茶的习惯。“

    原本想着将迷魂散放入茶盅,可是没想到,这丫头防着自己,也好,幸亏这迷药两用的,洒在脸上也是一样的效果,于是毫不犹豫的,趁公孙雯一个不注意将药粉洒在了她的脸上。

    公孙雯完全不知,美娘会来这招,因此,没有什么防范,就这样,被攻击到了。

    见到晕乎乎的公孙雯,美娘迅速的扶住后,和两个丫鬟将公孙雯带到了自己房间。

    奉公孙雯指令,雨露端着早餐来到切空房间,将切空叫醒,要他洗漱,然后用早餐。

    切空醒来,揉揉眼睛一看是雨露,说,是你呀。雨露说到,恩人,昨夜可睡的香?当然了,这是必须的,这一觉,是我这辈子最香美的一夜了。快洗洗吧,早餐我已摆放在桌上了。恩人,别忘了吃它。好的,我记住了。

    雨露交代了一切,端着公孙雯的那一份早餐来到房间,见屋子门开着里面空荡荡的,没有公孙雯的踪影,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小姐去了花园?急忙放下手中盘子跑到了花园,但是一无所获。她又跑回来,还是不见公孙雯。她到底去哪了?想了想,是不是教主有事叫走了?刚要出门去找公孙常胜,看看公孙雯在不在,这个时候,切空来了,见到雨露十分着急说到:”你这是干嘛,急匆匆的。“雨露说到小姐不见了,急死我了。你来的正好,帮我找找。”“别急,好好想想你家小姐去哪了。”

    雨露想了想,就是没有值得怀疑的地方,因此没有任何的线索可寻。

    切空观察了桌面,桌面上整整齐齐的,只是有一些不太明显的白色的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用手轻轻抹了一下白色物质,用嘴巴尝一下,想知道,这些东西是什么。轻轻地用舌尖尝了一下后,觉得自己顿时有些腿软,想坐的感觉。说到:“这是什么东西,这么厉害,直让人腿软。幸好只是一点点,脑袋还是清醒的。”

    见此情况,雨露自然是深有体会,难道,小姐中了迷药一类的东西了?要是这样分析,是什么人这么胆大,在长圣教大白天的撸人。细细想想,这个人应该在长圣教内部,外来人是不会这么清楚小姐的住址的。除了三灵刀,教主,美娘,没有人会如此熟悉了,难道,撸小姐之人就在他们其中?教主,三灵刀,他们除外,剩下的只有美娘了,何况,今早她还来过,对,她的嫌疑最大,也有最大的动机,今早,小姐跟她没好气,想来是要报复一下,故来这一招。

    说到:“恩人,我已经感觉到是谁把小姐带走了,走,和我救人去。”

    “是谁,我扒了他的皮。”

    “是个很坏的女人。”

    公孙雯被迷晕,外面给套了一件丫鬟的衣服被带到了美娘的房间里,然后,把她放在了自己的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