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听自己也是会武艺,公孙雯不由自主的就想试试,看,自己是不是会武艺。下地后,自己一时不知该如何出手,瞬间很是迷茫。见此情况,义泉说你来攻我。公孙雯不知如何出手,试着一拳打向义泉的胸口,义泉轻而易举的稍稍侧身,击来的一拳就被躲过,接着,左手又是一拳打向义泉的腰部,义泉说到,很好,总算没有忘记你的武艺。

    公孙雯脑袋空空,但不知,自己为什么就能熟悉的出手下一招,看来,自己真的会武艺。但对于义泉哪般武艺很羡慕,想着要学会它。说到:“夫君,你教我好不好,我好想学你的武艺。”“好啊,不过,你会变了模样,那时,你就不会这么美丽了。”“只要你不嫌我丑就好,我是无所谓的。”公孙雯很天真的说着。

    三灵刀行猎发现,这段日子配置给美娘的粮食完的好快,于是来到厨房,对厨师小胖子说到:“最近怎么回事,夫人的伙食怎么完结的这么快,是不是你们浪费了。”

    厨师小胖子已有三十多岁,从小就跟着自己的师父在厨房打杂,如今也能独挡一面了,厨艺那是顶呱呱无可挑剔。听到行猎之言他也是有些奇怪,但是,夫人之事岂是一个厨子能议论的,只要把自己的本分工作做好就是阿弥陀佛了。说到:“只要夫人乐意吃,是我们的荣幸,哪还会关心吃的多不多。不过,我们绝对没有浪费。”

    在一旁的一个丫鬟说到:“就是的,我们绝没有浪费。行猎总管,我有个秘密,不知当说不当说。”行猎说,但说无妨。“这个月,夫人吩咐厨房多做一个人的伙食,说是最近自己特能吃,一顿要吃两个人的饭。”

    行猎闻听此消息觉的可疑问“这种情况持续多长时间了?”“快一个月了。”

    行猎犹豫的将此消息报告了公孙常胜,得知情况的公孙常胜有些不愿意相信,夫人是一个极为爱美之人,突然间怎么大吃大喝起来,这不符合她的要求呀,成天的喊着减肥,怎么可能每顿一个人要吃两份饭菜,真是不可思议。觉得疑虑,还是亲自去问问美娘。

    美娘已经把房间整理的利利索索,看不出什么地方有动过的痕迹。此时,她正在床上歇着,但是在心里,却是一直在想着义泉和公孙雯的事情,要是他两真的百年好合了,自己所做之事岂不给别人做好了嫁衣,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可是义泉说了,这么做,都是必须要走的步骤,跟公孙雯在一起,完全是权宜之计,等事情大功告成之时,就是公孙雯父女的末日来临。每当想到这一点,美娘就很兴奋。这时,听得丫鬟说公孙常胜来了。心里自语,这个死鬼,十天半个月都不来一回,今天是怎么回事,想到来看自己了。想此,穿了衣服来到了外屋见到公孙常胜立刻娇滴滴起来说到:“教主,怎么这么些日子都不来看我,是不是教内公务繁忙啊。”

    公孙常胜看了美娘小鸟依人的样子说到:“你不是也没有去看我吗?算是扯平了。”说着把美娘习惯的搂在了怀里,让她依偎在自己宽阔的肩头,说到:“你近日是不是饭量减少了,瞧你,越来越瘦了。”

    “没有呀,我一直都这样,每天都在坚持减肥。怎么,我是真的瘦了吗?”

    “是的。”想起行猎的话,公孙常胜觉得,要是这样开门见山的问事,绝对不可能有什么结果的,虽然,咱两夫妻一场,应该相信她才对,可是,行猎所报之事极其重要,这关系到自己的名声,因此觉得还是暗查,待有了证据,那时,事情都会一切明了的。

    美娘见公孙常胜表情乖乖的,说到:“教主,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公孙常胜摇摇头说到:“没有啊,是我突然间想到教内还有一件没处理好的事情,此事关乎本教兴衰,所以,我的急需处理。好了,你好好休息,待处理完事情我再过来陪你,好不好?”公孙常胜的出现,在美娘的心里是烦着的,恨不得给他几个耳光要他立即滚蛋。听到他要走,自己是多么的高兴。说到:“既然你忙,就去忙吧,我在这等着你。”“好的。”从美娘的言语中可以判断,她是希望自己立刻走开,看来,自己的分析,是正确的。她的敷衍了事,暴露着重大的疑点。

    告辞美娘,一路走一路想,不知不觉来到了公孙雯房间的门口。走了进去,里面空荡荡的,又喊了几声还是没有人答应,忙来到和尚房间,里面也是空空如也。这是怎么回事?他们人呢?难道,他们又不辞而别了?不会呀,刚来,哪有这么做事的呀,但是,确确实实他们都不在。安慰自己,也许,他们出去游玩去了。

    转身向行猎说到:“你给我盯着,看看美娘到底在做什么。”

    夜幕降临,三灵刀躲在暗处奉教主师傅之命细查美娘在做什么。

    晚饭时间已到,美娘命丫鬟端来了两份饭菜摆在桌上然后让她们都下去了。自己提着盛饭的器具小心翼翼的来到了密室。密室有两间,外面大的房间套着里面小的房间,公孙雯和义泉住的就是里面小的房间。进了密室,美娘敲了几下门,告诉义泉饭已到。义泉在门边按了一下一块手掌大的方形石砖,这是此门的机关,机关启动后门已开。

    美娘说到:“饿了吧。”说着示意让义泉出来说话。义泉把门闭上又启动了机关,算是万无一失了。说到:“有什么事,快说。”

    听到义泉的口气,美娘觉得,自己的设想果然灵验了,还没有几天,就这样厌烦我,真是岂有此理,觉得这都是因为那个小狐狸精,于是想进去与她大干一场出出气。她的举动被义泉阻止说到:“你不要闹了好不好,我所做的都是为了我们的计划,这步,是步好棋,是控制公孙常胜的制胜法宝,相信我,好不好。”

    听到此言,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而努力着,也罢,委屈一时总能换来一片大好的光明。

    好吧,我就依你,不过,事成之后,你可要履行你对我的诺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