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你就放心吧,这一点我决不食言。”

    “那好,你慢慢食用我该走了。”

    “你不必走了。”一个极其熟悉的声音带着严肃的口气从密室门口传了进来。美娘第一时间就能分辨出这是公孙常胜的声音,把她吓了个半死,哆哆嗦嗦说到:“教,,,,教主,你,,,,,怎么会来这里?”“难道我不能来吗?你个不忠不义的东西。”公孙常胜骂着美娘走到了密室中央。

    美娘害怕公孙常胜发现义泉,就扑到了公孙常胜面前说到:“教主,我们有什么事出去说好吗?”

    “不好”说这话,公孙常胜已经透着模糊的油灯亮光看到了密室墙角站有一人,看服饰应该是个男人。疑问,这娘们在密室藏有一个男人作甚?想想,越来越生气说到:“他是谁?”说着话一个巴掌打了过去,打的美娘整个脑袋都在温温响。“快说,他是干嘛的?不知羞耻的东西。”

    美娘害怕极了,自己做了亏心的事,这会不敢面对公孙常胜了,说了实情,他定会活活的把自己打死,说与不说一时没了主意,潜意识的大叫救命。

    即使不是自己的娘子,也算是一夜情,即使人家是夫妻,夫教训娘子,也算是很正常,但是,没有面前这个女人帮忙,自己是无法立足于此的,说不定,早让公孙常胜至于死地了。想此,义泉再也忍不住看着公孙常胜打美娘,一个箭步上前拦阻了公孙常胜说到:“有话好好说嘛,大动干戈算什么男子汉。”

    见是义泉,公孙常胜不由的惊讶,义泉不是让六门约的人给打死了吗?今日怎会在我长圣教?这是怎么回事?语气平和说到:“原来是义寨主呀,既然来了,为何还要躲躲藏藏呢,这可不是义寨主行事的风格呀?这不有失寨主身份嘛。要是通报一声,我也好为你接风洗尘。”

    明知义泉大势已去,但此人武艺非凡,来硬的,定不会把事情搞清楚,他来此的目的。还是装作一无所知的好,这样,就可以把事情了解的清清楚楚。

    义泉冷笑一声,觉得公孙常胜真是一只老狐狸,明明知道我的遭遇,还要这样说,分明是在挖苦自己,既然他不挑明,那我何不说明。说到:“我一个落魄之人,哪敢劳驾公孙教主为我接风洗尘,这不是折杀我嘛。实话跟你说吧,六门约的那般家伙已经把我赶出了中山寨,我也不是什么寨主了,而是一个到处流浪的风尘之人,幸得你夫人出手相救我才有了今日,所以,你不能打骂美娘,因为,她是我的恩人。至于我为什么躲藏至此,那是因为我伤势过重,又不想让你为我操劳,所以,我让美娘不要告诉你,免得你多心,果不其然,你是一个鼠肚鸡肠之人。”

    对于义泉之言,公孙常胜那里相信,事情难道就这样简单吗?不会,他们一定有事瞒着自己,不由的看向美娘,希望能从美娘身上找到突破口。见美娘萎缩的样子,已经害怕的不得了了,想想,她一定做了什么亏心事,不然,不会如此。厉声说到:“你说,是不是这个样子?”

    美娘已被吓得魂不附体,义泉之言哪里还留意听,她只是关心,如何才能躲过这一劫。她不知道,这一切会来的是这么快,心里完全是没有丝毫的准备,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她始料未及,这如何是好?听到公孙常胜的问话,她没有听清楚问题,于是一股脑的从义泉怎么样进入自己的房间开始说起,将事情的前前后后说了个明明白白,但是,她就是没有说如何设计抓捕公孙雯之事。

    单听此事,公孙常胜已经气的快要吐血,即刻暴跳如雷说到:“自进了密室之人,就没有活着出去的。大刀拿来。”

    义泉在密室练功快有一月,自喝了黄金蟒之血,练功就是得心应手,气血畅通。以前,绿魔大法功的第四层,练时总是感觉心慌气短,自有了黄金蟒之血后,第四层练时可以说不费吹灰之力,因此,绿魔大法功在短短一个月时间内练就了八层,可以说绿魔大法功已接近尾声。今日看来,公孙常胜要至于自己与死地,也好,就利用这次机会,试试我的绿魔大法功。

    说到:“既然你不仁我就不义了,不过,我还是想奉劝你一句,凡事都好商量,千万不要鲁莽,鲁莽是要付出代价的。”稍停大声喊“出招吧,看看,你有什么招数。”

    “好个家伙,大言不惭,待我好好收拾你一番。”说着抡起关公刀杀向了义泉。

    就在公孙常胜挥刀劈来之时,义泉顿时成了一张好似绿色的人像站着不动,待大刀接近时,义泉突然出了双手将劈来的关公大刀夹在双手掌之中,死死的固定。公孙常胜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就是不能将它挪动,霎时,关公大刀变成了绿色,就连刀把也是在慢慢侵蚀,紧接着,碎了,就像炸药破碎了石头一样成了粉沫。见到大刀已被粉碎,公孙常胜急忙放手,不然,自己也会被感染。

    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武功,这是什么功夫?自己不会知道,或许永远也不会知道。此刻,他傻了。看着面前这个发绿的怪物公孙常胜彻底的惧怕了。

    见公孙常胜发呆义泉说到:“咱们还斗吗?”

    公孙常胜急忙摇摇头和手说到:“不斗了不斗了,我甘拜下风。”

    “这就好。不过,以后要是有其他想法,我劝你还是趁早别有那个念头,因为对你极其不利。所以,识事物者永远活的都是很潇洒的。”

    “我知道我知道。”公孙常胜已经完全没有抵抗的能力了,只有依着义泉任意的摆布。

    要说人不怕死那都是假的,人在生死关头时会选择利于生存的一面,而不选择拼斗的一面,所以,他们往往忘记了一点,就是置至死地而后生的道理。话说回来,谁没有,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目的,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未晚,或许,这就是公孙常胜此刻的心情吧。

    见义泉打败了公孙常胜,美娘想着为什么不一掌击毙了他,这样,夺得长圣教就在眼前,可以说大功告成,为什么义泉突然停手,难道,他还有其别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