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剑见是方丈说到:“金和尚,我在这教育我的儿子,你最好不要干涉,否则,对你不客气。”

    方丈有些不明白,问笑哈哈说到:“了安,你老实回答我,他是不是你的老子。”

    笑哈哈对于这个问题,左右为难,要是回答是,自己肯定是再不能呆在少林寺了,从此,与少林寺天各一方。那些武僧练得的十八班武艺十分精艺,有朝一日,要是学得那些武艺,自己一定会在江湖上独挡一面,可惜了,不会再有机会了,因为,方丈已经发现了此事,瞒是瞒不住了,看来,只有如实相告。不过想来,方丈既然已经知晓,为何还要问我,这意味着什么寓意?难道,方丈是想再给我一次机会?要是这样分析,我应该抓住这次机会,坚持否认与神秘人的关系。可是这样做,不就成了不忠不义的小人了吗?不行,一日为父,终身为父,这是千百年来的不改的美好传统。说还是不说,笑哈哈完全不能决定。

    独孤剑笑到说:“我们父子连心,无论什么样的苛刻条件都不能把我们父子分开。金和尚,你省省心吧,你还看不出我儿的意思吗?”

    方丈终于生气了,要是别人便罢,但是,此人是江湖恶霸,跟着他无疑是误入歧途,要不及时挽救,恐怕日后,这个家伙也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与其让他成为独孤剑的杀人工具,何不此时了结了他,以免祸害江湖。想此说到:“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希望你把握住。”

    笑哈哈真的是没法决定,既然认了人家为父,就要一辈子认父。。想此,终于开口说到:“方丈,对不起,昨日我说谎了,我的武艺都是义父所授,对不起,方丈。”

    方丈再也不会忍一时,当机立断出手了,准备一掌劈死笑哈哈。面对劈来的一掌,笑哈哈没有躲避,而是眼睛紧闭等待惩罚降临。

    “休想伤我儿。”话出,人也到,一掌打来,与方丈击来的掌相接。双掌对接,内力都是旗鼓相当。比内力,独孤剑占不到一点便宜,于是想用幻影大法来对付方丈。说到:“跟你比内力,只能消耗时间,我不和你比了,”说着使劲一推,打断了与方丈的对掌。方丈松开手说到:“好啊,那我就见识一下你的幻影大法功吧。”

    幻影大法在旁人眼里算是无影无踪,在方丈眼里,每一招都看的是清清楚楚,不过有一点,被方丈忽略了,就是幻化中的招式。有了这点优势,独孤剑是相当满意这一点的,因此,不惜一切代价,都要练就此功,终于,梦想成真了,算是功德圆满,再是花费再多的功夫都是值得的。

    招式的变化,方丈盯的很紧,丝毫不荣懈怠,一不注意,就会满盘皆输。幻影大法的招式虚虚实实,忽有忽无,这些,方丈都是清楚,但是难的一点,就是让人无法琢磨招式的定向,因此,忽现招式让方丈防不胜防,此,冷不防中了几招。那些忽现之招在身边四周不定义的出现,这样的形势对方丈形成了包围式,左一掌,右一拳,让方丈措手不及。即使是反应快,也是在没有目标的情况下防范来击之招,因此,出手就显得被动。这样,就被独孤剑轻易的有了所攻击之招。一掌打在了肩头,趁方丈前倒之际,独孤剑又来击一掌,直击胸口。如果,这招击中,方丈无疑被打趴下。此时的情景,方丈是无法躲避开这一掌的,只有眼睁睁看着被打中。

    笑哈哈见势大喊不要,但是自己无能为力。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紫气横劈了过来,独孤剑手疾眼快,看到紫色气道向自己手臂劈来,即刻意识到要躲开它,否则,两条胳膊就会立即断开。他知道,这是乌金剑的那道气道,不躲不行。

    在方丈走时,特意交代小僧去通报白衣郎君一声,自己去了后山,要他即刻赶往后山,来的时间正是时候,不迟不早。见到独孤剑一掌打向方丈,又见方丈一个前斜姿势,分析,方丈必是已经被攻击到了。见到独孤剑的出手,白衣郎君随即拔剑劈了过去,要是老贼不躲,就不是独孤剑了。

    独孤剑躲过攻击,说到:“哪儿都有你,小子,果然厉害。”

    见到独孤剑,白衣郎君就是满腔怒火,说到:“不错,有你的地方必须有我,不然,我们的这场游戏可就不好玩了。老贼,你作恶多端,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独孤剑苦笑几声说到:“一个小儿也会在此撂狠话,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说这话的时候,我奉劝你一句,还是用秤称称你几斤几两,不然,说出大话后,自己又做不到,那时,岂不是丢人现眼。”

    “这个问题无需你担心,只要你做好受死的准备就可以了。”

    说这番话,白衣郎君完全有把握将他打败,因为,方丈之功与自己结合后,定会让老贼难以应付,就算不能打败他,也会让他大受挫折。

    说着话挥剑攻击而去。一时间,剑气从横,让独孤剑着实一顿好领教。但是,白衣郎君的内力有限,所以,独孤剑招招都能化解自己的劈月剑法,再加独孤剑的幻影大法功,白衣郎君看不清目标,因此,几乎攻击不到独孤剑。

    见此情况,方丈意识到,要想让白施主攻击到老贼,只有自己死死缠住独孤剑,这样,白施主就有了目标,攻击便不会走空。想此说到:“白施主,待我缠住独孤剑,那时,你就可以得手了。”说着,向独孤剑攻去。

    方丈一直注视着独孤剑的一举一动,从来没有放松过,虽然嘴里说着话,可是,作为一位当代的武林大师,早就有了眼观四方,耳听八方的功能,所以,独孤剑的速度再是快,也逃不过他的眼睛。

    听到方丈之言,独孤剑有些打颤的意向,因为,有了他们联手,自己必输无疑,到时,别说是败了这么简单,说不定还脱不了身。有了这样的结果,只能说明,自己的幻影大法还没有练习到最高境界,目前,只是五成功力,自然不能对付他两,要是完整的练就幻影大法功,那时,我让你们怎么死的都不晓得。想此,速度极快的抓起笑哈哈,向南边跑去,因为,山的南边就是悬崖峭壁。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