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此感觉,想着没有道理呀,此地盛是隐秘,难道还有他人给自己搞突然袭击?不会,旁人不会到此的。想来想去明白了,难道是师父回来了?说到:”师父,是你吗?“

    ”当然是我了,“说着解了笑哈哈的穴道说到:”|太粗心大意了。“

    随着独孤剑的到来,一股烧烤野味的味道飘到了笑哈哈的鼻子里面,笑哈哈迫不及待的说到:’师父,你带吃的了?我好饿。”

    “我就知道,你的第一个问题准是提吃的。”说着,把手中的包裹给了笑哈哈。笑哈哈说到:“我就知道,师父不会撇下我不管的,师父真好。”

    打开包裹,里面是一只熟透了的山鸡,见到山鸡,笑哈哈忙折好包裹,随即善哉善哉念叨了起来。

    独孤剑不耐烦说到:”别念叨了,该吃吃,该喝喝,何况,你只是一个俗家弟子而已。俗话说得好,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嘛。吃吧,把那些和尚的臭规矩统统忘掉,不然,就会饿死在这里了。“

    笑哈哈想了想师父所言,也是呀,难道宁可饿死也不食肉?我才没那么傻呢。只要让我血的至高无上的功夫,做什么都行,说到:”师父,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还不是因为你。我是怕把你饿着,特意烤了一只野鸡,没想到,你还念叨上了,真没劲。“独孤剑发着牢骚”吃不吃随你。“

    笑哈哈想了半天,罢了,再回少林寺已是不可能的事了,今日破斋,算是彻底告别了少林寺。在少林寺,虽然短短数月,但是,已有了情根,想想师兄弟们,真有些不舍得。算了,就把这份情份留在心底吧。想此,狠狠的咬了野鸡的大腿一口。果然是美味,油而不腻,香甜可口。“谢谢师父带来美味。”

    独孤剑挑了一本书说到:”今日,我就让你先学这本书籍,因为,学会了它,你的武功底子就扎实了。“

    笑哈哈忙谢过独孤剑说到:”多谢师父指点。“

    方丈调制好了汤药,让药膳房的僧人负责酱汁。

    白衣郎君问:“方丈大师,隐山居士的伤势有多少个日头可好?”

    方丈算算说到:“按受伤程度推算,和受伤时间的关系,起效也得数日。所以,急不得,要想彻底治愈,我初步拟定了三个步骤。第一步,先用草药养气利通,目的是让封闭的经脉得到疏通。第二步,接草药之效,用气打通经脉,这样,全身就有了力道,也就是说,原本的功夫有望恢复。第三步,身体恢复内力,自然的,自己就可以理气顺气了,封闭已久的经脉便得以彻底的恢复。这就是我初步拟定的计划,不知白施主可有不同意见。”

    白衣郎君听的方丈大师一步步规划的完美无缺,哪有什么主意比方丈大师更好的医治方案。说到:“方丈大师步步精巧,令我佩服。”

    此时,走进一个小僧见礼方丈说到:“方丈,后山了安已是两日不见了,要不要派僧人去找找。”

    方丈说到:“不必了,该走的会走,该来的会来。对了,从明日起,你不必再去后山取柴了,关心修炼武艺吧。”

    小寺僧谢过方丈出去了。

    此时的白衣郎君人虽在少林寺,但心一直在滁州。因为,他的心里始终发慌,总是觉得一种莫名的念想悄悄来袭,不知是和缘由。所以想着,是不是远在滁州的公孙雯出事了。

    方丈对白衣郎君刚才的问话觉得话里有话,心里琢磨,是不是白施主有急事要离开,便问:“白施主要是有急事,可以离去。至于隐山居士,尽可交于老衲就好,等你下次来时包你满意。”

    “有了方丈大师照顾隐山居士,我怎么能不放心呢,只是觉得,独孤剑就在少林寺周围活动,我走了,要是老贼来个突然袭击,到时,可就麻烦了。”白衣郎君说这番话,不是说方丈大师不能应付,而是有了自己的结拜大哥遭遇后,才有了如此的担心。

    方丈明白白衣郎君的意思,假如独孤剑真的来了,再是他神通广大,也不会造成什么伤害,大不了同归于尽。说到:“白施主不必疑虑,老衲应付得来。”

    “那好,我明日出发。”

    晚上的夜色很暗,几乎什么都看不到。除了蟋蟀的叫声,还有青蛙的叫声,再什么声音也难以听到。刚想此,少林寺的钟声咣,咣,咣的响了起来,一连十一下,想来,夜深了。

    白衣郎君坐在门前台阶上,想看天空的星星,但是,它们都被乌云遮挡了,一颗都看不到。

    听到了钟声,应该是夜深人静的时刻了,于是起身向屋内走去。就在此时,耳朵边传来走路刺啦刺啦的声音,那声音虽是轻微,但是在白衣郎君耳朵里,却是显得如震动般大响。自问,是谁在草场行走?难道是巡夜僧?不会,巡夜僧不会走草场,再说了,那也不是他们要走的路线。想此,悄无声息的隐秘的走了过去一探究竟。

    所谓的草场,其实就是练武场的边缘地带,此地,也算少林寺的禁地。白衣郎君寻着声音来源细细找寻来人,希望能抓获此人。找了半天,终于见到了来人。虽然黑夜,但还是看的清楚。来人黑衣装扮,脸遮黑纱,向四周打探一番,向着藏经阁跑去。

    分析来人的目标后,白衣郎君紧紧尾随,只要此人进的藏经阁,自己就有办法逮住他。

    黑衣人捡起一颗石子向藏经阁门前扔去,看有没有人在。这招就叫做投石问路。守卫藏经阁的僧人见是有石子扔来,分析,定有情况,于是前走了几步一看究竟。不想,黑衣人嗖嗖又扔了几颗石子将他们的穴道封了,这招,白衣郎君没有想到,此人真是狡猾。原本想着他这招投石问路,看有没有人所在,不想,他还有这招,真是防不胜防,暗藏杀机。藏经阁门口一共有两个僧人把守,所以,来人很容易的就将他们搞定。等了一会发现没有什么情况后,像风一样嗖的走到藏经阁门口,轻轻地推开门,然后脑袋又向外面扫了一眼才放心的走了进去把门严严实实的关上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