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书,是玛子所著一生的心血,付一卓想到,白衣郎君是怎么认识玛子的。赫赫有名的玛子在江湖上消失已经七八年有余,他这么年轻是不可能有这个机会的呀,但是,他拥有玛子所著的武功秘籍。

    有了秘籍在手,这就代表着,一种说法,这小子已经是玛子的关门弟子了。另一种说法,就是偷盗所得。但是眼前这小子不是一个贼眉鼠眼的家伙,偷盗之说自然打消,由此一来,只剩一种说法,这小子,是玛子的真正传人,余角一派的掌门人。

    对于玛子收徒的规矩,付一卓很清楚,玛子的秘籍之册从不传人,除非他是关门弟子。这样的理解,付一卓更加确定,这小子就是玛子的入室弟子,不然,不会拥有这本书。付一卓拿到书没有急着翻阅,而是扔在了桌子上。说到:“书还你,我没兴趣。”

    付一卓的话语,让白衣郎君想到,他与玛子一定是认识或是深交,不然,玛子武功在江湖上威名远播,很多人想拜玛子为师,都不知庙门在哪,付前辈倒好,来一句不感兴趣,这就说明他与玛子定是深交因此经常切磋,武艺自然熟知。

    既是了解玛子的过去,那我何不趁机了解一下师傅的过去。说到:“付前辈言语,看来是师傅的至交,武功自然是了解盛深了,即是这样,那就说说师傅最厉害的武功绝学好不好?”

    付一卓不加思索说到:“他的武功我是最清楚了。与他切磋武艺,已达到武功飙升的目的。至于他最厉害的绝学,应该就是子爵剑法了,因为,我经常败在他的手指剑下。”

    “手指剑?”剑就是剑,为何又称手指剑,白衣郎君有些不解说到:“前辈,要是我说的不错,师傅出招子爵剑法时,是不会拿剑的,对吧。”

    “废话,手指剑,手里还拿着剑吗?笨死了。”付一卓不高兴的说着白衣郎君。

    白衣郎君说出此话后,已经觉得幼稚了,但是,话已出口岂有收回的理由,想着,就挨付前辈的一顿骂吧,果不其然,挨训了。说到:“前辈,你与家师交情盛好,看来,你两很是投缘,但不知,你对余角一派的内部情况可有了解?就是余角一派如何在江湖上消失的。”

    听到这个问题,付一卓稍稍犹豫了一时说到:“对于具体的情况,我也是不知。记得最后一次见他的时候,他有些情绪,因为不高兴,虽然满脸笑容陪着我有说有笑,但是我看得出,他有心事,而且十分忧愁。我想问其原因,我知道他不会讲的,因为,我太了解这个人了,什么事情都埋在自己心里不肯说出。

    过了一个月,我在沧州听到余角一派一夜之间灭亡的消息后,我后悔了,为什么不留下来,给他一臂之力。为了此事,在心里时时在自责,想着能找到一点线索,还原当时的一幕,但是,人海茫茫,我无法找寻到余角一派的一人。造成这样的局面,或许是我认识余角一派的弟子太少的缘故吧。对了,你既是玛子的弟子,看来,余角一派的幸存弟子你应该知晓,小子,说说吧。”

    白衣郎君说到:“其别人,我是说不准,但对于淮西四子我可以确定,他们就是师傅的弟子。”

    “你是怎么知道的,说说理由。”

    此刻,想起师傅的嘱咐,白衣郎君为难了,如今,付一卓已经知晓自己与玛子的关系了,再想隐瞒已是不切合实际了,觉得,什么事都有揭晓的那一刻,于是,将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遍后。说到:“付前辈,还请您暂时保守这个秘密,这毕竟是师傅的遗言。”

    付一卓嗯一声说到:“我会的,这一点你可以放心。不过,玛子之言你可要牢记,应人之事,钟仁之君呀。”

    白衣郎君点点头说到:“我一定会完成师傅交于我的任务,为他老人家洗除余角一派的祸害。”

    提到淮西四子,付一卓有所印象,这几个家伙在江湖中的名声狼藉,臭名昭著,没想到他们竟然是玛子的徒弟,真是败坏了余角一派的名声呀,可恶。你最近见过他们没有?“

    白衣郎君摇摇头说到:”有些日子了,还是两月前,在中山寨围剿义泉时,不慎让他们溜了,自此再没有遇到过。“

    ”要是让我查到,绝不会给他们好果子吃的。“付一卓很气愤。”对了,我们现在就出发去找他们。“

    这个人怎么会是这样,说风就是雨,标准的急性子,我急还比我急,真是人说的那句谚语,猴急猴急的准没好事。但是,遇到了这样一个武林高手,只能接受他们的性格和为人处事了。想着,下了床,匆匆用手将自己迷糊的眼睛使劲的揉了揉说到:”前辈,准备去哪找寻?“

    这个问题可把他难住了,是呀,去哪寻找。想了想还是没有目标,说到:”我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了。“

    付一卓的回答,白衣郎君笑了,真是一个玩性成性的前辈。说到:”不如这样,我们先去滁州,一路要是有他们的消息,我们再改变路线怎么样?还有一点就是,与他们若是相遇,我们就毫不客气的将他们拿下。这两点,前辈应该赞同吧。“

    付一卓对白衣郎君的提议当然是赞同的,说到:”就这样办。“

    ”那好,我们即可出发。“

    告别少林寺方丈后,一路奔波,不觉已经走出百余里来到了一个集镇,此镇人多密杂,男男女女三三两两做伴而行。做买卖的小摊随处可见,他们的吆喝声声声洪亮,说词各异,吸引着走路行人。

    此时,一队红衣女子,足有十人,秩序不乱的向他们走了过来。白衣郎君见身后就是一家小吃馆,此刻正是用食时刻,于是说到:”前辈,我们不如先吃点东西,顺便打听一下,这些红衣女子的情况,也好随机应变。“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