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淮西三子后,白衣郎君琢磨,定是为了什么事而合作,或是直接投奔华盛武馆意图后路。

    门东边一守卫说到:”你们是什么人?来此何事。“

    黄发砍命斧黄水说到:”我们是淮西三子,奉义泉寨主委托特来拜会馆主。“说着将身上放着的书信交于守卫”麻烦你们通报一声。“

    守卫没有接信,显得很是为难。此刻,走出一个红衣女子,看面相,认识,她就是几月前,在擂台上做主持的那位。见到守卫为难说到:”什么事,这么难定。“守卫见是那群红衣女子的头,见礼说到:”回禀业总管,他们是奉义泉寨主有书信送往馆主。“”我该什么事,这么让你们为难,真是一群没有头脑的废物。“稍停”话说回来,我倒是不记得,江湖上还有个义泉寨主,有些好奇。请问,江湖中的哪一寨寨主叫义泉?“

    淮西三子听到这个华盛武馆的业总管之话,气的几乎蹦了起来,要不为大局为重,他们三绝对会灭了华盛武馆。王玉说到:”你的视线永远这么小,看来江湖消息不是很通,难怪赫赫有名的中山寨寨主义泉都未曾听过。“黄水说到:”既然是这样,也就不奇怪了。“赖齐说到:”我们就不要闲扯没用的了,正事要紧。怎么,你们馆主不在?“

    业总管虽是生气,但这些人看起来有些来头,要是就此打发了他们,若他们真是与华盛武馆永结良好的门派,岂不是大错特错,有背宫主的初衷。但是馆主现在下落不明,让他们进去馆内,武馆发生的事情岂不外泄?不行,不能让他们进去,不如就在此将事情说明,然后将他们打发走,这样,事情既可以得到解决,又不伤感情。想此,嗯了一声说到:”实话告诉你吧,陆馆主这些日子有事出差了,要是方便,可以将书信留下,待馆主回归,事情有了解答后,自然有消息回访。你们看,如何?“

    淮西三子商议一番后,觉得可行。赖齐说到:”那好,我们今日就不进去打扰了,待有消息就去福来客栈找我们。告辞“

    ”好,慢走。“说着话,业总管拆开了信细细。

    听到是义泉狗贼要他们送信至此,看来,义泉,还没有死,而是躲了起来。心说,真是个狡猾的家伙。罢了,不去想他,只要抓获淮西三子,相信,义泉就能一并找到。得知,他们要去福来客栈借宿,那好,今夜就将他们拿获。

    来到原来的位置,等待付一卓和温怀玉的到来,然后商议如何抓获淮西三子制定策略。一个时辰后,大家先后到了,看他两的表情,显得很失望,这就对了。

    温怀玉看到白衣郎君的表情显得得意洋洋,判断,准有了淮西三子的消息。开门见山的

    说到:”白兄弟,他们在哪?“

    ”在哪?“付一卓想了一会终于明白了”好小子,还跟我打哑谜。说说吧。“

    ”他们在来福客栈。“

    ”来福客栈?那我们即可前去,将他们梦中捉鳖得了。“付一卓急道。

    ”不可,此事还的有个具体的策划,否则,打草惊蛇溜了。“白衣郎君拦阻付一卓”我们原回酒店,精心制定一个策略再行动,这样,比较稳妥。“

    要想生擒活捉他们,就得有一个人做引诱,让他们的注意力分散,不然,会功亏一篑。

    温怀玉说到:“这个任务就交与我吧,他们对我很陌生,因此,就会放松警惕,等他们与我交手后没有防备时,你们即刻出手,便将他们一同拿下,这样,就不会有漏网之鱼的机会了。两位,此计可行?”

    白衣郎君看了付一卓,看他有什么意见,依自己的想法,此计可行。付一卓想了想步骤,觉得可行,这招就叫引蛇出洞,再来个手到擒来。嗯,妙哉。说到:“好,就这样办。”

    来福客栈就在离他们三里地的地方,趁着黑夜人不知鬼不觉的找到了他们所住的客房。外面听声音,里面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喧闹。温怀玉轻轻的在指头上面抹了嘴里的口水将窗户纸捅破看到,他们三都是盘腿打坐,运气练功。在他们的身边都放着自己的兵器。有了捅破窗户纸的声音,对于他们来说应该能听得到的,为什么他们都没有任何一点反应呢?这是为何。难道,他们是有意而为之,等待自己的进入?要是这样,这些家伙就比较的狡猾了,难怪,白兄弟不让我们冒然行动,原来如此。

    有了动静,在窗外等候就好,可是这几个家伙闻风不动。原本想着只要他们动,计划就会一帆风顺的进行,没想到这些家伙真能耐得住性子,不愧为大师风范。等了一会,觉得这样下去都是徒劳,因为他们根本不理自己,于是便开始主动攻击。想此,瞬间走到门口一脚踹开门径直而入了。

    温怀玉挥着剑直击中央一张床上面打坐的赖齐,却被右边打坐的黄水所拦阻。说到:“小子,胆子不小,给了机会还不走,看来是活够了。”话落砍命斧砍了下来,将温怀玉的剑劈中。兵器与兵器相撞,当啷一声响,火花四起。

    接触到斧头的力道,温怀玉差些丢了手中剑,对方的斧头之力真的很强,胳膊发麻的一阵震动,就像被人掐住那根发麻的神经一般,此时才感觉到,此人的武功不在自己之下。要是再往前攻击,自己定会一败涂地,甚至还有被擒或者重伤的危险,考虑至此,决定迅速离开。但是,他的身后已经有人堵住了他的去路。

    此人就是蓝发索命剑王玉。“既来之则安之,何必这么快就想溜呢?这不好玩啊。”黄水说到:“二哥,少跟他废话,速战速决了事就好。”赖齐对温怀玉的突然到来感到好奇说到:“看你面生,想来,我们必定是素无瓜葛,没有仇恨了,那么,你来此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要杀我,难道,是为了劫财?”

    温怀玉哼一声说到:“不管是什么原因,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今日落在你们手里,小爷只好悉听尊便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