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引起他们的注意,温怀玉只好以身犯险,只有这样,这几个恶人才不会借机溜走。有了这几个家伙,自己迷惑的事情就会一一被揭开。不想,深陷困境。但是,这个计划很周祥,因此,安全问题已得到了保障。面对围追堵截的局面,温怀玉毫无忌惮。

    说到:“你们就会人多欺负人少的,再什么本事都没有。看看你们,什么样子,三个打一个。”

    黄水怒道:“废话少说,回答问题,为什么要攻击我们?”

    “难道你们不知吗?无恶不作,恶贯满盈,你们的名声在江湖上大为传扬已是臭名昭著了。试问,那个不知哪个不晓。今日小爷有幸见到你们,对恶人可不能置之不理,更不能袖手旁观,相反,人人得而诛之。我,就是其中的一个,人称鬼见愁。”

    黄水发怒骂,胡说八道。准被动手,但被赖齐拦阻说到:“小子,有种。不过,你所说的条条罪责,对于我们而言就是对号入座,可以说,那是我们的职责所在。你或许不理解其中的道理,但是,人,各有各的追求,各有各的活法。既然我们选择了它,就会一如既往的继续下去,对与不对自有后人来评说。至于你嘛,你是没有这个资格了,因为,你已经是个死人了。”

    温怀玉冷笑了一声:“好些言词凿凿,辩解都是一流的。有句话,不知你听没听过,我想,你在出生那会就听到了,就是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不是不报而是时辰未到。我相信,你们的报应应该就要来临了。”

    “呵呵,,,,”三个恶人仰头大笑。

    黄水说到:“我看你的报应到来才是。”说着举起砍命斧劈向了温怀玉。

    温怀玉知道,白衣郎君和付一卓应该是出现的时候了。在来的时候,商议,只要危险时刻他们就会立刻出现化解危机。因此,温怀玉没有防范,而是面带微笑看着黄水。

    黄水的攻击速度是在秒间就来,眼见斧头就要劈到头颅,这下,让黄水一惊,呀,见过不要命的,没见过这么不要命的,死到临头,眼睛都不带眨的,而且面带微笑,不由得有些佩服,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宁死不屈的一种。佩服归佩服,既然不想活了,也好,就让我来,送他一程。斧头劈下,已入发卷,瞬间,头发飘落遮住了整个脸颊,样子活像个稻草人。

    头发被劈乱遮住了眼睛,心里咯噔一下,瞬间感觉,不好,这下玩大了,把小命玩丢了。说好的,危险将至,他们定会出手相助,如今,危在旦系,我命瞬间就会消失,可是,他们并没有出现。也罢,反抗也是无用,只好听天由命了。

    他的想象,真是时间太长了,足有四五秒之久,可是,斧头落在头上接着开花,只需一秒钟就够了,为何自己的头颅还没有开花,而是自己的意识还这么强。想了想,奥,明白了,自己没事了,危险解除了。

    就在斧头劈下时,白衣郎君意识到不好,温怀玉危险,即刻迅速的拔剑挥动乌金剑,一道紫气飞扬,直击斧头。斧头被剑气击中后立刻成断开姿势接着脱落在地,而黄水的半截身体随着斧头的掉下,上半截身体也在慢慢移位,瞬间,从胸口处,一道血痕出现,血流如注。因此,身上下半截衣服全部掉落了。

    见此情况,黄水不解这是什么原因。就在他疑问秒间,他的双腿瘫然倒塌。此时,上半身开始疼痛无比,见鲜血直流,才明白了过来,原来,自己的身体被人分割了,接着倒在了血泊中。顿时想起救命,可是他无法喊出声音,此刻无法再呼吸,气短心慌后,他翻着白眼永远的与世隔绝了。

    温怀玉看着黄水的死样极其很惨,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现场,见此情况,心里直发呕,忍不住要吐,于是趴到了一边,呃,呃,连天。

    挡住温怀玉的王玉,见到黄水惨死,忙转身看是谁。就在他完全没有回过头的时候,白衣郎君的剑已经搭在了他的脖颈部,说到:“想活命,最好别动。”

    赖齐见是白衣郎君到来,恨得牙齿直痒痒。就是他害死老三的,今日,又杀了老四,真是欺人太甚,不杀他难解心头之恨。原本盘腿打坐之势,瞬间不知哪来的功夫就蹦了起来骂道:“还我两个弟弟的命来。”喊着挥动手中兵器塌然而来。

    还没有动身前来,一句,别动,否则他必死无疑。此时,付一卓大摇大摆走了进来说到:“想让他活命,最好老实点。”

    听到此话,赖齐犹豫了,又见来了一人,看来他们是有备而来,来势汹汹,就算自己与他们大拼一场来个慷慨就义,也不能挽回几位弟弟的性命,还丢了二弟的性命,觉的实在是不值。

    说到:“你是何人?”

    付一卓一身最讨厌别人不知自己的名讳,速度极快的瞬间来到赖奇面前说到:“你就是三大恶人之首赖奇吧?”

    “明知故问。”

    “吆喝,还挺横。不过,我喜欢。”说着话的瞬间,面色成金色,手如刀,一下劈到了赖齐右臂。

    只是感觉猛然疼痛后,自己的衣服开始变成了红色,红的颜色越来越宽,几乎侵透了整个半面身。见到鲜血直流,感觉自己的右手没有了知觉,便用左手去摸,摸到右手后,感觉胳膊在空中悬着,要不是有衣服栓着,胳膊早掉下去了。疑问,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胳膊断了?急忙撕开衣服一瞧,果然,胳膊已经被一道气道割断了。此时,才有了特别的疼痛感直刺心间。也因此,哎呀了起来。

    “小子,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吧。”付一卓得意的问到。

    赖齐只管呻吟,不去理会付一卓。付一卓见他成哑巴,又要动手,见此情况,赖奇急了,要是再不回答他的问题,恐怕,活活的就会被他折磨死的。可是,自己真的不知他是谁,如何回答。想想,但见刚才瞬间一幕,脸发金面,手形似刀,莫非,他就是传闻中的江湖八大高手之一,人称金面一刀,赤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