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此,有些确定的猜说到:“莫非前辈就是金面一刀赤鬼?”

    听到回答,付一卓满意的说到:“真是个贱骨头,不打不招,早说不就结了,省的我费力。不过,这样做,值,终于让他想起了我。嗯,好。”说着快速的封了赖齐的右臂几处穴道“这样,你就不会感觉疼痛了,也不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了。”

    赖奇忙谢付一卓,被付一卓拦阻说别谢我,要不是你还没有交代该交代的问题,我不会出手帮一把的。

    要自己说出什么事情,他们才肯放了自己。看他们的架势,不得目的誓不罢休,看来,此事对他们而言非常严重,那么,自己掌握着他们什么样的秘密,非得你死我活的这般地步。想了半天就是没有一丝头绪。算了,有什么事他们会说,当务之急先救下老二为宜。“既然我们对你们十分重要,就请放了我的兄弟,有什么事尽管开口。”

    付一卓哎一声说到:“这就对了嘛,值得赞一个。”

    白衣郎君收剑回鞘说到:“那我们就开门见山说吧。五个月前,你们去温家堡,在温堡主的寿宴开始时大闹一场,目的何在?”

    赖齐毫不隐瞒“那是因为二十年前,我们为了使自己的武功跃上一个新台阶,寻找到了百年罕见的血红蟾,就在我们合力抓捕时,温笑佳却是出手干预,使得我们功亏一篑,无功而返。就在那时,我们暗自发誓,总有一天,我们要报这羞恶之仇。时间过得真快,一晃十几年,终于,让我们练就了一身的好武艺,去找温笑佳报仇,但还是不能取胜。由于我们寡不敌众,最终还是一无所获。时至今日,我们都耿耿于怀,恨自己技不如人,只能再寻机会了。“

    ”此话当真?“

    ”如有一句谎话,可遭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他的话听起来理所当然,谁人没有一点私心,可是一味的抓住那点小事不放,这样,就显的自私自利了,所以,他们的所作所为纯属滥杀无辜,无恶不造了。但是事情总觉得没有那么简单,觉得有什么事被他们忽略了一样,但是,就是没有一丝线索,因此无从思绪。

    说到:”你可知道,你所说的话关乎你们的生死,我想,在生死攸关的时候,希望你给予很好的合作,千万不要把这次给你的唯一机会错过了,机会难得呀。“

    ”我所说的都说了,信不信由你。“

    在一旁心中发呕的温怀玉吐了一阵后,收拾干净来到赖齐面前说到:”我问你,就在你来温家堡闹事的那天起,接着,卢家堡就遭灭门之灾,说,是不是你们所为?“

    温怀玉虽是在一旁呕吐,但赖齐之言听的清清楚楚,要是单按他的所说分析,这就是一桩报仇事件,别无其别。难道,他们就这样一个简单的做法吗?可是,就在他们走后两天的时间里,姐姐就遭遇不测,这件事真的与他们一点瓜葛都没有?但是觉得又是那么的巧合,一系列的事情联想到一起,从时间的角度原因考虑,把它们联合到一块想,发生的事情,前后有序,就像计划好的一般,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细想,它们就是一人所为,因此有此一问。

    提起卢家堡之事,赖齐不由的惊慌失措,虽然表面上沉着,但在心里十分害怕。要是此事让他们知晓,今日定是罪责难逃死路一条了,决定,打死不招,看他能奈我何。

    虽然能说话,但是语言就不那么流畅通顺,而且有些结巴状态,说到:”你说的,我,,,我听不懂。“

    白衣郎君一直在观察赖齐的一举一动,就连他的细微的一丝变化都观察的无微不至,因此,在赖齐听到卢家堡的事情上,面部表情突有变化,判断,他必定知晓此事,即不是他们所为,也不会和他们脱了干系。但是,这个家伙拒不招认,这就显得有些难办了。如果再来一点狠招,或许他能进一步招认一点消息,可万一,他宁死不招,拒不认供这该如何?想了想,还是没有好办法对付这个软硬不吃的家伙。要是真能招认卢家堡之事与他们有关,那么,接下来,花向海在探花楼之事就的问个清楚明白了。

    ”不说是吧?我可一直在注视着你。“付一卓话语有些狠得音量在其中。

    听到付一卓狠话出,赖齐心中更慌了,因为他知道,这家伙会在自己身上某个部位毫不客气的就会来上一招,就如拆零件似的。想此,他害怕了,真的害怕了。

    ”你说还是不说?我可是做好了准备。“说着一步步接近赖齐。

    此举,彻底搞垮了赖齐的意志,就像一只哈巴狗似的,语气很软,我说我说。在三年前,我们打听到,雁形变无影剑谱就在卢堡主手里,要想得到雁形变无影剑谱,就得将他们一举歼灭,否则都是空谈。那么,就凭我们几个人怎能完成这么宏伟的计划,于是想夺取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中山寨。皇天不负有心人,我们的目的很顺利的完成了,而且还很漂亮。夺取中山寨,坐得第一把交椅后,所做的第一件事自然是利用中山寨的人多势众夺取雁形变,结果,事情与我们料想的结果相差甚远,卢家堡灭了,但雁形变无影剑谱长什么样子都没有见到,真是好讽刺啊。

    听完赖齐所说,依稀觉得,要是把事情的节奏再往前赶,或许,花向海就会出现。白衣郎君说到:”江湖赫赫有名的花寨主,在江湖上名声显著,就凭你们几个也能夺得中山寨?这点,我很好奇。“

    赖齐冷哼一声说到:”人都会有缺点,我们就利用这一点就把他拿下了。“

    白衣郎君奥一声,”是吗?这么牛。花寨主什么缺点?让你们有机可趁。“

    ”此人不大好色,所以,在他夫人过世后就一个人孤零零活着,因此养成了把酒言欢的习惯。“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