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一卓坐在床上盘腿打坐双手合并的说到:“别看了,该来的会来、这个时候就是考验你耐力如何了。”

    白衣郎君收回伸出去的脑袋说到:“前辈说的是,急也没有用。”说着坐在了床上练去了子爵剑法的内功心法。

    但温怀玉却是不那么安静,显得很着急,在地上走来走去,这使付一卓不耐烦的说到:“小子,别急,君子报仇十年未晚,你又何必急于一时呢?心静则成大事,切记切记。”

    付一卓这几句话,让白衣郎君霎时刮目相看,在接触的一段时间里,他的态度表现的总是毛毛糙糙的,今日,说这番话,就如变了一个人似的,太奇怪了,难道,这就是一种心上无事一身轻的缘故?不会,那么,他真正的性格又是怎样的呢?

    当当当的敲门声打断了白衣郎君的思绪,听到敲门声,温怀玉即刻打开了门,见是一个小个的小二哥说到:“什么事?”

    小二哥说,几位客官早,我是过来打扫卫生的。“

    ”你走吧,我们不需要,需要时,再通知你。“

    ”好嘞。“小二扭头就走了。

    快到中午时分,一队红衣女子从东面快速的走了过来,来到来福客栈门口停了下来。

    温怀玉一直在窗口看着,见红衣女子来到,猜想,一定是送信的。说到:”两位,鱼儿上钩了。她们来了。“

    ”男的?女的?“白衣郎君急切想知道,要是男的,就好打发,要是女的,那得费一些劲了。因为,男的心粗,往往会忽略一些细节,而女的则会抓住一点事情死死不放问个不休。

    ”女的。足有十来个,七八个在门外候着,上来了三个。“温怀玉密切注视着。

    白衣郎君对自己的乔装有些信心不足,说到:”前辈,我的仪容相貌像不像王玉?“

    付一卓看都没看一眼说到:”七八分,足矣糊弄了。“

    当当当的敲门声再一次的敲响了,白衣郎君问,什么人?客官,是我,刚才那一位。是这样的,有三个华盛武馆的女子找几位有事。

    白衣郎君慢慢的走上前去将门打开,见到红衣女子的面相觉得生疏,幸的不是她们的总管,要不然,就凭声音来源的辨别也会暴露的。见到这些家伙,不知该如何开口,要是说错一句话,那么,满盘皆输,计划就泡汤。刚要开口,中间一个红衣女子开口说到:“请问,你们是淮西三子吗?”白衣郎君答:“是的,我叫王玉。你们是华盛武馆的吧?”“是的。”“那就好,里面请。你们的到来,定是有书信相送,由此看来,你们馆主外出定回来了?”“没有,信是总管做主给你们的,请收下。”说着从衣袖里面取出信件交给了白衣郎君“信已传到,我们该告辞了。”拿到信件,白衣郎君心中偷笑,没想到,这么顺利。看着在手的信件,说到“慢走,不送了。”

    待红衣女子走后,三人迫不及待的将信拆开。

    信的内容如下:

    义寨主你好:收到你的来信,本人非常高兴。对于你的建议,我也是很赞同,因此,我觉得我们可以联手,一致对外,希望你能成为我们英雄联盟的新成员。今回信,另选择日,共商具体事宜。望速回信。

    陆毅峰奉书

    公元755年八月十日

    信的内容就是如此,大致意思,大家都很清楚了,看来,他们都是野心勃勃,不过都是相互利用罢了。但是,要让他们真的联手,江湖门派岂不又要遭殃。想此,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好在书信在自己手上,联盟之事,看来,他们会搁置很长一段时间的。对于这个英雄联盟,白衣郎君感觉生疏,又感觉特熟悉,一时记不起在哪听过这样的词语。想了想知道了,在探花楼那些江湖门派齐聚一堂,不就是为了英雄联盟嘛,这个联盟就是由逍遥宫组织的。看来,逍遥宫的势力的确不可小觑,要尽快的瓦解他们,不然,江湖的号令者迟早会被独孤剑霸取。

    温怀玉见白衣郎君发呆说到:“白兄弟,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白衣郎君慢声说到:“信的内容你们也晓得了,接下来,就是尽快找到这个义泉,将他处置,不然,后患无穷。”

    “说是这么一说,但是,找寻一人,就如大海捞针谈何容易。”温怀玉有些信心不足。

    付一卓听他两的话语后,有些不高兴,说到:“你们不要灰心嘛,这个家伙必定是个人,他不会钻进土里的,迟早会找到他的。”

    信已得到,内容已知,接下来该是撤的时候了,温怀玉说到:“两位,目的已达到,接下来该是寻找义泉的时候了,就算挖地三尺也要把他翻出来。所以,我们应该离开,以防万一。”

    白衣郎君觉得有理,问付一卓有什么别的看法,付一卓摇头说没有,一切随你就好。白衣郎君只好决定去滁州,待滁州的事情解决了,再开始找寻义泉。因为,滁州的事情不确定,对于其它事情都会毫无兴趣。

    对于这个建议,温怀玉有些犹豫,这样已来,找寻义泉的计划又会无限期的拖延,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将这个十恶不赦的畜生找出来。付一卓见温怀玉有思绪,劝说到:“好了小子,你就不要有所顾忌,什么事都讲个缘分,刻意去寻,就是费上九牛二虎之力也是无济于事的。就如三个恶人就是很好的例子,我们找寻了好几天杳无音讯,准备放弃了,要出发滁州,哎,出门遇到了。所以我说,急是没有用的,还是稍安勿躁吧。”

    温怀玉想了想付一卓的话想反驳,但又觉得也许吧,虽然自己嘴上说找人不易,但在心里,心急火燎的。要是特意去寻,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说到:“谢谢前辈开导。”

    白衣郎君看看来福客栈这间不寻常的房间,又看看被塞到床下的三个恶人说到:“师傅,徒儿终于完成了你给我的任务,替你报了仇,你可以在九泉之下安息了。”稍停叹口气“人在做,天在看,做了不可原谅的事情,就得付出一定的代价。不是我们心狠,而是你们心肠歹毒,坏事已经做绝,想给你们一条生路都是无从开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今日遇到我们,也算是你们的劫数,希望在来世好好做个一世人见人爱的好人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