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来的祸事,搞得白衣郎君无法澄清自己的清白,逃避现实,带来的结果只能是雪上加霜,误会一步步的加深,要想理清事实原委就得返回找到受害者,可是,返回既是迅速但也是无济于事,他们已经遭灭口了,正在疑惑,却被残叶门的后续赶来的一伙人对了个正着,这伙人见的白衣郎君不说缘由只是一个劲的砍杀,无奈,白衣郎君速度极快,在对方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控制了他们的领头,说到:“别动,动者死。”

    来人见到头被俘虏各个目瞪口呆不知所措,听到对方的言语只好言听计从住手了。一人凶狠的说到:“姓白的,你快放了我们少门主,不然的话,今日定与你同归于尽。”

    白衣郎君冷哼一声说到:“本来你们就要我的命,所以,我打算不放,不过呢,打算给你们一次机会,要我放人可以,答应我的条件就好。怎么样,你们想想吧。”

    一人说到,什么条件?

    “条件很简单。说,为什么不分青红皂白的追杀我。”

    “这个问题还用得着我们来回答吗?明知故问。自己做的事情,还需别人重复?你好下流,敢做不敢当的畜生,好像你不知其事,别装了畜生。”一人愤愤不平。

    这样的话语,近一步证实了,他们所见所闻都是自己所为,可是,自己这些日子哪里也没有去过,的的确确没有伤害过任何江湖中的门派。就连这个残叶门派,自己今日也是头一次听说,哪来的冤仇存在,何来自己所做一说。

    “你们所说我的确不知,就你们这个门派我也是头一次听说,更不要说是我杀了你们掌门。话已到这个份上,你们还是认为我就是杀人凶手的话,那我只能说你们是一群不分是非恩怨的家伙了。”稍停叹口气“不管你们怎么说,我还是那句话,麻烦你们把事发经过讲述一下吧,这样,有助于事情的还原,便可得到事情的真相。”

    听完白衣郎君的一席话,众人似乎在态度上有所转变,但在他们眼里亲自目睹,就是白衣郎君这个家伙嗜血成性,惨无人道的大开杀戒,致使众多兄弟无辜死去,还杀害了掌门,怎能单凭他的几句言语就能轻信,他与此事无关呢?

    一人说到:“即使你言语表达能力胜人一筹,能说会道,但事实就是事实,这是不争的事实,你想说出这些话瞒天过海,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因为,我们不是哄大的,而是,都是有一个聪明的脑壳存在,我们会分辨是非恩怨的。”

    这些家伙,真是一些榆木脑袋,为什么不把事情好好想想呢,我都这样给他们解释了,他们还是冥顽不灵,看来,眼见为实这句话确实存在着一定的道理。但是,有些事情他不是眼见就能定一个人的性质,往往眼见不一定都是真的。不论怎么说,总之,他们都认了死理了,要想彻底揭开真相,还需与他们大力合作才是,否则,自己的清白永远别想洗刷掉,于是决定与他们套话的方式进行问话,不然,他们不会说出事情发生的经过。

    说到:“听你们的意思,亲眼见我杀害了你们的掌门,我是如何出手的?现在我都记不清了。呵呵呵”

    这样说话,气的那些人直咬牙根。一人说:“你太过份了,就是用你的黑剑一剑穿心我们掌门的。”说着伤心的哭了。

    白衣郎君觉得这样所说看来成效不错,因为,把他们的心戳疼了。黑剑?难道是乌金剑?这些家伙连此剑都不晓得。

    “白衣郎君,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有种的,放了我们少门主。”一人挥刀指着白衣郎君,语气中透露着决战的意思。

    白衣郎君当然明白他的意思,要是平常,和他切磋一下倒是可以,但今日,身陷栽赃千万不能发怒,否则,所做一切将会前功尽弃功亏一篑。于是言语温和的说到:“放了他可以,不过我是有条件的,只要你们答应我的条件后,他,一定是安全的。好了,话不过三,你们斟酌。”

    来人无奈,谁叫他撸着自己的少掌门。想了一时决定将事情的经过说开。

    前八日下午,一个和你一样的白衣青年身背黑剑,来到残叶门大叫,说是顺者昌逆者亡。见此,我们将他团团围了起来。一会,掌门师傅来此,说到:“哪里来的野猫野狗也配在我残叶门前大喊大叫,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哈哈哈。说,叫什么名字,我从来不杀无名鬼。”

    “我叫白衣郎君,回答我的问题。”白衣郎君狠言问到。

    “吆喝,见过横的没见过这么横的,喜欢。但不知你有什么招数?就凭你一人也敢在此撒野,你也太把自己看的了不起了吧。来人,先让他领略一下残叶门刀阵的厉害吧。”话落,足有五十多人迅速移动,行成弯弯曲曲的队形,散布开来,就像满天星斗,又像星星点点很零碎,可是,他们稳条有序,前后搭配,刀刀接触,接着,一道凭借大刀发出的寒光直射白衣郎君的眼睛,让他不能睁眼。顺势,刀阵启动攻杀而来。

    白衣郎君的确不能睁眼,因为,寒光刺眼必是有伤。无奈之下,只能闭着眼睛挥舞着乌金剑,凭借耳听八方的动静攻击来犯之敌。由于对方都是一些无能之辈,所以,原本很了不起的一个刀阵就这样让他们在看起来像是熟悉,但是在白衣郎君耳里听起来他们脚步极乱,像是刚刚步入这个刀阵之中似的,一点配合的默契都不存在,因此,极大的刀阵也不能将白衣郎君如何。但是,刀阵虽乱,可有实力存在,因此,白衣郎君也不会轻易的脱阵而出,一时陷入了阵中,要想破解此阵,自己还的细细琢磨。掌门见势,准备跃进阵内助阵,想将白衣郎君即刻消灭。就在此时,一个绿衣女子飞身而来,从外围,打的人仰马翻,就此刀阵乱了被破解了。

    随即,两方面人马各持一方,形成面对面对决。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