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关家宅的人死死堵截,而且还有霸占财物的野心,这不是典型的拦路抢劫吗?对于他们的这种做法,原本大发脾气,然,他们三没有惊奇而是觉的这个家伙傻的可爱,长得一对狗眼吗?真是狗眼看人低,因此放声大笑。

    付一卓止住笑声说到“原本我想打劫你们的,谁知你们人多我就没有什么打算了,没想到,你们动手了,你说好不好笑啊?”

    总管听到此话乐了,吆喝一声“这么说来,我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真是妙啊。要不是我多留个心眼,看来,今儿遭殃的就是我们了,可惜啊,你们没有机会了。既然被我先声夺人,那就识相点,交出东西吧,省的我们动手。”

    总管的话惹得他的人几乎笑出声,比喻不当。

    付一卓生气的说到:“你以为你是谁呀,让我把剑交于你,我们就得乖乖的听话啊,你也太把自己当个人物了。”说着已是发怒了。白衣郎君忙拦住付一卓让他稍安勿躁,依然还是笑脸先陪:“几位,我听你们的。”说着用左手向后一弯取下身后背着的乌金剑给了总管。总管伸手取回乌金剑说到:“总算有个识时务的。”说着上下寻看乌金剑,一个劲的夸赞,黑而发亮,还在手里顺手的比划着。“嗯,好剑,世间少有的奇剑。”

    付一卓和温怀玉对白衣郎君的做法有些不明白,两人相互对视眼神,然后都注视着白衣郎君,他们知道,这小子定有什么心思,只好不做吭声的支持着,至于做些什么,只能拭目以待。

    见总管拿着乌金剑爱不释手,也看了好久足有一刻钟。白衣郎君觉得时间差不多了,该是问他们话的时候了。“看了这么久,该是把剑物归原主了。”声出,总管还在赞不绝口,今日算是得到宝贝了,不想,剑被瞬间拿走,那个速度,只是在眼前一闪就不见了剑。

    还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偷了自己的宝贝,刚要开口大骂,细看,原来,让剑的主人在自己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拿走了。要按取剑的速度计算,这个家伙的武艺不在自己之下,不由的出了一身冷汗,忽一想,不对呀,他们只不过区区三人有何惧哉,我们人多势众不应该怕他,说到:“小子,刚才你的举动我不会在意的,只要你把剑交出来就好。”

    白衣郎君看了总管一眼,那眼神很是温情,在温情的下面会不会继续是温情那就不得而知了,看来,这要取决于总管的态度了。说到:“你把我的剑拿去看了良久,难道就不说声谢谢?你以为本人的剑谁都能看,告诉你,看它要付出代价的。”

    总管占着人多的优势占据上风不怕白衣郎君”别给脸不要脸,我的耐性是有限的。交还是不交?“

    白衣郎君哪管他在说什么,只是考虑下一步该怎么出手。”不交又如何?“

    ”不交?那就受死。“说着,挥动手中的短剑刺了过来。

    白衣郎君毫无兴趣与他动手,只是想着将事情问个清楚明白,没想到这个家伙贪得无厌,着实该打,于是,在他动手之际,原本三米的距离,但一个耳光就甩了过去,打在总管的右脸上,原地转了三个圈,要不是周围的人将他扶住,恐怕要转好几个来回,既是是这样,脑袋依然还是嗡嗡直响,看来,这个耳光擅的不轻。

    这是怎么回事,他离我那么远。总管也许永远也不会明白。

    付一卓和温怀玉终于明白了白衣郎君的其中意思,没有本事就不要强取豪夺,否则丢人现眼,因此开怀大笑。

    众人见到这样的局面也是开始害怕了起来,而不是凭借人多就能制服得了这几个人,因此,开始慢慢的退后,到一个相对比较安全的地方以待时机。

    见到手下各个怯战,总管生气骂手下都是些酒囊饭袋没用的东西,要他们即刻上前杀了眼前的这些人以解羞恶。白衣郎君说,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的问题,不然,待会我让他们将你的头颅活活从你的脖颈上拧下来你信不信。总管看看自己的手下,再想想自己的头颅被他们拧下来的那个滋味,想想都是害怕,因此无奈的说,要我回答什么问题?

    “听说你们这里闹瘟疫,我想知道是什么瘟疫?”白衣郎君开门见山的说。

    ”是鼠疫。“总管虽是回答着白衣郎君的话,但是他的眼珠子贼溜溜的转个不停,这一点,让白衣郎君心生怀疑。”是真的?“

    ”这还有假?“

    ”什么症状?“

    这个问题让总管为难了,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得了鼠疫症状的人,如何开口说,犹豫一会说到:”我怕染上瘟疫,所以不敢接近他们,所以不知症状。“

    见他神情慌张,分明就在撒谎,”你还不据实招来。“白衣郎君声音严厉终于生气了。

    从面相分析得知,此时的总管是不会招出一切的,看来,此事非同小可。这一点,付一卓和温怀玉看的比较清楚。也许就是那句话吧,当事者迷旁观者清。不过,白衣郎君也是料想到了这一点。

    总管被逼的无奈,只好选择逃跑。他的面前有一个十七八岁的门徒,便是心生一计,猛然将小年轻使劲的推至白衣郎君面前,自己随即转身夺路而逃了。见到逃跑的总管,那群人也是狼狈不堪的落荒而逃了。付一卓刚要出手制止总管被白衣郎君拦阻了说,前辈不必阻拦,有了他们的引路,我们才能顺利的到达关家宅不是吗?

    付一卓举起大拇指夸赞说到:”不错,有脑酱。“

    看他们逃跑的路线,一路往北。有着一条宽阔大道,想来行路是不会受阻的,就是不知关家宅据此远不远。跟得紧了,怕他们意识到自己的图谋,因此,待他们从自己眼球消失后不见了踪影时,他们三才追了上去。他们的速度极快,瞬间就不见了踪影。急找慢找,终于发现了他们的影子。然,眼前的一幕令人发指。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