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温怀玉的问题,那是毫不犹豫的,一定要去,不然,怎么能证实自己所分析的结果是不是正确。

    一定要来此,目的有二,一是查探关家宅真实情况,二是证实心中忧虑之事。进的关家宅,已是了解的很清楚了。白衣郎君意志很强的说到:“一定的去,不然,别人会得手的。”

    听话白衣郎君的话,付一卓感觉到事态严峻,没想到自己这么的粗心大意,咂咂自己的舌尖表示佩服,说到:“事不宜迟,那我们行动吧。”

    顺着一条上山的小路很快就下了山,在关家宅的侧面,有一处低洼处便于行进。走到跟前,果然,没有一丝声音传出,看来没有人在。以防万一便扔了一个探路石,确定没有人才放心的施展轻功跃入了里面。

    里面的环境设计很合理,一排排榕树,一排排果树相对并排,足有百米远。树的一边就是一条环绕关家宅的小路,说小也不小,足有四步宽。东西两侧瞅瞅没有什么,卫生打扫的很是干净,没有一点杂草乱长和树叶的脱落飘洒整个平地。周围依然很静,听不到一丝怪叫之声。就连当地的蟋蟀,青蛙,等等,,,,也是渺无踪迹。

    有此无人的境界,三人大步阔土的往前行驶着,到了一栋建筑物跟前停步了。建筑物很大,按它的设计推断,像是在原有的山洞前又加盖了砖木结构,构建的房屋,外围气势雄伟,于此设想,这是他们的大本营了。既然轻而易举的到了大本营,为什么连一个人影子都不见,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们昨天连夜逃跑了?

    想此,白衣郎君说到:“不知你们有何感想,给我的感觉,这里,已经是一座空城了,而且血腥味十足。”

    付一卓再看看周围没有什么异常,整洁的环境告诉他,不会的,要是有人行凶必会扰得花草折断,但是它们,却是鲜艳未能凋谢。如果没有打斗痕迹,难不成,他们连夜跑了?不愿意相信的说到:“要是空城,他们定是跑了,要是这样,我第一个不放过他们。至于血腥味十足,这倒让我不能断定了。”

    温怀玉结合他两的语论,觉得两点猜论都有可能。说到:“眼前的寂静,或许已经说明了白兄弟的推测,按目前的情况分析,我觉的,寂静就是一个很好的回答。所以,不论如何结果,我们都的尊重事实,毕竟,我们不能更改现实了。”

    温怀玉之言结合它们两的猜测,只不过更加让它原有的意思更显突出,致使把事情的本质变得特定化,在理念上理解,就是,已经确定了事态发展已是恶劣性。不管对方逃也好被杀也好,总之,已是无力挽回前局了,本想以静制动等待贼人落网,没想到贼人先行一步,打乱了一切。希望,事态不要有所分析的那样遭。

    付一卓觉得在理说,“既然没有人出来迎接我们,那我们只好硬闯了。”说着一个箭步就到了大门跟前,一脚踹去,将很大的一个门踹飞了。门板落地,煽起迷雾一样的尘土飞扬,待尘土尘埃落定后,眼前的一幕傻逼了,让人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大批的关家宅人一个落一个,四间大的房间尸体成山,足有三米高,厚度不得知晓,见地上血流成河,血浆已是堆起高低不等的小山分析,这些人死去不过两个时辰。

    白衣郎君和温怀玉走到跟前,首先是一惊,接着开始心中发呕。白衣郎君还好一点,尤其是温怀玉,这种场面他真的无法忍受,吐个不停。

    尸体的死相极其恐怖,有掉脑袋的,有肠子长扯的,脑袋不掉只是挂一点的。

    付一卓忍着恶心说到:“是什么人这么残忍,不堪入目啊。”

    白衣郎君走进尸体瞧瞧血迹,用手抹了一下血迹放在鼻子跟前闻了一下,再看血迹的颜色分析就是死了不久,大概在两三个时辰前。如此之快的手法,真是罕见,要想完成这样大的工程,需要一队人马,但在屠杀过程中,难道就没有一点对抗,等着他们宰杀?要是这样分析,那凶手定是相当熟悉,不然,几百号人总有溜走的。思来想去确定,对,就是熟人作案。难道,是关家宅宅主所说的那个女孩所为?不会,她不会有这么快的步伐,她也不会有这样厉害的招式,来完成这项特号工程。既然远程之人不能为凶,那就是附近的人了?那么,这个神秘人又是谁呢?据关宅主所说,官府也参与其中,那么,这个神秘人就是州府大人了?想想他的嫌疑,从某种角度分析,此人与此事脱不了干系。对,一定是此人。除了他,没有可怀疑对象了。

    说到:“此事必定与官府有关。”

    官府?付一卓和温怀玉一惊。温怀玉问是何理由?

    “你们可记得,关宅主可是与州府大人相互勾结有着密切联系,如果东窗事发,第一个要灭口的必定是关宅主,为了不丢自己的乌纱帽,铲除危害,必须杀人灭口不择手段,所谓,要想走得稳,无毒不丈夫。”

    付一卓明白的说到:“如此分析,昨日关宅主事败后,没有去找买主,而是去了官府,将事情相告了,故引来了杀身之祸。”

    “不错。照这样的局面看,我们已经中了别人的圈套了。”白衣郎君慎重的说。

    “此话怎讲?”温怀玉有些懵懂的说到:“难道,这个狗官就在附近?”

    “是的,杀了这些人,总的找个恰当的理由吧。既是我们不上钩,他会以拐卖妇女罪嫁祸整个关家宅,然会堂而皇之的报奏朝廷,说不定还落个青史留名。既然我们这些替罪羊上钩了,他可不会放过这么美妙绝伦的机会,这可是一件天大的功绩呀。”白衣郎君讽刺的分析着。

    “哇呀,这个家伙真是太卑鄙了,不过,他的聪明倒是让人折服,可惜,他找错对象了。”付一卓微笑着。

    他们在屋里细细分析着事情的来龙去脉,然而,他们正被官府的人马围得水泄不通。

    “给我围起来,一个也不能放过。”一个官兵头叫喊着。

    听到声音,他们三跑到了门口,门外密密麻麻的人,足有两百多,一半手持长枪,姿势威武。另一半手持弓箭,各个拉弓搭箭,蓄势待发。

    见此情况,温怀玉说到:“我们被困了,该如何破解。”付一卓说到:“一群小马贼,有何惧哉,看我的。”说着叫到:“我说你们这群家伙,为何围攻我们?我们犯了那条王法了?”

    “问得好。”声出,一个五十出头的人,身穿官衣,脚蹬官靴出现在大家面前,言词凿凿的说到:“证据确凿,还不承认罪责,真是一伙顽劣之徒。来人,把他们给我拿下。”

    声落,过来四个武士想将他们三捉拿归案。

    付一卓见此情况,大怒道:“岂有此理。”话出,出手很凶,动作就在秒间完成,就那么一划,四个官兵瞬间飞身倒向几米远,落在了那些官兵的身上压倒了一大片。

    要不是州官大人疾步的后退,那几人定会压到他。见势分析,面前几人并非一般,忙下令放箭,以堵厄势蔓延,不然,大祸临头。

    飞箭如雨,嗖嗖的飞击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