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英宇对死尸毫无反应,好像是自己亲手做的一般。面对这种局面,白衣郎君猜测,要是派人围剿,定会有漏网之鱼,这样愚蠢的办法他肯定是不会做的,那么,他使用了什么办法让关家宅的四百多号人在一夜之间消失殆尽?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在大家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大肆屠杀。做到这一点何其难,要不是利用自己是合作关系,故大家放松对他的警惕,因此在毫无知觉的状态下中了设计,喝了迷药,其后,命令手下一举歼灭,无一幸免的将尸体堆积于此。

    说到:“州官大人,以你分析,这些人是怎么被人杀害的,堂堂四百众就这样无声无息藏尸于此。”

    肖英宇当然知道白衣郎君其中的寓意,不过想想,他们也不会就此联想到是自己设计的,因此放松了紧张的心理说到:“依我之见,将他们一举拿获,而又不留痕迹,做得悄无声息,做到这一点,只有一个可能,就是熟人作案,有了这一点,便于行凶,因此,编个谎言,将他们统统召集在一起,然后,在酒里下了毒,为了掩盖事实,便将他们开膛破肚。于是乎,现场就是这样顺理成章了。

    有了肖英宇的解释,一切的思路都是明确了,证实了自己的推测是完全合乎情理的。

    有一点令白衣郎君纳闷,既然这一切都是自己设计的,更何况身临其境,为什么还要把的说的头头是道?这样做,目的何在?以真相欲盖弥彰?他是不是在挑战我的思维?要是这样,那这个家伙也太自以为是了,自作聪明。罢了,不和你小孩捉家家了。既然真相已是得到还原,那么,该是与他翻脸的时候了。说到:”州官大人言之有理,分析事情,述说过程就像身临其境,让人心服口服啊。有心佩服你吧,又觉得你这人心里想的一套,嘴上说的一套,真不知该不该相信你,你那句是真那句是假?不过有一点是真的,那就是,你煞费苦心将我们一举歼灭,好来个一石二鸟,没想到遇到了我们几位难缠之敌,要是平常之人早被你一命呜呼了。我说的对与不对?我的州官大人。“

    肖英宇没想到他遇到的这几个人竟是一些武林高手不说,还是一伙推断案情头头是道的破案高手,厉害。想到这,他后悔进了这房间,即刻想离开,但是,就这样走恐怕不行,那么,怎么样才能安然无恙的离开呢?要想离开,就得慢慢与他们周旋,否则,别想。说到:”这位公子你说笑了,分析案情是我们这些人应有的头脑。案情推断,也是日积月累的经验,你要说是我的分析如身临其境,我想是你夸赞了,我万万不敢当呐。要是说是我一手策划,这更是荒妙,还请公子细细思量才是,千万不要冤枉好人呐,这份罪责我可受不起啊。“

    对于一个一介布衣,有了自己独到的一面之词,不是破口大骂就是动起刀枪棍棒,他倒好,文质彬彬,显得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表情,沉稳,奸诈,真是一个老奸巨猾的家伙。但这恰恰表现出了他内在污垢的一面,也许,人在官场久了,受到的领悟就会越深,因此,那种遇事不惊的派头也就理所当然的搬了出来应付局面,何况,现在是在他认为无凭无据的情况。说到:”你再是老奸巨猾,我说此话也是有根有据。昨天下午,关不住和一伙人去了州府衙门,你知此事后,便合计着怎么样杀人灭口。要是直接派兵围剿,恐动静过大,造成不必要的麻烦,于是乎,你带了美酒趁着夜黑直奔了关家宅,为的就是计划顺利实施。为了让计划顺利完成,你大摆鸿门宴,将关家宅四百号人齐聚聚义厅,首先你发表了言论,有你在保证他们一切平安无事,在他们的酒里早已放了迷药,这样,你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他们统统消灭了。为了让事情有个圆满的结局,你料定,我们必会回访关家宅,因此,将尸体收集于此,等待鱼儿上钩。果然,我们上钩了,于是乎,你调集了两百兵将来个梦中捉鳖。你的计划算是相当完美,只不过,你找错了对象。“

    有了白衣郎君从头至尾的解说,肖英宇算是服了这个家伙,真是破案奇才,佩服的五体投地。看来,自己的困境越来越大了,大的广无边际。虽是表情不会表露心境之惧,但是,额头上的虚汗已经开始流了下来。离开,更是不可能的事了,门口两人已经将他看的死死的。如果跪地求饶,事情将会有所缓和。可是不能这么做,这样,有失官威。那么,怎么做才能逃过一劫?想了想,还是觉得继续与他周旋,或许,就有离开的瞬间。说到:”你所说的只是你的猜测,我说过,我今早才知此事的,不信,你可以调查。“

    白衣郎君冷哼两声:”你觉得我还会调查此事吗?我也不和你兜弯子了,说吧,秘密将女孩们运走的人在哪?只要你告诉我这个消息,今日之事我就当没有发生过。“

    有了这样好的信息,在心里特高兴,可是,对此话相当疑惑,该不该当真?要是说出实情,换来自己躲过此劫的筹码也是值得的,就怕说出后,他们出尔反尔,那时,不但不能解脱,反而引来杀身之祸。怎么办?脑中细胞左右极力的思绪着拿不定主意。

    见他左右为难,温怀玉说到:”我们说话一向说到做到从不失口。“

    温怀玉的话算是给了自己定心丸,肖英宇擦擦额头的虚汗说到:”当真?“

    “当真。”

    ”你所分析的一点不错,其实,我也是对这个神秘人不大了解,只是匆匆一面而已。她那日穿着一身红衣,红纱遮脸,手握红穗宝剑,按身材判断,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问她详细情况,她说这不是重要的,所以,我们对她的情况知之甚少。要说是江湖门派,我看有些可能。“肖英宇如实的交代着,目的就是希望躲过一劫。

    对于他的话,白衣郎君分析,此话应该当真,因为,和自己判断的相差无几。说到:”既然你这么诚实,我也可以兑现我的承诺,你可以走了,不过,这些尸体你的有个交代,总不能让他们在此风吹雨淋吧。“

    ”那是那是,入土为安嘛。“虽然在嘴上答应着,但在心里想着,只要我离开这里,我定不会放过你们,我要你们为今天所做的付出沉着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