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英宇的心里乌黑,白衣郎君真真切切明明白白的。观察人的心态久了,自然而然在面部与他的言语方面相结合评论后,得知这家伙极其狡猾阴毒。虽然口头答应,但在心里复着一种卑劣的丑恶嘴脸。就是如此,现在也不是拆穿的时候,所以,只能敷衍了事。

    肖英宇命令自己的手下在一个低洼处又往下挖,一个万人坑就这样在瞬间成型,然后,把尸体一具具扔了下去,又将他们摆正放好后掩埋了。

    嬉皮笑脸客客气气的说到:“白公子,这下可好?满意?”

    这样的工程,不满意也得说好,罢了,此事就此了解吧,谁教他们贪占小便宜,这样的结局或许就是最终的结果。话说回来,这样的工程量之大难为这些官兵了,不过,功是功过是过,就此打住再不言论,但是,造成此事的罪魁祸首还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就目前,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可将凶手绳之于法,就这样给他一个轻松的死法,不受任何疼痛,着实太便宜了。

    说到:“此事做的好,功德一件呀,我代他们谢谢了。你可以走了。”

    听到此话,简直就是****令,高兴的连声道谢后向门外急匆匆的走去。

    付一卓原本不让他走开,但有白衣郎君的话语,只好让开了道。但他不知道,这样做的寓意何为。说到:“小子,你这是何意?他可是罪犯,你可不能包庇,犯这个低级错误。”

    白衣郎君脸带微笑,明白付一卓的意思,说到“前辈请放心,商人自有妙计。”

    是什么妙计,大家都是很期待。白衣郎君示意,肖英宇还没有离去。

    见肖英宇走后,温怀玉迫不及待的说到:“白公子,快说。”

    白衣郎君稳如泰山说到:“这个家伙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所以,他的话我们不能当真,,,”

    “等等,,,等等,既然不相信,那你为何要放他走?岂不是我们这一阵子白忙活了。”付一卓急道。

    白衣郎君解释道:“正因为如此,我才要冒险一次,看看这家伙下一步该如何出手。要是个聪明的主,定会安安稳稳的把我们这几位瘟神送走,否则,他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作自受。”

    “要是万一?那他岂不逍遥法外?”付一卓对白衣郎君的解说很不满意,按自己的想法,就得快刀斩乱麻,除了这个吃人骨头吸人血的家伙,为当地百姓除去一恶。想不通,白公子到底何意,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

    “不会的,即使他花钱消灾,我也不会让他逍遥法外,别忘了,他是官场之人自然有人会收拾他。要是他敢动歪点子,他会死的很难看。不过,以我分析,他会想尽一切办法将我们各个屠杀,绝不会让我们离开此地半步。只是目前,我好奇他会出什么招。”白衣郎君总算说出了两点结果,听的他两算是接受了。付一卓有些担心说,但愿玩火不要自焚。白衣郎君对自己很信服说,不会的,料定他会有动作的。

    肖英宇出去后,给一旁的一个官兵头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运来特制的小炮,向房间内开炮。不到一刻钟,炮筒已架好,可以说准备就绪。

    就在他们三议论完结时,他们已经做好开炮的准备,因为,导火索已经点燃。

    外面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白衣郎君觉得不大对劲说到:“这些家伙是不是走了,这般死寂。”

    温怀玉说到:“出去看看吧,要真如你说,他们打算送我们这几位瘟神走,就不会这样寂静,应该是唉声叹息有动静才是。”

    听的他两议论,好似提醒了自己,对呀,没有动静,那就说明动静越大,不好,中计了。付一卓急说到:“我们中计了。”

    白衣郎君则是不慌不忙表现的若无其事说,要的就这个效果。

    于是三人快步向外驶去,眼前的一幕让人眼前一亮。

    只见对门摆着一门火炮,正对准自己。而且引线已被点着,火势瞬间就完,这样,他们三必死无疑。

    当然,对于这样的高科技,他们三谁都没有见过,都在疑惑这是个啥玩意?只有白衣郎君在长安见过拆开的玩意,对于组装的没有见过,更对那着火的导火索一无所知,都不知道,一个铁筒上面放一根着火的线索是用来干嘛的,只是看着它使劲的扑哧扑哧往前燃。

    看着燃起火的线索,白衣郎君想起,在长安,遇到此类问题不明白时,自己指着,关于吊在钢筒上面的那个线绳是干什么用的,那个官兵头给自己说,这个线绳,是用来发射火炮弹用的。点燃它,就会引起里面的火药,利用火药的推射,将火炮弹送出,这就是它的功能。想此,明白了,看着火就要燃完,急说到:“我们即可离开,不然,会被火炮弹击中的。”

    “火炮弹?是什么?”付一卓问到。

    “来不及解释了,待会再说,我们即可离开。”白衣郎君心急火燎的说。

    付一卓不明白白衣郎君为什么这么害怕这个东西,说实话,自己在江湖上闯荡,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有见过,这是个什么东东,令他胆战心惊。自己偏不信这个邪,就不离开,他能把我咋的。说到:“我不走,世上还没有我怕的东西,要走你走好了。”

    看来,前辈是不愿意相信这个东西非常厉害,其实,自己也没有见识过它的威力,可以说是道听途说,但是自己觉得,无风不起浪嘛,应该重视它,把安全放在第一位。说到:“前辈,我们离开一下吧,好汉不吃眼前亏,以防万一。”

    付一卓不耐烦的说到:“你真烦。”

    还不等白衣郎君劝说付一卓即可离开,火已经燃完,只听嗵的一声巨响,几乎把耳朵震聋,随后,一颗拳头般大小的圆球火速的冲向自己而来。

    其实,付一卓一直死死的盯着那个圆筒,看看它究竟能出什么幺蛾子,果然,随着火的熄灭,从里面随着烟雾飞出一个圆球。还以为是什么东东,原来就是这么个东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