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一卓对火炮的出现很是好奇,于是一个劲的看着它有什么动静。白衣郎君叫他离开,性格倔爽的他根本不愿离开,反让他们走开,自己则细细研究此物。

    对于付一卓的倔强,白衣郎君无法劝阻,只好与温怀玉跟他并肩作战。面对火炮的攻击,白衣郎君相当清楚它的威力,要是被它击中,定会粉身碎骨,但是目前,只有一起与他抗衡。即使粉身碎骨浑不怕,坚持到底。

    见到圆球的到来,付一卓很快就有了应对之策,就是将它稳定在空中,然后将其推向对方。有此想法,立刻施展内功将其速来的圆球温柔的顶压,达到将它慢慢停止的效果,果然,凭借自身的内力做到了,圆球停止在他们三的面前不足一尺的空中。

    对此举,白衣郎君和温怀玉惊讶了,乖乖,真是厉害,不服不行呀。

    肖英宇见到火炮弹被控制,首先一愣,其后惊讶,再接着就是惊慌失措,妈呀,这是现代最科学的牛逼武器了,竟对他们毫无用处,我的妈呀,他们太厉害了。

    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被控制的火炮弹,心里多么希望它立刻炸开,让这几个贼人血肉全无魂飞魄散,可是,火炮弹就是坚固不爆炸,就连一丝爆炸的动向都无法找到。原本以为有它的威力,可以说无坚不摧,定会将他们消灭,可眼前,事与愿违,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赔了夫人又折兵。现在危机时刻,又想再次化干戈为玉帛,看来是不可能了,但是,不可能也得一试,不然,小命就会留此了。刚要开口说话,他已经没有机会了。

    付一卓控制圆球后,想着怎么样才能把圆球原回推到原位,这样,它就会回到火炮筒里面了。

    但是他不知道,这个东西只要碰到物体就会毫不客气的爆炸。

    或许就是这个原因,付一卓才大胆的将其拦阻,要是知道这个秘密,这么危险的动作他才不会做,胜算毕竟零点零零一的比例。

    待圆球冲向火炮筒的瞬间,火炮手见此情况早已是惊慌失措,纷纷掉头狼狈而逃。好在现在人少了不少,要不然,依然被人围着,想逃也是无望。

    肖英宇还没来的及开口说话,那火炮已经入了火炮筒,见之大惊,随着官兵们一起逃跑。没跑几步远,火炮弹浑然一声巨响爆炸了,炸的火炮粉碎,火炮的碎渣随着火炮弹的冲击波满天飞,四面八方四溅,伤了好些人。肖英宇也是不能幸免,被一块铁渣子钻了脑袋当场死亡。

    圆球爆炸的地方,离他们三四十米远,既是有铁渣子也不会伤到自己的。看着被伤的无辜官兵,他们三觉得心疼但也是无奈。见到官兵恐惧而逃,白衣郎君忙召唤他们不必逃。

    白衣郎君见官兵们都止步观望,说到:“天作孽,有可为,自作孽,不可活。今日由此下场,是你们州官大人一手策划,怨不得别人,只是苦了你们这些官兵了。要是你们不信,在你们当中,有些人定是知道其中的来龙去脉,所以,不妨问问他们。”

    官兵们大多数一无所知,根本不晓得今日之事真正的原因所在,一个个东张西望,看看有谁能证明此事。见此情况,白衣郎君觉得,在肖英宇身边最为亲近的那个人,应该知道全部的秘密。喊到:“谁是肖英宇身边最红的人?”声出,心里有所暗示,当然是总管,或者是他的副官。

    声音喊出,没有一个人上前承认自己知道其内幕。白衣郎君一一看着面前的人,发现一个人直打哆嗦。想必定有情况,于是指着发抖的官兵说到:“你前来一步。”

    发抖的官兵在人群中央,但是他的举动与常人大不相同,所以,他的外资就让白衣郎君发现了。那人不敢上前,但被身边的官兵硬推了出来,在害怕的情况下,那人叫着,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就在那人还未站稳之际,白衣郎君施展轻功已经来到他的身旁说到:“最好实话实说,他们的下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那人犹豫一时说到:“我是无辜的,只是一个跑腿的。”

    跑腿的?既是跑腿的,那么,他就是一个朴准的联络员,即为联络员,想来,所有的消息他定会晓得一清二楚。想到这一点,白衣郎君觉得这个家伙知道的事情应该不少。

    说到:“只要你如实交代,今日,谁都不会为难你。”

    那人点点头“好,我说。”

    “简明扼要”白衣郎君提醒说。

    自关宅主与大人秘密结合后,就派我为他们中间的联络人,大大小小的事情我都记得很清楚。一日,大人让我去无牙山见那收买姑娘的主,并且给了我一封信,信的内容大致就是在什么时间交货。

    有了交代,白衣郎君明白了,这伙家伙就在无牙山,或许此处就是他们的老巢。问到:“无牙山据此多远?”

    “在东方,有一百里地就到了。”

    在东方?那不就是去往滁州的方向吗?也罢,不去多想了,只要能将罪魁祸首抓获就好。得此消息,这也是最终的目的。说到:“你们大家还有谁不明白此事的?”

    明白事情的原委,官兵们各个高呼说到:“这不怪你们。”

    “既然事情得到澄清,我们也是离开的时候了,官兵大哥们,告辞了。”说着给大家双手抱礼辞别了。

    在东方的无牙山,对于白衣郎君而言非常陌生。问付一卓:“前辈,无牙山可熟悉?”

    付一卓用手点点脑袋说到:“有些印象,时间长了没去,记忆模糊了,不过,要是走到正道上,或许就能完完全全记起原来的模样。”

    “那好,我们启程吧。”

    一路向东,不到午时一刻他们就到了无牙山。

    付一卓笑嘻嘻说到:“我说的没错吧,凭借记忆,就能超近道行驶,看吧,两个时辰搞定。”

    无牙山在眼前显得无边无际好是辽阔,名为无牙山,实则山峰峻岭,无不存在。这样的环境,要想找到那个人贩子何其难。